突破阻碍向法会投稿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七日】我是上班族,平时做三件事时间紧巴巴的,本来计划在“十一”假期突击完成明慧网大陆网上法会交流稿的。十一前,有两位同修甲和乙让我打字、给明慧网上传法会稿件,我计划都在十一假期完成。我本人也在打草稿。一年来修炼体会很多,开了几个头,没写完。又学法,与小组同修交流,再来写,觉的很有信心了。

可是一放假,孩子从大学回来,天天拉我逛街,不去她就发脾气;宴席也是一个接一个,到了三号也没动笔。尤其是丈夫魔性大发,一天打骂我和孩子几次,我的手臂都被打青了。我忍不住抱怨几句,孩子跑到亲戚家不回来了。我很沮丧,觉的自己终究没有真正化解家庭矛盾,不然怎么会这样?于是很消沉,连同修的稿件都提不起精神上传。

四号晚上,看了明慧网上同修关于写法会投稿的文章,豁然开朗:这一切不过是旧势力的阻碍,它最怕我们大法弟子都拿起笔来写网上交流稿,就使出种种招数阻拦。在迫害中大陆大法弟子开个小型的法会,都必须是放下生死等执著才能召开。而这么殊胜的全国性的大法弟子网上交流,怎么能不参加呢?我感觉在另外空间,法会似乎正在召开。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参加呢?无论修的怎样,老师布置的作业总得做吧。我精神振奋,马上开始打甲同修的稿件。同时计划还要帮同修丙写一篇。

五号发完六点正念,我骑车到丙家。她正在看《明慧周刊》。我与她交流,并帮她列好提纲,询问了很多细节,十一点回到家。因丙同修七十多岁了,我决定代笔。我尽量保持丙朴实的口语特点,根据提纲和了解的细节直接在电脑上打文章,一气呵成,读一遍,感动的落泪,因为同修做的太好了。接着打完甲同修的文章,印出草稿,晚上九点前我搞好了两篇草稿,分别送给作者校对修改。

六号我一口气打完乙的稿子和我自己的体会,印出草稿,修改。我感觉这些稿件在另外空间似乎已经早已成形,而我只是信手拈来而已。打字用的拼音也是出奇的好用,我要的字词基本上都在前头。这都是师父的加持啊!

看着这几篇稿件,很有特点。我属于摔跤悟道的。乙属于正面悟道的,所以她开创了良好的讲真相环境。丙在魔难中从来没想到自己是人,脚折的脆响,还照样做三件事。我问:“那要是常人是不是骨折了?”丙干脆的说:“不晓得!我又不是常人!”我问是哪只脚,丙不记得了。

七号是假期的最后一天,我还想写一篇在单位证实法的稿子,但由于我走过弯路,现在做的也不是很好,又没有底气写,搁下了。孩子说:“你就知道忏悔!从来没看到你做点实事!你去讲一个人也比你坐在电脑前写检讨书强一点!”我又被自卑挡住了。

七号晚同修丁和戊找我,没遇见。丁与我熟悉,戊不熟悉。我估计是与投稿有关。八号早晨六点多我就跑到丁家,一问,果然是戊有一篇稿子,写了好几年了,可是没人帮忙打字上传,而且干扰很大,两次找我都没遇见。我马上让丁带我去戊家。戊的稿子反复改了好几遍。去年的一篇明慧网登了,但特刊中没有,她又不知道。她都有点泄气了。但是师父在梦中点化她:有两座戏台,看戏的人都来了,她也在其中看,可是台上空空的,没人演。她悟到:唱主角的应该是她本人,稿子还是应该投的。

我接过稿子,八号晚九点半就将草稿印出来了。我一边流泪一边打字,打字还是出奇的快,约有八、九千字,很快就打完了。同修反复修改后,发上去了。

我的第二篇稿子开了头,一直没有勇气接着写。开始觉的自己的体悟很正,发了几篇同修的稿件后,觉的自己真是太渺小了,别人都在抢人救人,我还在家庭关中“魔炼”,境界相差太远。这不是会不会写的问题,而是修的怎么样的问题啊!当我打开站内邮箱,竟然发现在“发给自己”收件箱中,唯独我的那篇文章打开后是乱码!我想起投稿时生怕搞掉了,除了用“站内信箱”发一遍外,我把几篇文章又用“网页投稿”发了一遍,唉,这会给明慧编辑带来多少麻烦啊!怎么可能掉呢?这不也是正信不足吗?我还特别执着我那篇,回想起来,现在倒有点害怕那一篇会耽误编辑们的时间呢!

这反而让我想写第二篇稿子了:我既不是表功,也不是悔过,就是交流嘛!十四号,稿子还没写完,忽然全身关节疼痛难忍,我一下子悟到:快写!快写!旧势力就不想让我们投稿!在十五号下午,终于发出了这一篇。

以上是投稿的经过,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