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是修炼人 就看你遇到危险时咋想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昨晚七点多钟,我正带着耳机在听明慧广播节目。我为了不受干扰,耳机的音量设的还特别大。突然好象听到门外有急促的敲门声,同时加带着又踹又锤的声音,还伴有好象用钥匙开门的声。我马上拿下耳机,感觉这声音好象持续了好大一会了,由于带的耳机声音大,手头还做着活,起初不认为是我家的门。忽然意识到可能是丈夫喝醉酒意识不清弄不开门,着急了吧!

我边问“谁呀”边开门。打开门,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的面孔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立即警觉,赶紧关门,那男子就用力推门,我拼命用力总算把门锁上了。那男子在门外又开始闹了。霎那间我的怕心起来:莫非是邪恶迫害我来了?或是盗匪入室抢劫?我的第一个念头是马上给丈夫打电话说:“你赶快回家,可能是喝醉酒的人,也可能是入室抢劫的,在咱们家门口闹了好一阵子了,你最好带几个人过来。”然后我又给姐姐打电话。因姐姐离我家住的很近,姐姐也是同修。

当我给姐姐打完电话让他和姐夫赶快过来的同时,我想起她前几年曾给我讲过她身边的同修的一件事:同修出去发真相资料,碰到一个醉鬼一直在追她,她一急之下给110打了电话。结果110还没到,那个醉鬼就被吓跑了。姐讲完后,我马上着急的说:“她为什么没先想师父、先想大法呀,没想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呀?这个正念一出邪恶不就解体了吗?再说你是在做什么的呀?你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呀?遇到危险第一念一定要先想到师父先想到大法,先想用正念,不要先用人念。”姐姐说;“就是呀,我也这么说她。”

这件事已经过去好几年了。昨晚给姐打完电话,突然想起了她给我讲的那位同修的事。瞬间我的正念起来了,想起我是大法弟子来了,“对呀,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呀,我在干什么呢?正在听师父传法时期的神奇故事呀!”随着我正念的增加怕心在逐渐的解体,外边的声音由大变小,然后就没有了。接着清脆的敲门声响起来了,我估计是自己人来了。是姐姐一家全来了。他们说是前一栋楼和我们同一号码的家人喝多了,把我们家当成他家了。说话间听到楼下好象有吵架声,是丈夫和那人在吵架。原来丈夫也喝多了,接了我的电话急匆匆往回赶。姐姐和姐夫又下楼拉架去了。

我瘫坐在沙发上想:一念之差带来这么多的麻烦,丈夫是被别人劝回家来的,气还消不下去,说了一些没理智的话,什么明天他不给我道歉我要找他单位领导等等。我边劝丈夫边向内找:十几年的修炼路坎坎坷坷风风雨雨,可喜的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总算没有倒下走到今天。我曾经流着眼泪问一位同修:我为什么修的这么的难?修的这么的苦?我看你们修的比我轻松多了。现在明白了,“苦”“难”其实就在这儿,就是遇到困难和危险当时是咋想的。如先用人的理去想,先用人的办法去做,而后才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这是没有摆正自己和大法和师父的关系。回想二零零一年遭迫害被非法关到监狱里时,几乎每一件事我都是先用人的办法,不行了才想起:噢!我得用师父讲的办法去解决。

二零零九年我又被关到洗脑班,同样是先用人念,不行了才想起用神念。最近我终于醒悟,认识到,这样不对呀,我不能再这样“修”下去了,我已经这样“修”了十多年,知道不对还不改,那也不叫真修啊。在单位里,在家庭中小到一些鸡毛蒜皮的生活琐事,大到讲真相救人,在我都反映出这个问题。有时还觉的自己修的不错:“你看多亏我修大法把这么复杂的家庭矛盾、工作关系处理的恰到好处。”这一念的基点并没有站稳在正念上。现在想起那个复杂的家庭矛盾,复杂的工作关系不就是自己人的观念、不就是人的办法弄出来的吗?

师父说:“说白了,能不能得法、能不能修到底,不同的人干扰就不同,麻烦都是自己过去造下的,谁也别怨。谁能得法?谁能破开这个壳?谁能真正的理智的认识这个法?那对众生来讲,从这一点上看那就是公平的。”(《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回顾这十多年的修炼路,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我还没有在法中修呢!今天是彻底解体它归正自己的时候了。

向师尊合十!再次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感谢帮助我的同修,谢谢!

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