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正自己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八日】

一、“七•二零”前 沐浴在法光中

我原是各种疾病缠身的人,动过肺部大手术。为此也曾练过其它气功,收效甚微。九六年下半年,从儿子那借来一本《转法轮》,只看完第一讲,就出现患感冒的症状,知道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于是决定学炼法轮功

九七年六月,我参加录像班,学炼法轮功,后在家看书,炼五套功法。过程中,师父不间断的给我清理身体消业,身体逐渐好起来,也有了精神。九八年十一月,在当地参加集体炼功、学法,心情很舒畅,也不觉得累,每天沐浴在法光中。

二、怕心导致被邪恶钻空子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从此失去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警察也经常骚扰。之后就磕磕碰碰,跟斗把式的走着。到二零零四年看《九评共产党》一书,不知咋的,我很害怕,因为说的都是真实事。有些事我家都经历过,父辈们吃了很多苦。当时的状况都显现在脑中,直接影响了我。同修建议我:多看几遍就好了。看后,确实改变了一些,但还是怕。不敢出去讲真相,心很着急。于是利用同学、亲戚、同事等,约十人搪塞任务发出去。不久,我身体出现不适,发高烧,一天嗜睡,没力气,口味变异,与以前消业精神状态完全不一样,猛然想起不对。我错了,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意识到这种投机取巧的行为完全违背了师父教诲的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愧对师父的救度之恩,一定要改正。

这时儿子来我家,看到我这模样说:“叫老爸陪着出去走走。”于是吃罢晚饭,老伴用自行车驮着我出去。到人多热闹处,一下摔了一跤。我强行起来,坐着发正念,然后由老伴扶起,往回走。感觉嘴唇痛,随手去摸,发现上门牙两牙根都翘到嘴唇外,把嘴唇都磕破了。心想:摔成这样,不能吃东西了,到医院拔掉,该受多少罪,还得多长时间才能镶上。没门牙多难看呀?说也奇怪,刚到家一会,肚子突然饿得慌,牙又不能嚼东西,咋办呢?用冷开水吞米饭。第二口往下吞时,突然疼的我眼泪直淌,用手一摸,两门牙根又复位了,我高兴极了。师父真慈悲,用这种法子把我的门牙复了位。联想自己虚伪敷衍的卑劣行为,师父还呵护我,真感无地自容。

三、归正自己 讲真相

此后也只是局限在亲戚、朋友中讲,出去时间不多。有时也碰到机会,很想讲,可就开不了口。就这样混日子,法也学不進去。

二零零七年九月一日,我站在沙发扶手上擦冰箱,完了,自以为从扶手上直接下地有把握,结果又让邪恶钻了空子,趁机狠狠摔了一跤。想站起来,可就是起不来。心想:不行,必须爬起来。我硬挣扎着起来打坐,看到左手腕已变形,手臂肿的很粗;用右手拉拉左手的手指,感觉没断,就不管它了;接着发中午十二点的正念,完了,再发一小时左右,否定旧势力迫害。

向内找自己,想到师父讲过,作为大法修炼的人,发生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我就反省自己出去讲真相怕被抓,怕吃苦,求安逸,学法也学得少,即使看书,也不入心,心性提高不上来。想来想去是我自作怪,出于私,必须改变现状,平时多发正念,多学法,学好法,学法要入心。两个多月后,同修来我家,讲到去黑窝近距离发正念。我即提出带我一起去,后同修约我到学法点学法,跟着同修学讲真相。

二零零八年起,我也能单独面对面对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了,而且在车站、公交车上、买菜、买日用品、走路过程中,遇到有缘人,都能对他们讲了。使用真相币、面对面发光碟等等都学会做了。

作为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救度众生、助师正法的神圣使命。我们自身存在的一切不正因素,都可能成为邪恶的借口,所以必须谨记师父的教诲,大法弟子心中要有法,时时装着法,做任何事,都要心正、思想正、行为正,才能做好。

我初次投稿,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帮助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