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破除邪恶的安排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九日晚讲真相时遇到一个便衣特务,该特务打电话叫来警察对我实施绑架。当时周围一下子站了好多人围观,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天灭中共、三退保命。恶人害怕,几个人一拥而上,将我抬起来塞進车里。

到派出所一看:哇,好多年轻的警察站在那儿。我说这么多人欢迎我,正好讲真相。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命。他们把我拖進去。

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恶警叫我怎样,我偏不怎样。我盘腿席地而坐,心生一念:背法、发正念、讲真相。于是我大声背法,不许任何不好的东西干扰我的主意识,几个女警察要搜身,我心想: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那就使个千斤坠叫邪恶动我不得,他们累得气喘吁吁。要照相,我要么捂住脸,要么立掌发正念或合十背法。不管恶警说什么,我都不听。他们好多人走来走去,轮换来看。我不理那一套。

背一段时间法,再发正念,我告诉自己:你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来此就要证实法,解体邪恶,救度众生。正念中,我感到师父与我同在,一阵阵热流通透全身。我想起师父说:“每个学员身后都有我的法身,还不只一个。”(《转法轮》)有时背法屋里静静的,我仿佛看到另外空间齐刷刷坐满众生,他们都仰视我,听我背法。我对师父说:弟子不给大法抹黑,在众生面前证实大法。其间脑子里先后出现绝食、求师父演化病业假相等念头,都被我一一否定。我要珍惜自己,还得出去讲真相呢。大法弟子就要证实大法,开创未来。那我们不也得证实这一点吗?神怎能被邪恶迫害?我停下发正念,大声跟在场人讲真相。几乎是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思如泉涌,句句金刚。谢谢师父加持!我正念更强了。

警察把我拖到另一个房间说是所谓“审讯”。我仍旧不听摆布,盘腿席地而坐,他们怎么折腾我也不动心。师父说:“否定它们,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不能在他们设的圈套里打转,得跳出来。他们说啥我都不理睬,一个字也没听進去。恶警用嘲笑、讥讽、轻蔑、激将法等伎俩诱骗我开口,妄图干扰我的正念。我丝毫不为所动,背法、发正念,讲真相得我自己说了算,慈悲与威严同在。有时邪恶干扰背法,一下子断了思路,那就请师父帮我把断了的思路给接上。开始,还觉得是在邪恶包围中发正念,后来一想不对劲,跳出来俯视他们,用强大正念解体这个黑窝。

“六一零”的一个邪恶头目来指认我(因我不报姓名),我看着他发正念,同时背法,每个字好象都显现在眼前,然后向内找。但我不是为邪恶不迫害我才向内找,而是要无条件同化法。我找到了很多人心。我正念清除这些旧宇宙的败物,“我是李洪志师尊的大法徒,邪恶不配考验我,我会在法中归正自己。”

整个晚上,我精神十足,不饿、不渴、不累、不困、嗓子也不哑。就这样,九个小时后,他们开车把我送回家,我大大方方坐上前排位子。没有欢喜,只有平静(本该如此)和感激,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弟子不争气,让师父操心了。

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一是要理智、智慧讲真相,二是正念中大法就会显现无比威德,师父就能为我们做主。目前大陆各地仍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形势,其原因是我们人心难断和对法的认识的不足,正法在最后阶段,得灭尽人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