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正念否定绑架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六日】中秋节前的一天上午,我们大约不到二十个大法弟子在一起学法,学完一讲之后,门铃突然响了起来,一位同修去开门,片刻之后,她回来说:“大家先把书收好,门外全是警察,有四、五个。”果然,一阵粗鲁的门铃声、叫门声传了進来。

大家默默的收好书,就坐下来发正念。大约过了不到半个小时,叫门声停止了。大家继续发正念,直到中午十二点全球大法弟子共同发正念结束,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于是同修们默默的将师父新发表的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收好,将一叠《明慧周报》分为几份折好,带在身上。

过了一会儿,楼下的一位同修上来告诉大家说,警察都已经走了。早上她就看见六一零组织的头目在小区里转悠,她过去问:“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啊?”接着,就开始跟着那个六一零的头目发正念,对方说:“你不要跟着我,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不久,就有大约二十多个警察开着警车来了,把整幢楼都包围了。于是她在家里发正念一个小时,直到警察离开。家里人怕她被绑架,不让她去幼儿园接孙子,她说不要紧的,发正念之后亲自去幼儿园接了孙子回家,和往常一样。

之后大家简单交流了一下,就都各自回家了。

过了几天,一群被邪恶操控的警察又去了另外一位大法弟子家,当时有几个同修在那里,大家一起发正念,邪恶被解体了,警察走了。

虽然发生了这样的骚扰事件,但是同修们不为所动,依然做着该做的事,讲真相和劝三退都没有受什么影响,每天都在坚持。同时大家也在向内找,认为有几个问题导致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一、没有真正做到敬师敬法。学法时间虽然定好了,但总有人迟到(包括我,这一点真是非常惭愧)。大家集体学法时,有同修专门为大家端茶倒水的伺候着,被指出这样做不对也不改、甚至在恶警敲门砸门时还想烧毁师父新发表的经文、撕毁《明慧周报》,在同修的制止下没有做这样的事,但是这已经暴露了同修在《关键时刻一定要用正念压住人心》中指出的问题,就是“关键的时候我们一边求师父保护,同时坚决的和能够保护我们的法脱开关系,给邪恶证明我们手里什么也没有”——这个问题出来了,就是提醒我们要真正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实修、真修,修成师父所要的无私无我的生命,记住大法弟子是“宇宙法的捍卫者”、是“宇宙的保卫者”,真正的承担师父赋予我们的责任。

二、实修不足。事后大家在一起切磋,认识到平时脾气比较暴躁自我、妒嫉心比较强和几乎听不進他人意见的同修,当那“突如其来”的事发生时,多少都会呈现出心里不稳,紧张、怕心重,计划着如何脱身等等,嘴里说“发正念让邪恶看不着”也不是为了维护法和保护大法书籍、保护同修,而是为保护自己“安全的离开学法点”。

其实平常爱发脾气的人有个特点,就是容易对那些对自己没什么威胁的人发脾气,也就是对“弱者”发脾气,比如对自己的配偶、对自己的父母、或者对自己的孩子等等,然而一旦在面对似乎比较“强势”的恶警时,就容易着慌。修炼非常严肃,只有在修炼的点滴中真正按师父的要求实修的,才能在直面邪恶时表现出一个无私的生命应有的坦然,真正做到维护大法,制止迫害

三、一定要真正的“信师信法”。其实当时造成“不稳局面”的还真不是警察,而是几个心里不稳的同修,她们在其他同修发正念时小声谈论警察、走动、计划如何离开,当敲门声越来越急、越来越不象话时,有个同修问要不要开门,其他同修没让开门并制止了她们的小声谈论,要她们一起发正念,之后大家就都静下来发正念了。整个房间都静下来了,门外的警察也没声了。

师父告诉我们“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所以虽然刚开始出现了不稳,但是在场所有的同修最终还是想着一定要听师父的话、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尽管邪恶当时似乎造成了一种“紧张”的局面,还是在大法弟子坚持发正念中解体了。

四、不注意安全。知道这个学法点的人太多了,而且前来学法的同修都不固定,我当天去学法,发现没有几个同修是我认识的,似乎每周前来学法的同修都在变换,参加过集体学法的同修又介绍更多同修来这里,导致这个学法点都被小区里的常人注意到了。我们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但是,毕竟我们在中国大陆还没有结束迫害,因此,作为大法弟子我们也得时刻正念保护集体学法点,珍惜同修为我们提供的集体学法的环境,为组织大家学法的同修负责,不要让提供学法环境的同修承受的压力那么大。

另外,这个小区的同修发资料时被六一零人员跟踪,大家知道了这个情况似乎也没有真正重视这个问题,因此没能彻底的解体邪恶。还有,我自己也没重视安全问题,一来到这个小区就看见有个警察在打电话,保安室里也有警察,我没当回事。如果当时提醒一下同修一开始就发正念,可能就不会有警察上来骚扰了。

最后,同修们也感到遗憾,因为毕竟我们每个人修炼的成度不同,还存在着这样那样的人心,所以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大家真的都能在法上,都能放下自我,完全可以一部份同修在房间里发正念,一部份出去跟警察讲真相,救那些可怜的生命。我们中有几个同修曾经面临过被一群恶警或者保安包围的情况,也知道如何针对那么多警察讲真相,所以这些同修就为没能去面对面救那些警察而感到惋惜。现在,我看到身边的同修们在正法修炼中、反迫害中、救度众生中越来越坚定对大法的正信,也会越来越能体悟到师父的慈悲与不可言表的伟大,也越来越坚定了走好以后的路的信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