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正念否定邪党诱骗洗脑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五日】今年九月中旬,本县邪党“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及国安唆使地方村、乡政府人员诱骗甲同修到洗脑班,遭到法轮功学员全家人坚决抵制,未能得逞。

当天下午三点钟左右,邪党村支部书记以堂哥的身份,将甲同修及其父亲一同哄骗到县城甲同修姐姐做生意处,准备与其姐姐共同“说服”甲同修到洗脑班,并说这是“帮”堂弟,这次只要到洗脑班写个不再炼功的保证,以后就没事了,这是县上面承诺了的。甲同修及姐姐(法轮功学员)坚决抵制,其姐姐说:“那是绝对不可能去洗脑班的!要去了,人家上有老下有小,谁来承担这一切,而且迫害好人是要遭报的,你千万不要牵扯在里面,迫害法轮功是要命的事。”甲同修也正言告诉堂哥:“哥哥啊,你好糊涂,你知道这洗脑班是怎么回事吗?那实质是共产党违背宪法、刑法而私设的黑监狱,在那里面给法轮功学员打毒针,上大刑,甚至害死害残多少法轮功学员,你晓不晓得?你怎么能这样保护自家兄弟呢,你千万不要参与其中犯罪啊”。村支部书记见说不通,就说:“既然不要我管,那只有给上面汇报了。”他拨通了电话后,甲同修质问对方:“你是谁啊?”一连三次,对方不敢回答,甲同修大声追问:“你黑社会啊,名字都不敢报,那么见不得人啦?”对方没法,只好称是乡上副乡长,并报了自己姓名,当然谈话没法继续。挂断后,村支部书记自找台阶说了句:“我早就知道上这来要受气,只有厚着脸来这里。”并说要去赶车,匆匆离去。这时甲同修的父亲也如梦方醒,原来最信赖的亲侄子就是这么“帮忙”的,这个洗脑班是个黑监狱,不由得失望和愤怒,并说这侄子要这么做,就定找他算账。

邪恶并未就此罢休,晚上八点半左右,村支部书记又带着乡上主任开个面包车来到甲同修租房处。甲同修给那个主任王某讲真相,那个主任见说不过,赶快出去打电话。两三分钟后那个副乡长及县协调办主任赶到,先装出伪善的面目说他们是来询问家里有何困难,政府会尽力帮助解决。甲同修妻子严正的说:“我们家一切正常,最需要解决的就是,你们不要再来骚扰我们的生活和工作。”他们俩就直接说,他们是为了帮助甲同修到“洗脑班”适应社会,回归社会的。甲同修妻子立即说:“我们那人不嫖不赌,不偷不抢,不杀人放火,不坑蒙拐骗,不违法犯罪,一点恶习都没有,堂堂正正做生意,又有哪一点与社会不对劲了?凭什么要去洗脑班、黑监狱?”此时二人见骗不行了,原形毕露,县协调办主任说:“法轮功就是×教。”甲同修立刻打断他:“宪法、刑法中哪条规定了的是×教,拿来看。”协调办主任答不上来,就耍流氓无赖嘴脸说:“这是共产党的天下。”甲同修说:“错了,这是人民的天下。”此时二人理屈词穷,就蛮横地说:“不跟你讲道理,这就是县里的安排,专门点了你名的,我们是执行任务。”此时都十点钟左右了,周围邻居也围了一些人了,有些直接谴责:“这些人没得名堂,别人好好的做着生意,还要来骚扰,究竟是搞什么的?”最后甲同修见他们死皮赖脸赖缠着不走,就直接告诉他们:“你们快走,别影响我声誉,别影响我休息,不接待你们了,再警告你们,我回家为照看小孩读书,为照顾七旬父母亲,堂堂正正做生意也不让了,你们如再来捣乱,我就轰轰烈烈到北京去,到上海世博去,到广州亚运去了,那还风光多了。”二人一听很害怕,便软下来说:“我们只是找你商量嘛,有话好好说。”然后他们悻悻的走了。

在以后的几天里,恶党人员再也没敢去找甲同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