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学法小组共同提高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个人修炼阶段不在本地,大法遭迫害后,我因种种原因回到家乡。有大部份时间在家休息,使我有大量的时间来学法,随着不断学法,我悟到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走出去证实法,救度众生。于是,我便和认识的同修以及家人上午学法,下午以卖被子、袜子的形式去农村讲真相,在坚持学法和讲真相的过程中,心性提高得很快,真正体悟到溶入法中的美妙。

在不断的讲真相的过程中,看到大面积的众生都不明白大法真相,被邪恶欺骗而将面临淘汰的危险,心中很难过。我想仅凭自己一个人,从早到晚最多只能讲几十人,这大面积的众生又怎么办?为了更好的证实法,为了更多的救度众生,我暗下决心要和大家共同提高,都来救人。

我们本地是一个小镇,大法弟子本来也不算多,再加上当时邪恶迫害很猖狂,能走出来的人就更少,几乎是一盘散沙,我以前一直是在外打工,和同修们都不太熟,要建立学法点还真有难度。周围时不时有人传来大法弟子遭迫害的消息,那时同修们的状态都不稳定,同修们对我都很陌生,叫他们到我家里参加集体学法几乎是不可能的,更别说开交流会?面对这种情况怎么办呢?难道等着同修自己找上门来吗?不行,我必须要去突破,开创环境。

一次我在学法后的一个夜晚,刚躺下,在半睡半醒的时候,感觉我的身体全部散开化成无数小微粒,散之无形,聚之有形,还真实的体悟到我身体的微粒在空中有一种发沉、下坠的重量感。发沉那部份,那都是还没有完全修掉的私心、欲望和各种执着。还有一次,我学完法刚躺下后,身体就不能动了,突然身体由内向外渐渐扩大、扩大,无限的向外扩大,一下子進入了“真、善、忍”三个字之中,我看不到我的存在,也没有我的概念,那种感觉真的非常美妙。

我首先从建立学法小组开始的。我隔壁的邻居明白了大法真相、知道了大法的美好,从而走入了修炼;我还了解到有二位同修,是姐妹俩,由于失去环境,几乎是一两年没有炼功学法了;另有二位带修不修的,经过我和她们沟通,她们放下了怕心和顾虑,愿意到我家来参加集体学法;还有某单位的一名干部,经过三天连续讲真相,他放弃了小道走入大法的修炼,就这样新的学法小组成立了。

来我家的同修几乎都是新学员或掉下去一两年的同修。当时我也挺高兴,可后来参加集体学法的同修突然变的少起来,由十个变成八个,由八个变六个,剩下了三个,有时就只剩自己。开始我很纳闷,是自己不在法上,同修们认为对她们提高没有帮助,还是什么原因?我找到同修一个一个与他们交流,了解到有的同修住家离这有一两里路,要长期坚持有难度,有的学员家人害怕迫害不允许来,有的因家务繁重而脱不开身,通过善意在法上沟通,同修认识到集体学法的重要,同修们又开始渐渐回到学法小组。

小组中有一位老年单身女同修,得法前身体不怎么好,得法后来小组学法,学法挺认真,身体刚刚好转,突然有一天,有人给她介绍了一个高工资的家庭护理工作,老板专程用小轿车来接她,还承诺做满三年便可获得三万元的小卖部养老。这对这位老年同修来说这样的好事哪里找?这位同修来找我,她说:“我找了一份很适合我做的工作,而且待遇也不错,功我会坚持炼的”。当时我很着急,这位同修刚得法,对法的认识不深,如果去了会失去学法的环境,而现在迫害这么重,恐怕很难坚持修炼下去。我非常清楚,这些都是对集体学法小组的干扰,这也是对同修修炼的干扰,但新同修人心确实很重怎么办呢?当时我不好怎么说,如果我说不让她去,她肯定不会接受,我只有说在家环境好,你病那么重,刚有好转,到外面一定要坚持修炼,多与我们联系,她高兴答应走了。她走后我好难过,心中暗想,这不是魔来毁同修吗?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得法之前平时很难找到一份好工作,一得法工作的事就找上门来了,还是好工作,又是在外地。为什么建立学法小组,带好新学员就这么难呢?心想大法把你身体清理好了,你却过起了常人的生活,早知道花这么多时间到头来还是白费,还不如自己一个人去多救人。我心中对建立学法小组失去信心。

静下心来向内找,我发现自己抱着很强的执着,执着同修能和我共同参加集体学法,当同修不来时,对同修有一种不满的心、埋怨心等。同时我也悟到做再神圣的事,也要保持纯净的心态,也意识到自己针对学法小组的干扰发正念少。于是我抽了一上午的时间静心对这位外出打工的老年同修及被干扰的同修发正念。下午这位老年同修从半路上跑回来了,第一个跑到我家说:“学法时师父点化我,那位大老板家里去护理的人是信某某的,她天天放那一门的东西会影响我修炼,我明白不二法门极其严肃的,给再多钱我也不去了,我要坚持修炼大法”。随后的几天经过上门去和同修在法上交流及发正念,同修们一一都回到了学法小组。看到这些,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多学法,多在法上认识法,自己要做一个实修的老弟子,这样才能把新同修带好,对新学员才有帮助,建立一个帮助同修在法上提高的好环境。学法小组出现的问题我首先找出自己在这过程中出现的不足(没有注重发正念及各种人心),同修也在学法交流后纷纷找出各自的执著,有的执著金钱,邪恶便利用夫妻同修双双失业以至想外出打工,妄想障碍修炼。有的执著没人养老有后顾之忧,邪恶就以养老来干扰同修。有的执著夫妻之情,丈夫就以各种形式干扰女同修不能来集体学法……。

我们以法对照,找出各自执著,去掉它,同修们的家庭环境都有不同程度的突破,再加上我们发正念清除干扰同修不能参加集体学法、阻碍提高的一切邪恶因素。学法小组稳定的進行着,来学法的人越来越多,有时达到二十多人(包括本地老同修也偶尔前来参加集体学法),大家在集体学法中互相帮助,交流切磋提高很快。当时我想:大家学法修炼状态基本稳定了,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能只是在家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救度众生更为重要。我不能只是和大家读法谈法理,应该按大法要求和大家一起去证实法、救度众生,在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实修提高。

为了让新同修及不精進的同修明白救度众生的重要,我们共同学了师尊《北美巡回讲法》以及后期经文,师尊《北美巡回讲法》中讲:“第二件事情,就是我们要重视讲清真相。大家要清楚讲清真相对大法弟子太重要了。你不只是个人修炼问题。你个人的修炼是在救度着你自己所代表的庞大天体中的生命。你在讲清真相中,你在救度着更多的甚至更大的其它的庞大天体与那天体中的生命,因为这是大法和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

同修们意识到自身的责任,明白要证实法救众生的重要性,都有想出去救度众生的愿望。当时环境紧张,时不时耳边传来有人被抓的消息,学法小组的同修在不同程度上都有怕心,特别是新学员。针对当时情况,我们又学了师尊的有关讲法和经文。在做事之前,我们学习后期师父的经文,调整做事的心态,认清自己抱着什么样的想法来做证实法的事。同修们向内找,找出了许多不纯净的心,如:有的是同修叫,自己碍于面子来的,有的是来了思想中还想着家里琐事,有的顾虑回去晚后家人吵闹,有的还抱着不做证实法的事就无法圆满(为圆满而去证实法,基点不纯),找出了这些不正的念头,大家就把自己归正,内心只有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纯正念头,明白了自己做的事是宇宙最伟大、最正的事,谁也不配来干扰。默默配合,并发出强大正念,铲除干扰做好三件事的一切邪恶因素。开始时我根据各自修炼状态,怕心程度不同,各人的特点不同,眼睛不好的我安排她发正念,看守车子,有的人反应很灵敏,我让她去发资料,我们分为几组,一个正念强的老学员搭配一个新学员,由开始一人几份、十份到上百份,并对他们说:保持纯净心态发一份也是提高与突破。发完后回到家里又发正念,让众生不受干扰接受真相资料。

第二天又要去了解众生对资料的反馈,为什么有的同修发的资料众生不接受?是内容不适合,还是我们发资料随便敷衍,象完成工作一样?据了解不同的内容针对不同的众生。不同的同修,相同的内容效果也不同:发资料的同修怕心重,众生也不敢把资料放在家里;发资料的同修想早做完好回家,把资料随便放,众生也把资料随便丢。了解到这些后,我们就又在一起学法交流,找出前一天在做事过程中,分清那些做的不够好,发资料时的过程中脑海冒出了那些人心,并修掉它,从而达到更好救人的效果。

随着同修们做证实法的事的积极性越来越高,资料供不应求,刚开始由于缺资料,同修们各尽所能,有的自制蜡笔,有的用油漆制作出不同类型的真相资料,去贴、去发,但还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我多次到同修处拿资料都是空手而回。有一次,同修叫我去拿资料,我高兴的去了,進门我就看到有一包资料放在房里,我高兴的对同修说:“同修们等资料好久了,这回总算拿到了。”同修却对我说:这资料不能给你,是别的同修早就要的。你再等等。我失望的走了,在回家的路上我想:同修已经很辛苦了,我难道就不能自己做资料吗?可我小学文化,对电脑一窍不通,怎么办呢?师父看到了我有这颗心,就安排同修把电脑、打印机送到我家,就这样我自己摸索学会了打印资料等技术。从此我们小组的资料有了保障,并供应其他小组的资料。

回想起我们这个学法小组走过的风风雨雨,同修们为了广泛救度众生,日日夜夜长期奔波在农村的小路上,默默坚持做着三件事。我们还鼓励其他同修恢复正常学法炼功,并协调整体同修开交流会,在法上交流、切磋,鼓励大家主动走出来讲真相。

目前,我们这个地区先后建立了十几个学法小组,同修们在集体的环境中提高的很快。由于我们这个小组同修做三件事基点纯正,做的过程中实修自己,重视发正念,理智做事,尽管当时环境比较紧张,同修们坚持到今天,没有出现大的干扰。

由于修炼层次有限,人心较重,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