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法会交流催人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十日】早上,我打开电脑,一眼就看到近日我一直留心关注的明慧网大陆法会交流文章,快速的浏览了三、四篇,我发自内心的赞叹:啊!太棒了!这文章写的干脆利落,质量又高出上届法会许多。特别是文中修炼心得体会,催人泪下。傍晚,我又打开电脑继续下载阅读几篇,还是令人激动不已。

比较细读的有:大陆净莲的《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河北醒觉的《一路正念证实法》、东北若水的《超越苦难 把美好带给众生》、大陆坚定的《正念威力无穷》、北京金宝的《弟子就走师父给安排的修炼路》、大陆纯真的《风雨十年走正大法修炼路》等等。不知是感动,是佩服,还是惭愧,使我泪眼模糊,泪如雨下。我也投了稿,可是,比起这些同修不只是文章写的水平有差距,同修的修炼、救人的事做的远远超过我不知多少倍。我的总的体会是,他们才配的上“正法时期真正的大法弟子”!他们真正做到了师父要求的,师父要的。不管是学法、背法、正念正行救度众生,他们都做的出类拔萃,无可挑剔。可是,有的同修却只用了一千多字,就囊括了他九年的修炼精進、闯出魔窟、救度众生的经历和过程。我想这些同修是最听师父话的好“学生”。我曾经当过老师,记得我要求每个学生每周写二至三篇观察日记,可是完成情况确是三等:最好的学生每天都写一篇,从字词到内容都很用心,写的都很好;中等的学生就是按照老师要求的数量质量去完成;而第三等的学生有的连起码的数量都完不成。我想,我目前的修炼状况,简直连个中等生都不如了,真是惭愧无比呀。

也难怪,我在写法会交流稿时,那么思路不清,无从下笔。想了几天才动笔。过去,在被迫害前后,我写起洪法、讲真相、证实法的文章几乎不用提前构思,提起笔来好象有写不完的东西。无论是引用师父的讲法还是叙述修炼大法的神奇事迹,仿佛顺着笔尖往下流一样方便快捷。那些上司们和有关迫害我的大小头头们,都夸我文笔好,写的入情入理。可如今,差之千里。是什么原因呢?当然是没有完全的不折不扣的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没有深入的做好三件事;有怕心,有私心,有各种人心干扰太大,绊住了自己的双腿。师父说:“修炼中所要去的每一颗心都是一堵墙,横在那阻挡着你修炼的路,……”(〈精進要旨〉〈环境〉)。三件事好象天天也在做,但是在做的过程中,用心的成度和做出的效果有着很大差别。说是放下生死了,可是,被迫害回来后,仿佛一朝遭蛇咬,十年怕井绳一样的怕被迫害。怕被迫害,实际上就是怕吃苦,最后就是怕死。由于怕心残留不净,所以旧势力就抓住把柄,老是操控当地恶警经常监控监视我;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经常往我耳朵里打進一些迫害信息,使我一惊一乍的,心态时而不稳,救人的事老是做的松一段紧一段,救的人也有限。看到同修那么无私无我,为救众生真正放下了生死,放下了对名利情的执着,做起来是那么得心应手,救了那么多的人。对比他们,我无颜以对师父。

但是,我知道法会交流的目地,就是催促我这样的大法弟子赶快精進,正法已经接近尾声,再不努力,恐怕连三界都出不去了。光在嘴上说跟师父回家,决不再六道轮回,可是实际不努力,就象那学生,老想上大学,可是,不用心学习,最后还是一场空呀。下面的事就是要以法为师,快步追赶,真正跟上正法進程。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就是要不折不扣的做好三件事,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能仅停留在表决心上。师父说:“大家切切实实的在修炼上下下功夫,别流于表面,不要人心那么多。在师父的眼里,你们的一思一念哪,你们的一个举动啊,我都能看出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我是最不喜欢那个只会说、不去做的,我也不喜欢那些狡猾的。我喜欢那些纯朴的、脚踏实地的。也希望大家在这么多年的修炼中,从正的方面增长智慧,不要在处世上、为人上收获太多。”(《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记住师父的话,做一个纯朴的、脚踏实地大法弟子。真修,实修,救度更多的众生,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