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体悟数则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七日】

  • 小弟子纯净无私的那一念

  • 读《讲清“世人是受害者”》有感

  • 一言一行都要在法上

  • 一次贴真相标语的经历

  • 小弟子纯净无私的那一念

    文/中国大陆河北大法弟子

    小弟子萌芽(化名)是二零零三年十月得法,当时,她才六岁。我每天教她读一段《转法轮》,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读完了第一遍。当时,我读一句,她就跟着读一句。她读的很认真,心性得到了提高。大法的超常,师父的鼓励,让她看到了学校的上空出现的“法轮大法好”几个大字,她在正法的路上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

    在二零零九年的一天,一位同修对我说:“你也买台电脑吧!上明慧网可好了。当时,因为我修的差,家人受中共邪党的毒害,家庭环境还没有正过来。要向家人要钱,说买这个,是不可能的,我自己打工挣的钱还不够。怎么办呢?

    萌芽看出了我的心思,对我说:“别愁,把我的压岁钱拿出来买电脑吧!”小小年纪那种无私的纯净的一句话,把我撼动了,就这样我们有了一台证实法的法器。


    读《讲清“世人是受害者”》有感

    看了十月七日明慧交流文章《讲清“世人是受害者”》,另有所悟,同修写的是先讲法轮大法祛病健身效果神奇,然后再讲人吃五谷杂粮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不得病,你得了病,你不敢炼法轮功,你不是受害者吗?我有时还这样讲:善恶有报是天理,因为很多世人都相信行善做好事会得福报。而共产邪党宣扬“无神论”,叫人不相信有神,不相信做好事有福报,做坏事有恶报,从而无所顾忌地去做坏事,更有甚者听信邪党的欺骗,不敢去了解法轮功真相,分不清谁正谁邪,有的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最后遭报应害了自己。共产邪党这不就是害人吗?你不是受害者吗?

    讲真相时根据听者的接受能力循序渐進的讲,让对方明白自己也是这场对法轮功迫害的受害者,从而让他们了解真相,接受真相,不容易再会被邪党的谎言所欺骗,从而救度他们。


    一言一行都要在法上

    文/济南大法弟子

    前几日偶遇一位老同修,互相交流了最近各自的修炼情况。我忽然想起了另一位被非法关入监狱的女同修,快过中秋节了,挺挂念的,就向那位老同修问起她的情况(我以为他俩熟悉)。老同修说他俩接触并不多,只是听说她丈夫原来老要和她闹离婚,后来不知怎样了。我一听很伤感(人心起来了),因为我曾被迫害过,在这前后也经历了类似的家庭魔难,我对老同修脱口而出:“旧势力之所以能迫害到我们,是因为我们有大漏啊”,并向老同修说起了那位被非法关入监狱的女同修在被迫害初,曾糊涂的向邪恶交过大法书籍(自己没见,也是听别的同修说的)。由于时间关系,说完我们就分手了。

    吃午饭时,原来的一颗坏牙隐隐作痛,也没在意。下午就厉害起来,开始想哪儿没修口,也觉的上午不该评论同修,但没往深挖。今早牙疼的不敢说话,才意识到严重性。那天我说的话简直就是为旧势力迫害找借口啊!还是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啊!

    师父说:“作为我这个当师父的来讲,正法中我是绝对不承认利用这场邪恶迫害来考验大法弟子的,大法弟子也不要抱着承受迫害因此而修的高的错误想法。大法与大法弟子是反迫害的,这也是身为大法弟子的责任。不在法上修,承受迫害本身也无法修的更高,更达不到大法弟子的标准。不承认它旧势力提供的这个所谓的环境,因为在正法中我会使一切众生都同化大法,根本不需要在这种邪恶中锤炼大法弟子。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它们这样干我的弟子可成,它们不这样干我的弟子也可成,只是邪恶非要这样干,这样会对正法干扰,会使它们在行恶中犯罪,会使很多生命与世人,包括它们自己,被淘汰掉。”(《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看完这段讲法,我后悔极了,从心里对师父说:弟子错了,请师父原谅。

    写此文前,困意重重,想睡一会再说,忽然听到神韵合唱团演出的歌曲:“直到我追寻到大法贯耳如雷……我明白了自己是谁,我知道了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顿时困意全消,立即起来写完此文。

    也恳请文章中提到的那位老同修在看到此文后,能找一找别的同修,能和那位女同修的家属说上话的,逢年过节到同修家看看,关心一下她的家属,同时了解同修在狱中的情况,如能到监狱看望同修就更好了,会给狱中的同修多大的鼓励啊。

    层次有限,恳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一次贴真相标语的经历

    文/河北大法弟子白莲

    象许多同修一样,几年来,在助师正法中,我也在不断的发放各种法轮功真相资料,做着救度众生的事,有单张的,也有明慧上推荐的真相小册子,以及《风雨天地行》、《九评》、《神韵》光盘,和贴大法真相标语。

    记的一天晚上集体学法后,商量两人一组到我村去贴真相标语。那天,天刚下过雨,农村的路上到处都是泥。我和同修两人结伴,一个抹浆糊一个贴标语,走着走着还差点把我摔倒,有的路面到处是水,天又黑,我们得小心绕道而行。

    我们一路贴着,不时的拿手电照照,看贴倒了没有,到最后一张一看标语贴反了,急的同修说这可怎么办?因为我们出发前都做好记号,上面折了一个角,不至于贴反,谁知道还是拿乱了。同修说我们去检查一遍吧,我虽然不情愿,还是跟着同修转了大半个村子,发现另一组同修贴倒了一张,我们给正过来了。最后一张离我们家很远,同修问还去不去,我说:“去。”我们检查完最后一张回到家快半夜了,这时我脑中闪出一念,这才是互相配合、为法负责的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个人体会,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