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尊和大法 走正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三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三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法以来,一直坚信师尊和大法。回顾自己走过的路,就是靠对师尊的正信、对大法的坚定走到了今天。在这风风雨雨的日子里,我在师尊慈悲的呵护下,对法的认识从感性升华到理性,把自己溶于大法中,内心平和了,道德得到了提升,我为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而感到幸福和自豪。

一、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魔头与中共利用国家机器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开始了疯狂的迫害,造谣、诬蔑大法,对师父進行诽谤,当时天都要塌下来了。我没有被吓倒,毫不犹豫的走上了進京证实法的路。在北京的那段日子里,我不看电视也不听那些对师父的造谣、诬蔑之词,就坚信师父是最好的师父。我每天多学法,渐渐去除怕心和对儿子的情。有时背着大法书穿梭在便衣和警察之间也不怕,这对于我以后证实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因没有勇气在天安门广场站出来,又不甘心就这样回当地,所以在北京一直不想回来。但在师尊巧妙的安排下,在北京我有幸的参加了一次大型交流会。明白了证实法的路还很长,必须回到当地证实法。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中旬我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里,面临被劳教,当时以为是师父安排的路。后来从外面传来了劳教所对女弟子的性虐待之类的事,因此我确信:师父决不会给弟子安排那样的路。既然不是师父的安排,我决不走此路。由于自己对师父的正信,否定了迫害,我没有被送去劳教。

在拘留期间,无论公安还是“六一零”提审时,我多次理智的证实着大法的美好。有一次我们十六位大法弟子被送到了监狱,恶警想给我们点颜色,说:“你们谁是李洪志的弟子?”我们十六位大法弟子“唰”一下把手都举了起来。恶警惊的半天说不出话来,此举给邪恶一个很大的震慑。

因我一直想给警察讲真相,结果求来了邪恶的迫害。 在二零零二年新年前两天,警察把我绑架到了派出所,我没怕就给他们讲了大法真相,警察偷偷做了笔录,然后让我签字。我想签就签(当时有争斗心)反正是真相谁看都好,于是签了字。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被邪恶钻了空子,虽没有在拘留证上签字,他们还是硬把我塞進了拘留所。

有一次县纪检委打电话给我单位领导,让我第二天必须到纪检委去。开始我有点怕再次遭到迫害,但经一番思考后决定去给他们讲真相,去之前我发正念清理我要去的空间中的一切邪恶因素,不承认迫害。堂堂正正去讲了真相, 在师尊的呵护下安全返回。后来我悟到:以前因为自己法理不清,和单位领导及恶警玩了多次“写保证”的游戏,还以为自己的手法高明。其实已背离了法,给自己的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是师父慈悲给了我洗刷污点的好机会。

还有一次校长领着几个领导逼着我写“三书”。我说:“自从我修炼法轮大法以来,身心的变化你们亲眼所见,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为什么逼着我转化?难道要把好人转化成坏人吗?”他们无言以对。还不甘心,这么说,那么解释。我想我只有答应把表格拿回去考虑考虑,否则他们不会让我走的,就这样才让我离开。几天后,书记找我要表格,我把空白表格交给她说:“我考虑再三,我不能写,如果我写了,这对你们相当不好,所以我不能写。”书记没再说什么,此事就这样过去了。

二、抓紧时间 多救人

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来助师正法的,我有责任有使命。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为了让众生尽快了解大法真相,我就买来了手推式印刷机(当时我不知道、也没听说过复印机和打印机),自己刻写大法真相和标语与同修甲一起印刷,供给部份同修。就这样做了一段时间后,我县有了资料点。但资料供不应求,我就用工作之余的时间做一些自己用或给少数同修。后来,在我流离失所又受到严重经济迫害的情况下,用省下来的钱又买了一台激光打印一体机,开始摸索着复印大法真相资料,救度着那一方的众生。后来悟到流离失所不是师父安排的路,因此我回到了家乡。为了减轻资料点同修的压力,我又买了电脑和刻录机,决心学会电脑、学会打印。虽然我五十多岁了,对这些又一窍不通,但我下决心一定学会,所以在同修的耐心帮助下,我学会了打印及刻录真相光盘等。既方便了自己也方便了同修。

师父曾讲过世上的人都是他的亲人,那不也是大法弟子的亲人吗。所以几年来为了救度众生,我把真相撒遍县城的许多地方,真相标语贴到大街小巷。记的有一次是新年前两天的一个晚上,地上积雪很厚,天气很冷,北风呼啸。我与同修甲发真相资料来到一个死胡同,胡同很长又是对开门,我和同修各管一趟房。当发到快尽头时,一个人朝我们走来问:“你们在干什么?”我当时没害怕回答说:“啊!新年要到了,给大家送福音来了”说着便从兜里拿出了一份真相资料递给他,他没接,并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是专门抓你们法轮功的。”同修甲也没害怕在那边一直发着正念。警察接着又说:“不过今天我不想抓你们了,赶快回家吧!大过年的。”后来我才悟到:当时我回答的那么好。其实就是师父在身边慈悲呵护着,我们才得以安全返回。

为了救度那些还在迷中的,还在为邪党卖命迫害大法弟子的公、检、法等人员,我经常写劝善信,寄真相资料,劝他们警醒停止做恶,将功补过,赎回自己的未来。同时还经常给那些受邪党文化的毒害很深的教师寄真相信或让学生亲自带真相信给那些教师,为的是他们明白真相后,给学生以正面的引导从而使他们都得到救度。对广大世人,我多是采用发真相资料、面对面讲真相、发光盘及花真相纸币相结合等方式。只要我买东西就尽量用真相币。尤其是面对面讲真相,真的很象云游一样,各种各样的人都能遇上,很能磨炼人的心性。我很早就开始讲大法真相,购物时讲,也到城边走家串户讲。后来开始三退,就从大法真相讲到三退。记的刚开始我给人讲三退时,还没说上几句呢就被人家给轰了出去,感到面子过不去很沮丧。慢慢的随着讲真相次数的增多,再遇上不听的或者态度极恶的也很少被带动,并能耐心告诉他(她)真的是为他(她)好,即使他不听也不会有不好的行为,用善化解了恶。

几年来,在讲真相过程中,我尽量把真相讲到位,使他们从内心真正明白。并嘱咐他们一定要告诉家人和亲朋好友使他们也得救。大多数明白真相的人基本上都能“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幷认同大法。看到众生得救,真的很欣慰。在此魔炼中,自己的心性也得到了一定的提高。我一直堂堂正正的面对面讲真相,从未有过讲真相会受到迫害的想法。所以,在师尊的呵护下一直做的很平稳。但有时对众生生出分别心和怨恨心,我一定尽快修掉它。

三、整体配合 营救同修 查找不足

二零零八年六月,当地两位同修因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辖区派出所绑架到看守所。师父讲:“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因此我除了用正念加持同修闯关外,主动向有关部门写真相信,要他们善待大法弟子,停止行恶。当同修告诉我说法院要非法审判大法弟子时,我主动配合连夜拟定发正念的通知,第二天同修抓紧时间通知了下去。非法开庭日一到,我们全县大法弟子整体配合到法院近距离发正念。大家心存一念:邪恶不配审大法弟子。当时法院无论里面、外面,还是路上都是大法弟子,极大的震慑了邪恶,使非法审理没有得逞。

接下来我们想办法找同修亲属配合营救。只要需要,不管白天黑夜我们坐车去乡下同修亲属家沟通情况,同时去监狱看望幷加持同修的正念。为了尽快把同修营救出来,我们给公检法寄信,去律师事务所咨询,全县同修就此事進行交流整体提高认识及联系正义律师等。但经过一番努力,与同修的亲属还是没有达到共识,致使营救没能成功。

认真查找一下原因:在整体协调上用心力度不够,与同修的亲属有间隔,很多事情做的不够主动,不到位。认真查找自己:虽然自己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做的比较尽心,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但在与同修配合营救中自己有怨恨心、证实自己的心、还有不平衡的心。那些日子自己只忙于做事,还得料理家务,没有认真学好法,不向内找。看到同修的不足,不是善意的提出,说话语气不祥和 。师父说:“所以你碰到魔难那正好是你提高的机会,如果你能向内找,那正好是你走过难关、進入一个新的状态的机会。”(《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由于自己没有及时向内找,又错失了心性提高的机会,使得很神圣的事做的不那么神圣。

我现在才认识到:遇事经常检查自己的心态太重要了。我们在常人复杂的社会环境中修炼,各种常人心都会影响着修炼的状态,心怀正念,各种执著心就会无处藏匿,认识到这些执著心,就是提高自己的机会来了,去掉这些执著心,就是修炼的升华。通过这件事,对于整体配合和个人证实法,我又有了新的领悟。在具体的证实法的项目中,有时候需要个体走在前面,有时候需要整体配合一起做,如何摆正个体与整体的关系,就极其的关键。

四、否定迫害 不给众生犯罪的机会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与中共相互利用对法轮功進行大规模的迫害。为了证实法我去了北京,因在北京呆的时间较长,回来后又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十五天,回单位上班时,校长说我旷勤那么多天,得扣发我的工资。当时我不懂那是邪恶的迫害,还以为是去我的利益之心呢,所以很坦然的同意了。

后来又有一次邪恶妄图从经济上迫害我,被我坚决否定,不给众生对大法犯罪的机会。而后校长又被邪恶操控着妄图在名誉上对我迫害,派同事监视我,不让同事跟我接触。我们学校又是中、小学合一的学校,因我能上能下,哪里需要我就去哪里,把我安排在哪儿我都尽力做好,所以,无论同行还是学生都挺认可。学期末考评时有学生评定一栏,我的分数一直很高。校长觉的不可思议问我:“中学任课班给你打的分数很高,又到小学打的分数还是很高”(我兼中/小学课)。他觉的很失望,因为他想把我在名誉上搞臭,可是事与愿违。还不死心,又在聘任证书上做手脚,把我的中学编制改为小学编,又被我否定。

后来,我向内找到了:虽然我一次次的否定了迫害,众生没对大法弟子犯下大罪。但过程中我有怨恨心和争斗心,没修出慈悲把真相讲到位,从而使他们从根本上转变过来,不再参与迫害。现在想起来真的感到惭愧和遗憾,没尽到大法弟子应尽的责任,没完成好自己的使命。

回想起这十二年的修炼历程,虽然经历了风风雨雨的魔难,但一想到还有那么多的世人需要救度,不管怎样,我都会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坚定走下去。我修的与师父的要求相差甚远,还有很多执着心没去。今后我要下大功夫修去怨恨心、争斗心、为私为我之心、证实自己的心及求安逸的心等。决不再懈怠,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不辜负师父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