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对“花钱往出买同修”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八日】关于这个问题,同修们已有多篇交流文章对此做过详细论述,法理清晰、全面,但最近我发现仍有同修想用这一办法救出难中亲人同修,而且还牵扯其他同修参与,明知不正而为之。因此,本文想从另一层面谈一谈这个问题。

在邪党当政的中国,无论什么事都得用歪门邪道的方式去办,很小的事,很正常的事都得用不正当的手段去办,否则就被“卡”在那里,而这一切的唯一能动力就是钱。在许多地区也确实都有同修的家属或亲朋花钱托人往出“办”遭迫害的同修。因为他们是常人,常人随波逐流,行为正不正,该不该做,能不能做成,自有常人这层法来衡量,如果劝止不了,就由他去。能否成功也牵扯到很复杂的因素,我们这里暂不作论述。我们只说身为大法弟子,这样做正不正?

我们的使命是证实大法,营救同修本属证实法、破除旧势力安排的范畴,怎么能用不正的方式去证实法呢?用旧势力安排的败坏的方式做,怎么能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呢?修炼是何等严肃的事情啊!这种花钱往出买、通过给邪恶行贿的方式来营救同修,在常人看来都是不正的。是凡这样做的同修,即使一时达到了放人目地,也一定是中了旧势力的另一种圈套而造成的假相。因此,大凡被用钱“办”出来的同修,有的一蹶不振走不出来,有的不长时间再遭迫害,同时也助长了邪恶的气焰,也给其他同修增加了被迫害的危险。因为恶人有利可图,同时也可借此制造恐怖气氛,干扰众生得救。

这场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怎么可能用人的手段就应付过去呢?即便表面达到了目地,也会给参与此事的同修修炼路上留下污点或造成迷惑、摇摆。而被用钱“办”出来的同修则因为缺少坚实的修炼基础,并不是因为向内找,提高心性境界,正念否定了迫害。参与同修也没能在这一难中整体配合,消除旧势力干扰,救度众生,反而给邪恶输了血。所以是凡这样的,往往回家后做不好三件事。

还有一种结局就是被旧势力操纵的恶人欺骗。二零零零年我在一次遭迫害中,由于正念不足就动了这一念,托人捎信给家属让花钱把我弄出来。结果在被释放那天,邪党的各迫害单位和恶警、官员都到了看守所,突然提出要我写“决裂书”,而且还必须得学着它们的话极其肮脏下流的骂师父,否则不能回家,结果亲人的努力前功尽弃。最终还是靠同修们的整体配合将我救出。

二零零九年,某同修被绑架,其家属同修因听不進大法弟子的劝告,就想找人用钱往出“办”,中间人(同修)打听后,回话说需要四十万元,后来通过她又引见了一位公安内部人员,三天两头让他给打探消息。可是反馈回来的都是恐怖信息。因为他是个常人,想问题、分析问题的立足基点也都是常人那一套,说什么“你家那个最顽固,情节严重,不配合审讯,将被重判,因不认罪,案子已交检察院等等。”家属同修渐渐的就接受了这些信息,并对此人深表谢意,认为终于找了个可靠人儿,实心为自己办事,能探得实情(完全不用法衡量,已经严重走偏),于是在观念中认可了“最坚定就会判得最重”这一符合旧势力的观念。于是接下来的消息中则讲到内定判八年(很可能是恶人借此索贿的手段)。于是巨额资金运作后仍被非法判刑四年。而同期遭绑架的同修,有的二年,有的一年,有的无条件释放。这不是明摆着中了邪恶的圈套吗?

奉劝同修一定要在关键时刻信师信法,正念理智的营救同修,用讲真相、揭露邪恶、发正念等正念正行,堂堂正正、居高临下的消除邪恶、救度世人、解体迫害。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来证实法的,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人念给自己留下遗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