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长期长时间对同修发正念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一日】关于如何整体做好协调发正念帮助同修,同修们已经讨论了很多,最近看到《承包狱中同修 有序清除迫害》一文。文中说:“上网一直看到很多狱中同修被迫害严重,就为他们发正念,但是都不能坚持时间长,因为感觉发不过来,问过其他同修也说有这个感觉,所以有点麻木,只是感觉着急,做不到长期发。”这个项目我已经做了一年了,有一点小小的体会,介绍一下。

刚开始是去年“七•二零”,我提前知道本地有十位大法弟子可能被抓的消息。自己又和他们联系不上,所以加大了对他们发正念力度,后来我觉得一个人的力量有限,所以我就选了五个我认为正念差而又处于暴露的,我认为最危险同修,作为重点发正念对象。最后结果是本地有十多位弟子被抓。这五个同修有两个只是被问了问情况,没造成损失,而我认为正念强的同修被抓了。这里我不是想显示自己怎么样,这说明我们加大发正念力度效果还是明显的。同修被抓后,有很多同修也参与发正念营救,有两位同修当时就被营救出来。从以上情况来看,效果还是显而易见的。

对同修长期长时间发正念最大的难点是不能长期坚持。我看到有许多同修发一段时间就不发了,不能坚持下去,有的怀疑有没有效果等等?信心不足。其实我也动摇过,但看到有许多同修发一两个月就不发了,不能坚持。我就想自己要坚持到底,直到同修出来为止。我也怀疑过效果到底怎么样,但在师父对我的鼓励下,还是坚持下来了。有一次,由于有事去外地,期间耽误了二十天,回来后我心想不知道二十天没对同修发正念,不知同修在里面怎么样?在这时,我刚好打开大法书,第一眼看到的是“很危险”三个字,我觉的这是师父对我的点化,所以我还是坚持下来了,之后我自己又长期对狱中同修发正念。从狱中传出消息,同修在里面的状态还是很稳定的。这也增加了我的信心。做到今年,去年“七•二零”被抓的同修,有的今年才判,判了监外执行,有的今年已经回来,在狱中表现还没有什么损失,只是临出狱时,同修急于出来,签了字,留下遗憾。

坚持时间长了,除了对狱中同修发正念,我又想到能不能扩展到对还没走出来的发正念?我自己的时间较多,于是我就对着他们发。一次发正念中心想不知道本地还有多少没走出来的同修,我就对着他们发。每天最少一次,解体旧势力对他们的安排,解体他们思想中抵触法的旧势力安排的东西,把他们和大法在世间布下的巨大的场联系起来,把他们放在其中,把他们掉到地狱的部份解救出来,就这样发了两三个月,时间长了我有点麻木了,怀疑有没有效果。到底有没有用呢?又有一次发正念时还在想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同修走回来呢,结果脑子中出现一个很清晰的数字。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增加我的信心,就这样这一年来总是麻木怀疑,麻木。但还是坚持下来了。有一次对我的信心鼓励最大,也是时间长了又怀疑效果了,一次对没走出来同修发完正念后产生一念,以前看那些小同修文章说,小同修天目中看到,师尊扭转乾坤时发出了巨大的响声,我心里想,我这可能也算是扭转小宇宙的乾坤了,不知道有没有巨大的响声啊?这时从远处(常人空间)传来巨大的扭东西的响声,象是远处建筑工地一扇巨大的门拖在地上发出的。此时我激动不已,师尊如此精妙的安排,都是为了鼓励能做的更好,增加信心。我还敢再怀疑什么呢?就这样在师父的一再激励下,这个项目我一直做到现在已一年多了。另外《再精進》这一篇经文中我学到一个最重要的理,那就是大法弟子一个项目一旦确立起来就应该一做到底,否则就是前功尽弃啊。

这期间我也接触了一些这样的没走出来的同修,他们有的主动问严正声明怎么写,有的已经有自己的三退名单,前一两年这些同修怎么劝,他们也是麻木无所谓的样子,怎么劝有的只是傻乎乎的一笑,同修们都很无奈都已放弃他们了。随着正法進程的向前推進,现在做效果真的不同了,我锁定的目标主要是以上两种情况,另外对刚出狱同修我也帮他发一段时间,让他稳定下来不受更多损失。认识不认识都没关系,只要听说了这个人的情况就这样做。我觉得对本地经常受迫害的同修、刚出狱同修我们应该也是帮他发一段时间。临出狱同修要加入一念——出狱时不签任何字,长期长时间坚持。这里我非常想说的是希望有更多的同修针对当地来参与这两个项目。好象觉得势在必行啊。

希望有更多的同修重视。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斧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