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恢复了学法小组后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一日】我们的学法小组,原本是一九九六年二月份成立的。由于邪党的迫害,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停止了。因为集体学法是师父给我们留下来的,在去年十月份,我们几个同修切磋,去掉怕心,听师父的话,恢复了学法小组。现我们学法小组有七人,与“七•二零”前的人数差不多,而且继续还有同修要来,为了安全起见又分成三个小组。通过集体学法,整体上心性都有所提高,按师父的要求,尽力做好三件事。

甲同修已是七十多岁的老太太,虽然没有文化,但对师父的法理解的比较好,认真做三件事,一天无多话,就是想到如何去救人,面对面给陌生人讲真相,基本上能讲一个退一个,而且她不失时机,天天出去讲真相,半天在家自己慢慢看书学法。在她的带动下,大家自动的组成俩三人一组,逐渐去怕心,面对面讲真相办三退,而且收效一天比一天好。

学法小组有这样一位同修。一次派出所的警察去她家说:有人反映你進出很频繁,干什么去了?她说:我的家進出都不自由了?谁也无权干涉。于是她一边发正念,一边叫他们坐下,给警察讲真相近一小时,结果给警察办了三退。她说都是集体学法,跟甲同修学会了跟陌生人讲真相,多发正念,提高了心性,去掉怕心,才做到这一步的。

我们学法小组为了方便上班的同修学法,时间选择在休息天学法,每次在学法前后都发正念,基本上是学《转法轮》为主,每次留半小时切磋交流,有什么问题大家互相提出,总结优缺点,讲真相所遇到的问题,向内找,为什么今天这个人该救没有救上,吸取教训,下次做好。再一方面随时纠正发正念不正确和炼功不正确的动作。

乙同修是我们组年龄最大的一个,以前她也没有做到天天出去讲真相,给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做的很少,只是发资料。一开始发资料就放在大门上、铺面上、汽车上,在电杆上贴不干胶,面对面讲真相只是在亲戚、朋友、熟人中讲。通过学法小组比学比修,对陌生人讲真相办三退跨出一大步,心里没有怕心,走到哪讲到哪,只有多救人的这一念,一天不出去讲真相心里就着急。在这十一年的邪恶迫害中,她被恶警绑架过七、八次之多,历经吊铐、关小号等残酷迫害,磕磕碰碰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过来了,而近两年旧势力又想在身体上迫害她,她在修炼之前有七、八种病之多,修炼后不翼而飞,旧势力就想叫她原有过病的地方发痛,出现头晕等各种状态,但不论什么状态出现,她都不理睬,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时时想到我是炼功人,哪里来的病。师父早就讲过“七•二零”前就把我们推到位了,再没给我们什么过关的事。如:有好几次她身体上旧势力干扰比较厉害,利用她在工作时出过车祸,右膝关节骨折过,弄成假相三次,都是白天发资料,晚上起来上厕所时,腿痛、麻木、不能走,站不住,摔倒在厕所里,心想:没事,有师父在,就喊:师父救救我。结果就慢慢起来了,第二天照样慢慢走到汽车站,坐汽车到同修家,把资料取回发了。有同修说:你休息休息腿就好了,她没有这样做,要这样了不就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只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才行。就发正念,她发正念从二零零五年开始,除全球整体四个正念外,从每天早七点开始,一直到晚九点(除外出外)。

还有一次,打扫卫生,站的高了一点,没站稳当,从桌上摔下来,摔成踝骨脚后跟骨折,当时跟前还无人,痛的钻心,就说没事,我是炼功人,请师父帮我接上,就慢慢从地上爬到床上,当晚还盘坐了半个小时。半个月后丢掉双拐,一个月后生活全部自理。还出去发资料,讲真相。儿子是骨科大夫,连摸都没叫他摸过。只要念正,什么旧势力都干扰不了你。她时时想到师父说:“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转法轮》)

丙同修流离失所,三件事一直做的比较好。但是在有一次过“病业”时,一直没过去,拖了好长时间,也一直没有悟到是什么原因,后来通过学法,悟到旧势力的迫害,找到是情和色欲的问题,就在学法小组曝光后,当晚就轻松愉快睡了个好觉。

丁同修以前喜欢看电视剧,通过小组学法、交流,感觉自己不对,救人的时间都来不及,还看电视,这是魔在往下拉自己。发正念除魔赶快出去救人,讲真相。她说集体学法就是一个比学比修的好环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