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最后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下半年在父母的帮助下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摔摔打打的走到今天,每一步都倾注着师父的心血。我停步不前时,师父一次次在梦中点化我,要快上船;我做的好了,师父用鲜花表扬我,鼓励我;我身陷囹圄,师父点悟我全盘否定旧势力;我跌跤时,师父告诫我:跌倒了别趴着;我懈怠时,师父点化我要努力精進……

一、在学法中归正自己

我是在一九九八年下半年得法的,由于悟性低,学法不精進,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时,感到困惑又因为怕心停下来了,把大法书籍收起来了,但心中总放不下,师父也多次在梦中点化我快登法船,终于在二零零一年我又从新走回修炼中,通过学法,深深后悔自己耽误了两年的时间,那一段时间学法炼功还算精進。因为一九九九年以前,大法书籍都是从外地请回来的,以前的站长因为去北京证实大法,被抓被打被关押,在压力面前放弃了修炼并去了外地,另一个接资料的同修被劳教,导致我们无法看到师父的新经文,这期间不知从哪里传来几篇手抄经文,其中还有假经文,给我们地区的修炼带来困惑。

不久,认识了一位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的年轻同修。他懂电脑,能上明慧网,给我们带来了一九九九年以后的经文,给我们地区的修炼带来新的起色,也为我以后建立家庭资料点提供技术条件。

二零零二年春,我们单位领导办公室里的一台电脑安装了宽带,我利用工作之便,在这位同修的帮助下,学会了上明慧网。当我看到师尊在山上静观世人的照片时,感到了师父的操劳,禁不住热泪盈眶,我在心中暗下决心,好好修炼,跟师父圆满回家。

通过学法看明慧同修的交流文章,我被同修的无私无我的精神深深的感动着,那段时间里,不仅在学法修炼方面有收获,而且工作中也取得了成绩,多篇论文获奖,辅导学生参加竞赛也多次获奖,本人也获得市级优秀辅导奖。这是以前努力争取都没有达到的,而修炼后在这些方面看淡了,不执着结果的时候反而得到了。

自己也感到心性在提高,记得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出来的时候,同修单位的打印机坏了,他工作又忙,我家又没有电脑,怎么办?我一定要让同修及时看到,于是我用软盘考下来,利用中午和下午的放学后的时间,在我教学的微机上打开用手抄写,仅用了两天的课余时间就抄好了。当时感觉抄写状态特别好,不仅抄写快而且几乎没有漏字错字。后来又连续把师父的《精進要旨二》里的文章抄下来传给了我们当地的同修(因为孩子小,工作忙,事情多,加上自己对电脑一直有排斥心,还有怕心和依赖心,没有想自己建资料点)。

后来,同修自己买来了电脑和打印机,之后,同修带来了“天安门自焚”真相光盘和海外同修证实法的视频,看到海外同修风雨无阻的在使领馆前静坐、讲真相发资料的场景,我看到自己的差距,我萌发了发资料的想法,同修就给我送来了真相小册子和真相光盘,从此我开始了散发资料的历程。

从刚开始的胆胆突突只发几本,到后来骑自行车下乡发,过程中去掉了一些怕心,但由于做事心起来了,造成学法心不静,学法少并不重视发正念,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

有一同修被抓,和我一起发资料的一位同修受牵连,并把我也说出来了。我正在上班时,被国保大队的恶警绑架到一宾馆,连续三天三夜不让睡觉,逼我说出资料来源。由于平时学法不扎实,在昏昏沉沉中没有做到全盘否定旧势力,用人心去对待这个魔难,只想保护做资料的同修,用人的办法把一切揽到自己身上,结果被非法判刑。

在狱中,由于对父母和孩子的情没能放下,在邪恶的逼迫下违心的写下“四书”,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永远的污点,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经过了一段剜心透骨的痛苦后,我意识到跌倒了不能趴着,又从新振作起来,开始背法,每天都背《论语》、《洪吟》,背我会背的几篇经文,背法中反思自己为什么会出现魔难,找到了自己学法不深入,特别是学法时自认为自己的文化水平比其他人高,理解的好而没有踏实学法,只是满足表面理解,没从理性上理解师父的讲法,只在感性上去认识,遇事学人不学法,信师信法不够,被人心带动,产生了做事心而且有求圆满心,没有真正站在救人的基点上做事,大法修炼是无私无我的,而“我”却时时表现在我的修炼中,执著自我,另外还有显示心、欢喜心、争斗心等,让邪恶钻了空子,被绑架后,又没有做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中了旧势力的圈套。

在不断的背法中,渐渐的明白了师父为什么在开篇《论语》里提到要改变“常人的观念”、“后天的观念”和“僵化了的观念”,人在千百年来形成的观念已经成为自然,修炼中不破除这些,遇事就会用人心看问题,那就会永远在人中转圈。通过背《洪吟二》,体会到了师父救人的艰辛,更加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懂得了大法是慈悲的但威严同在,悟到了对邪恶的放纵就是对众生的不负责任,认识到发正念除恶的重要性,明白了师父为什么一再强调要多学法,多学法,让自己在学法中逐步归正自己,增强正念,真正在理性上认识法,用行动去改正错误。

后来我利用机会向服刑人员讲真相劝三退,到我出狱时带出了十多个人的三退名单,还有几个明白真相的让我把《洪吟》里的诗抄给她们。

二、在做资料中实修自己

一、建立小资料点

二零零八年出狱后,发现家里多了一台旧电脑,一问丈夫,才知道是一单位淘汰下来的,就送了他一台。我想这也不是偶然的,回来后,没有了工作,找了几次,也没有结果。我就想在家上网建资料点,可丈夫有些担心不同意(他之前也得了法,只是似炼非炼,我被迫害后他就停了),而我又没经济来源,花钱要靠丈夫,只能作罢。但我知道自己这些年的被迫害已经落下来了,今后的时间不是用来过常人生活的,是用来修炼的,我要跟上正法進程,用行动洗刷自己的污点,走好以后的路。

于是,我先开始学法,给自己补课,同时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清除邪恶强加给我的一切邪恶因素,同修也给我送来了这几年师父讲法,一段时间的学习,特别是看了《解体党文化》,认清了党文化对世人的毒害,意识到自己从小到大就是在党文化的熏陶中,一些党文化语言经常从我嘴里冒出来,我主动注意清除自身的党文化因素,感到自己在法理的认识上又有了一个飞跃,更感到时间紧救人急,就想走出来讲真相发资料救人。

由于邪党的迫害,亲朋好友的害怕与担心,世人的不理解,给我讲真相带来很大障碍;我找以前做资料的同修,想弄些资料来发。同修因为有了家庭,工作又忙,同时担心我的安全,迟迟没给。可我不能等啊!看到师父在讲法中谈到真相币的作用,我就开始在十元、五元和一元的钱币上写真相短语出去花,一直到今天。另外,又买来红纸自己写真相标语晚上出去贴。

后来,看到二零零八年的神韵新年晚会光盘,我被神韵的演出深深的震撼了,动了学刻录光盘向世人发放神韵的念头,于是我请懂电脑的同修帮忙更换了刻录光驱,让他教会了刻录,终于我家的电脑有了用场。后来在师父的点化下,又认识了一位同修,她又给我送来一批资料,其中有真相小册子、《明慧周刊》,还有《九评》、《我们告诉未来》、《法轮功九年风雨路》等光盘,我用它们做母盘又刻录了一批光盘发了出去。期间又冲破了些情关的魔炼,帮助丈夫走回修炼。

在二零零九年春,终于说服丈夫,同意上网,并请同修帮忙买了一台自动双面喷墨打印机,塑封机,我家的这朵“小花”终于开了,当我又一次看到了明慧,看到了师父,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真有游子回到家的感觉。

从此,我自己做资料自己发,不仅能打印小册子、真相币,还能制作护身符和不干胶,去年年底还打印了一批单页的真相挂历赠送给同修和世人,受到世人的喜爱。二零一零年的神韵新年晚会出来后,我又学会了打印光盘,并从明慧上下载了光盘封套的制作,用心制作出精美的神韵光盘,对救人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在面对面发放给世人时,很多世人对光盘精美的外观惊叹不已,都争着索要。有两次带的不够发的,没得到的人都很遗憾,甚至还有一个人要求我再翻翻包,希望能找到,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我都非常自责,感到对不起他们。众生明白的一面真的很急迫的等着了解真相啊。我的资料点发挥了很大作用,不仅供自己发,还能提供给其他几个同修发,并能把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及时打印出来送给本地同修,后来在同修的资助下又买来一台激光打印机,又可以制作《九评》书了。

在此衷心感谢给予我无私帮助的所有同修。虽然很忙很累,但很充实,我接受了以前的教训,再忙也要注意学法。

二、做资料中修自己

做资料的过程也是修心性的过程,以前知道同修做资料不容易,就让同修只管打印,我负责装订,以为打印资料比较简单,现在自己做时,才真正体会到同修的不容易。随着同修要资料的增多,一个人又是打印又是装订,有时忙的顾不上做饭、吃饭,心里不仅生出怨言,这么多闲人,而且有的同修家庭条件很好,完全可以自己建个小资料点供自己用,为什么非要等靠要,自己有怕心怕被迫害,把危险推给别人,这不是自私吗?每当这时机器就会出点小故障,使我清醒。

记得有一次,一位同修来我家谈了有同修想资助点钱给我,我不想要,而且不仅不感激同修,还忍不住发泄了几句,结果在打印资料时,刚打了两张就卡纸了,取出之后,再打,再卡,捣鼓了半天,一份资料也没打出来,也没看出什么问题。当时还不悟,以为机器有毛病了,就想找技术同修给看看,结果同修那几天一直没工夫来,我每天都要试试可一直不好用,心里着急:怎么好好的就卡纸呢?用的时间并不长啊!越急越怨,可问题就是解决不了。

直到有一天,看到明慧上一位同修,谈到机器出故障是因为自己的心性问题,要修机器先修人,我受到启发。赶紧向内找,我一下子明白了,是我的问题,找到了自己的一大堆问题,有依赖心、欢喜心、怨恨心、急躁心等,想想自己以前向同修要资料时,同修不也是一个人在做吗?而且同修白天要上班,只能利用晚上的时间做资料,还要大老远的亲自送来,可是从来没听到同修说过什么,提过什么条件。对比同修,现在只是在家动动手而已,自己的资料点还全依赖同修在技术上帮忙,而且做的这一点点事,还是为自己做的,稍遇一点忙,就心里不平,这是多大的差距,这些年修了些什么,想到此简直无地自容。

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后赶紧向师父承认错误,并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结果再尝试打印时,一切正常了。第二天同修也打电话说有时间来了,我告诉他好了,不用来了。

吸取这次教训,以后再有不好的念头出现就及时抓住它,把它清理掉,每次打印结束后,我都要对电脑和打印机说声“谢谢,你们辛苦了”,慢慢的一切平稳起来了。

三、发资料中找到差距修自己

发资料这么多年,自认为怕心去的差不多了,在这方面做的还算可以,也有了一定的经验,比如,白天上午到楼道里发比较安全,因为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在家的要买菜去,不大会遇到人;晚上到大街上特别是商店和超市门前的自行车篮子里发放资料比较好,虽然旁边也有人,但现在发放广告的也多,只要堂堂正正,一般都很顺利;还有汽车的刮雨器下边的凹槽里也可以放,这样车的主人可能拿到看,路上的行人看到了也可以取了看。有时还会跟同修交流自己的发放经验,不自觉中有点满足感。

可是,有一次在和同修发资料时,才发现自己的差距。那天,乡下一位同修约我一起去集市发资料,于是我收拾好资料就坐车去了。同修在我下车的地方接了我(她也带了一小包发剩的资料),用摩托车把我带到逢集市的地方,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赶集的人陆陆续续的要下集了,我们把车锁好,同修说了句,抓紧时间发,就行动了,直接当面给赶集的人,一边发一边说“好好看看,会有福报的”。当时我背了一包,手里还提了一包,考虑资料多,有点担心,心里不太稳,说实话尽管我也在集市上发过,基本也是放在车篓子里,当面给世人资料的,只是少数人或单个给的。现在面临这个阵势,怕心上来了,正念有点不足了,提醒同修注意。

同修可能看到我的怕心,就让我发正念,她发资料。同修这一说,我一下子看到了自己与她的差距,心生惭愧,我赶紧调整自己:我们是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是在救人,有什么好怕的,况且我们还有师父和护法神在看护着呢。想到这我的心一下子平静下来,当然也没忘注意安全,离她一段距离,发正念加持同修。同修发完自己带的资料,就把我带的资料拿走了一包。这样,我就和她一人一边发起来了。

由于当时的心态纯正,发的很顺利,没有不要的,有的人还跑过来向我们要。中间出现好几个感人的场面,如当我送了一本《天赐洪福》小册子给一位五十多岁的卖东西的人时,他看了一眼后,就接着问:“你还有多少,能不能多给我点,我带回我们村里发,也让我们村里的人多看看。”这时我的资料已剩不多,再看周围还有人在眼巴巴的看着我,我只匀给了他十份。正好同修也过来了,他又和同修要了一些,还不满足的说:“再多些就更好了。”我和同修听了,眼泪差点快掉下来,深感众生在急切的等我们救度啊,我们做的还是太少啊。我只好歉意的说:“不好意思,只能给你这么多,你看还有这么多人还没得到呢。”

后来,同修又遇到这样的事,当时她送了一本《九评》给一位中年人,不料这位中年人一看书名,就说:“共产党太坏了,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本,我要多传给人看看。”同修又给了他一本,并和他讲了三退的事,这个人就问怎么退。这时旁边又凑过来一个人来听,同修顺利的把这俩人的团队都给退了。(后来我们猜想这个中年人可能听说过《九评》吧)

再说,我发到北边后只剩下五六本了,可还有七八个人在那儿,我只好发给我身边的人,当时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残疾人坐在那儿,我以为他不识字,就没给他,也许是自卑感让他没能开口要,只是羡慕的看别人手中的小册子。当我还剩两本的时候,就想给谁好呢,一转脸看到这位残疾人正眼巴巴的看着我。我忍不住问他,识字吗?谁知他连连点头。当我递给他一本《天赐洪福》的小册子时,他用双手接过去,并咧开嘴笑了,笑的那么开心,那么纯真。这副笑脸让我至今难忘,时常提醒我救人不能有分别心,虽然他其貌不扬,谁知是什么来头,也许他千万年的等待就在那一瞬间。

在回家的路上,我和同修切磋:今天发的这么顺利,是我们做事的基点摆正了,师父就帮了我们,真的是“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着》)。

那次发资料让我终生难忘,不仅让我找到修炼的差距,还進一步修去了我的许多心,更增添了我救人的紧迫感和使命感。

三、在帮助同修中提升自己

一、建立学法小组 整体提高

二零零八年我从狱中回来后,感到我们地区整体上存在很多问题,几年来由于邪党的迫害,我地出现多起同修被抓被劳教被判刑的事件,造成很多同修怕心严重,有的不再修了,有的只是躲在家里偷偷的学法炼功,没有从法理上去认识,而是用人心来保护自己,整体上间隔很大,不要说讲真相发资料,就是平时在路上遇到,也不敢堂堂正正的打招呼,还要先四下看看再搭话,更不要谈同修在一起相互切磋了。

不久一位同修告诉我,又有同修被抓,我们都很着急,因为考虑到我的“影子”大,且又不认识几个同修,想请她出面联系同修集体发正念,并想办法营救同修。可是因为整体的间隔,这位同修不认识其家人又有点怕牵扯到她(之前出事同修就是和她有联系),没有去做这个工作,只有我们三五个人每天在家帮她发发正念,又联系不上其家人,不能及时了解同修的情况,导致该同修被判重刑。

听到这个消息,我非常难过,后来又听说有同修得知该同修被抓后,不仅没有积极想办法营救(她认识其家人),反而还指责同修有这个漏,有那个漏,抱怨同修。我认识到这些年迫害的出现是大家学法不扎实,还停留在个人修炼的基点上,没有在法理上认识到大法弟子是个整体,没有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看,遇事首先想到的是保护自己,造成间隔,让邪恶钻了空子進行迫害。

再向内找,这次同修出事时,我也没尽到责任,有自卑心、怕心、依赖心、畏难心。现在既然意识到了,我就应该承担责任帮助同修,想办法改变现状。于是,我就不断的和认识的及能接触到的同修在法上切磋:出事了,是该找同修哪里有漏,但即便同修有漏,也不能成为被迫害借口,同时也应该向内找自己有没有做好。有了间隔谁高兴?邪恶高兴……

通过切磋,最后也都意识到自己学法不到位,应该加强学法。可是当谈到整体配合的话题时,有的同修又怕接触同修多会出事被迫害,说什么“有问题找你切磋就行了,不想认识其他人”。听了这话我真是不知说什么好了,心也有些冷了。心想:别再多事了,还是修好自己吧,谁能悟多少,就修多少吧!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我意识到我的心有点急了,这么多同修被迫害的阴影不是一下子就能去掉的,我自己能有今天的认识,不也经过了长时间的学法思考及同修的帮助吗?再向内找,我自己不也有对自己看不上眼的同修不想接触的心吗?后来在一位同修家里见到了几个新学员,交谈中,感觉到她们都渴望能多与老学员多交流,在法理上能快点提高。在与这位同修切磋后,就在这位同修家里成立了学法小组,每周集体学法两次。集体学法环境使这几个新学员提高很快,同时也使自己得到了提高。后来陆续有学员進来,就在我家又成立了一个学法小组,不久又有几位老学员突破间隔也成立了一个学法小组,这样我们地区各方面都有了比较大的進步,遇到同修有难都能主动参与到集体活动中帮助同修。比如今年五一期间,我地一位同修在上海儿子家带孙子,无故被绑架到洗脑班。有一位同修得知后及时通知大家,让大家集体为她发正念加持,制止迫害,我又把了解的情况及时上网发布,请求海外同修营救。海外同修打来的电话让恶警非常害怕,几天后同修回来了,这给我们本地同修很大的鼓舞,体会到整体的威力。在此谢谢海外同修的帮助。

二、找回昔日同修

本地一位同修得法较早,因为常人心太重,利益心太重,一直待修不修的,到我们几个同修被判刑迫害后就彻底不炼了,整天忙于挣钱却不断出事。孩子也不省心,迷恋上网,学习成绩一落千丈。几年下来不但没挣多少钱,还经常为和欠债人打官司而烦心劳神,搞的身心疲惫,身体状况也每况愈下。我回来后,她来看我,向我诉说了这几年的遭遇,我劝她从新修炼,她却找借口说自己心性太差,师父不会要她了。我看的出她一方面确有修炼的念头,另一方面是放不下她的利和情,没有在法理上正确认识大法修炼。

我根据她家的情况多次找她交流,帮她分析:“你得法比我早,那时学法炼功也很好,后来就是你的人心太重了,热心管常人的事,把自己陷到常人的事务堆里,遇事不在法理上向内找,结果每次面临过关你都不悟,一关过不去,下一关可不等人,所以你在关难来临时退却了;再想想这些年娘家婆家自己家,哪家事你都要操心,人各有命,可你又管的了谁;再说了钱财等也是命中注定,其实一些道理师父都在《转法轮》里讲的明明白白,你得好好去对照想想了,千百年来,我们生生世世吃了那么多苦,现在我们有幸生在大法洪传之时,更有幸得到大法,万古的机缘就这样放弃了多可惜啊!一旦机缘错过,就怕连痛悔的机会也没有了。你可要三思,不要因为得之于易而失之于易啊!”

这样几次交流下来,尽管她答应要从新学法修炼,可还是放不下她的那一切。我叹气了,觉得这样劳神费力不值得,就不想管她了,甚至不愿见她了,可是她为了孩子的事却经常往我家跑,开始我嘴上没说可心里烦:我又不是专门给你管孩子的,你怎么孩子一有事就往我家跑啊!后来想想,我是因为修炼才认识她,她的孩子从上学就不省心,而且一有事就找我帮忙处理,这也不是偶然的吧。师父说了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也许我和她孩子真的缘份很大,或许我们以前曾有过什么约定;后来我又梦见带着她的儿子摘果子,我悟到可能是师父不愿落下他们,让我帮他们的吧。

我就把这些想法和她母子俩交流,因为孩子从小就知道大法好,我就鼓励孩子说:“你也应该算是师父的小弟子了。要多学大法,不能跟着变异的社会走,你要是把你的电脑技术用在大法上那该多好啊!师父让我们救人,你应该利用你的条件发些破网软件引导你的同学走正才对啊!”

几次下来,孩子比以前有了很大進步,今年暑假还和妈妈到我家来学法。同时我悟到孩子就是同修的一面镜子,孩子的学习情况如同同修的修炼,要想让孩子归正,同修必须好好修自己。当我把这个体悟和同修切磋后,同修也非常认同,表示要好好修自己,后来也参加了小组集体学法,集体活动时也很积极。“十一”放假,她带儿子去娘家走亲,她的儿子在帮忙干活时,发现了做丝瓜架用的铜丝上开了优昙婆罗花,让他们很受鼓舞。

在帮同修的过程中,我也收获了很多,比如对待丈夫和女儿的缺点,能做到从新审视,用法衡量,不再象以前一味的指责生气或强忍,而是把他们的表现当作自己的一面镜子,学会了向内找,往往是“柳暗花明又一村”;通过同修的表现向内找,又修去了许多人的观念;同时对同修的帮助也是对自己的鞭策,时刻提醒我要做到精進。在此我衷心的说一句“谢谢同修”。

尽管我已经能平稳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比以前有了進步,但还做得不够努力,还存在很多问题,至今面对面讲真相还做不到位,惰性还没清除,还有很多的执着没修去,我相信在以后的修炼中会做的更好,因为我时刻记住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要写的还很多,是大法引领我一步步走到今天,赋予我能力,开启我智慧,成就我功德,师恩难忘,师恩难报,唯有精進再精進!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