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修炼 重获新生(两则)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七日】

(一)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邪党铺天盖地的对大法与大法弟子進行疯狂镇压,迫害的形势日益恶劣。由于当地派出所警察的骚扰,以及邪党电视、报纸等媒体的谎言的不断宣传,还有邪党各部门的施压,我的亲戚们都害怕了。

二零零二年下半年,我老伴把我的大法书都转移藏起来了,并跪在我面前哭着求我不要炼了,改为其它强身健体的锻炼。此时的我思绪万千,矛盾万分。最后还是答应她不炼了,作出了错误的选择。停炼半年后,我的高血压、冠心病又重犯,吃药也不好使。二零零三年住院四次,可病情依然严重。我老伴又请人帮我算命,可算命先生说没命可算了,急得我老伴每天都是以泪洗面。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站在农村老家的一水塘边的稻田上,突然间对面的大山倒下来了,把前面的小河流全堵塞了,石头都滚到了我的脚边,惊吓得我闷了一口凉气,我正想转身向集镇方向走去,刚一转身,后面的大山又倒下来了……

此时的我被吓得大汗淋漓地醒来了。这一情景几天都后怕,至今回忆都恐怖极了。当时我悟到并对老伴说:“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叫我从新实修大法,否则无路可走。”我老伴说:“我支持你修大法,你注意点就是。”她马上帮我找来了以前学习的那十几本大法书,还有录音带和录像带。我也走出去在市区找到了几位同修,要来了新经文和真相资料。学法小组的协调人找到了我家送来了资料,并带我参加了学法小组。

修炼一段时间后,我的身体逐渐地好转了,高血压、冠心病等症状逐渐地消失了。师父又给了我新的生命。

一天晚上,我朦胧中看见从床边地下慢慢地升起一棵白杨树,树冠是尖的,越升越高。师父站在树边对我微笑着,没说什么,约两分钟后就隐去了。我悟到:这是师父鼓励我要坚定的修炼大法。

(二)

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时,我学法中断了三年,白白的浪费了宝贵的三年时光。修炼前的病又回到身上来了,特别是那个附体又回到身上,搞得我精神恍惚,生不如死,家庭也因我不得安宁,到了无法维持的边缘。

慈悲的师父没有嫌弃我,一次次的点悟我,我就象迷失的孩子回到了母亲身边,深感自己让师父操了多少心,想着师父的辛苦,我泪流满面,师父又一次把我从苦海里捞起,我暗下决心,紧跟师父走到底,不修成不罢休。

我重新回到修炼中,深深记着师父的教导,放下自我,救度众生。二零零四年的冬天,一次和同修去五,六十里外的地方做资料,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我心想:大法给了我一切,我付出这点算什么,只要众生能得救,再苦再累也值得。虽然脚上磨起了大泡,也丝毫没有放慢脚步,我知道我在做着宇宙中最正的事。在回来的路上,远处驶来一辆车,到我们身边突然站住,问我们是否上车?我们心里顿涌起一股暖流,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

我牢牢的记着我是大法中的一粒子,努力的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做人,让别人看到我修大法的美好。一次去商店买东西,看到地上有一百元钱,脑子一闪出了贪念,这时我立刻警醒起来,我是大法弟子,不是我的,给也不能要,我把钱捡起来,走到老板面前,这钱是谁掉的?老板接过钱,这时,失主也来了,老板说:是这位法轮功人送来的。我说:是我们师父告诉我们不要占别人的便宜,并给他们讲大法的真相,他们听了都很高兴。这样的事遇到多次,我丈夫在我的感染下,也知道不失不得的理。一次,我和丈夫去买苞米种,老板多找了四十多元钱,丈夫说:把钱还给人家。我听了真高兴,丈夫的身体越来越好了,我知道他在大法中受益了。

大法给予世人的美好,说也说不完,虽然我做的还很不够,但是师父给了我无限,我多想世上的人能多多的接受大法的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