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中悟道 生命在大法中更新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六日】我是亿万法轮大法弟子中的一员。在正法的洪流中,我被涤荡着、清洗着,有着溶于法中的美好、喜悦,也有过阴霾下的迷失和耻辱。在正反两面的表现中,暴露了自己作为旧宇宙生命的为我为私的孽根。没有师父和大法,我走不到今天,更不可能有未来。

回顾十三年的修炼历程,百感交集。我深知自己修的与法对我的要求差距很大。只想通过总结和交流找到差距和不足,走好以后的路。同时也证实大法、解体邪恶、圆容整体。

一、喜得大法心清体健

身体的病痛、亲人的相继亡故及对各种人生问题的思考,使我萌生了修炼的念头,就去拜和尚为师,成了佛教居士。只是有了法名、拜了师父,却不知如何修,也没感到什么变化,正苦于找不到回升的路。这时一个朋友送给我一本《转法轮》

法轮大法打开了我许多心结,解答了我在人生中、气功中和宗教及修炼中的许多问题。我认识到这不是一般的气功,在不断的学法和炼功中,那得法明理后的喜悦和无病一身轻的感受,使我意识到大法对我生命的意义。我曾经羡慕过那些能亲聆释迦牟尼讲法的佛门弟子,不敢相信自己也有幸赶上佛住世讲法的时代。师父与弥勒的关系曾是我一个较大的疑惑,直到师父一九九六年的《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解开了我最后一个迷团。

学法初期,我也算的上精進,业余时间多用在学法上,对电视、小说和常人的一些娱乐活动不再感兴趣。每天去炼功点,风雨无阻。炼静功时腿再痛,音乐不停也不把腿搬下来。名、利、情的放淡使我心态平和、安乐;工作中提职、分房子都无求而得;同事关系、家庭关系都和睦了;也再不是保健科的常客和药篓子了;净化身体时的反应也只是一次较剧烈的腹痛、腹泻,一晚上就过去了。个人修炼中真是没吃什么苦,所以当听到师父讲:“我把我的能力注入到这部大法中,你只要学你就在改变,你只要学你就在提高,你只要学到底你就能圆满。”(《美国东部法会讲法》)时,我感到这样修下去太容易了,真是越炼越舒服,这样能成佛真是不可思议。当然,现在我才知道学法修心到底真不容易。

二、邪悟叛道 师父慈悲唤我回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面对那铺天盖地的打压态势,我开始真不敢相信这么好的法会不让学,感到政府如临大敌般的把大批進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用公交车拉来拉去的很好笑。甚至还戏谑的跟被拉走的同修说话。当听到电话的那端同修沉痛的声音:“你知道吗?他们(指警察)象对待敌人一样对我们。”我就笑不出来了。先是感到很震惊,继而热血沸腾,尤其熟悉的同修被抓,使我上班也不安心了,递交了辞职信,随时准备走出去证实大法,并总期待着全体大法弟子一起出去的轰轰烈烈的正法场面。希望自己能作为其中的一员去充实壮大,其实内心深处还是有怕自己落下了,失去了圆满的机会。就这为私的一念导致了我在魔窟里接受了邪悟的歪理,还被邪恶利用做了许多破坏大法的事,给自己的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

方向一错,真是越走离道越远,以至回到正常环境后近一年的时间,才在师父慈悲安排下,同修多次找到我,送给我经文,在我屡次拒绝、甚至扬言要报警的情况下,仍没放弃我,又安排外地同修给我送来了新经文。师尊一定知道虽然我表面上拒绝,但内心是渴望得法的,只是怕心和对面子的执着阻碍了我接受新经文。在法面前,那邪悟的东西是那样荒诞不经、不堪一击。我再也找不到借口了,终于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

沉痛的教训使我认识到,离开了法就象断了线的风筝失去了根,就会随风飘荡,最终必然是坠落。那些自以为在法上的邪悟,是荒谬和自欺欺人的,是在掩盖自己的执着和怕心,所以人一定要诚实的面对自己的内心。更主要的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助师正法和救度众生是来时的大愿和大法赋予的历史使命。这种执着个人的圆满是为私为我,是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的旧宇宙生命败坏的根源。强烈的执着使我走向反面,成了旧势力要毁灭的对象。要不是师父的洪大慈悲和同修的无私帮助,我及与我有关的众生面临的将是多么可怕的结果啊!在此,感谢师尊和无私无畏唤我回头的同修。

三、人心重再陷魔窟 历魔难正念闯关

当我意识到自己犯了破坏大法和毒害众生的大罪时,那种痛苦和内疚难以言表,更无法面对。想到魔窟里还有那么多同修被欺骗而邪悟,我就把师父有关的讲法记下来,想有机会背给他们听。我没有重视静心学法和发正念,因不断听到一些来自邪悟者的关于邪恶要绑架我的信息,我就产生了怕心,并做了再入魔窟的准备,由此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被邪恶钻了空子,导致再次被绑架。

虽然在被绑架初期我还能不配合邪恶,并劝了十几个人退出中共的党团队,也学法炼功,切实感受到了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世人的觉醒和环境的宽松。有些曾经打骂过大法弟子的警察也改变了态度,给自己留后路了。可是到了邪恶比较集中的地方就正念不足,面对邪恶的疯狂迫害产生了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从而在两年多的时间里,经受了不让睡觉、罚坐硬板凳、不让上厕所、打骂和侮辱等。长期处于魔难中不能正念对待,而只是用人的方式抗争或消极承受,在被迫害的精神恍惚和身体极度虚弱时又产生过放弃肉身的念头。对于邪恶的伪善加谎言欺骗及体罚和暴力交替的整人手段,我不能站在法上正念对待,而是用人的方式应付。面对侮辱和虐待,经常心血冲头,心生怨恨,把其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有时甚至消极承受,认为这是对自己曾对大法犯罪的报应,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

尽管邪恶在对我的侮辱和体罚中也不断的叫着让我“向内找”,可几年的时间,并未能使我放下争斗和怨恨心及生出正念来。由此可见旧势力的这所谓的迫害性检验,并不能使修炼者达到标准,相反却毒害了无数众生,使很多众生对大法犯了罪。而当我把师父的讲法背给那些邪悟者,他们已不再相信我,连明慧网的报道也怀疑。有的还对我打骂和侮辱,行起恶来有时比那些普犯和恶警还狠和无所顾忌。这使我看到了一旦背离了法,就会越走越远,做出醒悟后连自己都难以面对的事情。我背的那几句经文又如何改变的了他们?虽然自己吃了很多苦,但也未能救了他们。如果在外边,几年的时间可使多少众生得救?不在法上,仅凭人的义气在魔窟救人是很难做到的。

看了《九评共产党》,真象有了照妖镜,不管邪恶如何变换嘴脸,我都能看穿那些把戏。那些被邪灵控制的人,对我洗脑迫害的表现和《九评》中所述的邪灵特征完全相同。正邪的表现也更加分明。它们用尽了招术也未能让我写下那些所谓的转化书。它们没达到目地,又怕其恶行被曝光,于是又恐吓我如出去曝光它们,会再被绑架。真象师父在《精進要旨二》〈理性〉一文中所说的“目前它们迫害学员与大法,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将它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度世人,除尽邪恶的同时圆满自己、强大法在世间的体现”,怕恶行曝光,尤其怕熟人知道自己的丑行,这大概是他们到后来看暴行没用而停止行恶的原因吧!明慧网的揭露邪恶,的确起到了抑制邪恶、减少迫害的作用。

尽管它们曾恐吓我不放弃信仰会被长期关押,但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我还是回家了。

在魔窟里,因为通过学法破除了邪悟的歪理,通过看《九评》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使我破除了邪恶的谎言。又由于师父的慈悲呵护,使我从长期被剥夺睡眠、灌食迫害、身体的伤痛和其它人身迫害中走过来了。我知道由于自己在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方面法理不清,被邪恶钻了空子,长期处于魔难中。我知道师父为我承受了很多,否则凭人的力量是很难走过来的。尽管我看不到师父,但却能感到师父的慈悲呵护。当我实在不悟时,梦中会有点化,使我在极度封闭和孤立的情况下,感到师尊就在我身边。我看到甚至那些邪悟者,师父也通过各种方式点悟,有的已很明显了,可是由于其基点站错了,不是邪悟就是回避和掩盖。错过了一次次机会。而我对他们也不能用正念对待,经常与之陷入激烈的辩论中,不仅未能说服他们,反而激发了其人性中恶的一面。未能唤醒他们是我的遗憾,希望他们能从新回到大法中。

四、学好法添正念、精進不怠

回家后由于学法不入心,正念不足,又陷入亲情中。人情和怕心又阻止我很长时间找借口不曝光邪恶的迫害。由于我个人修炼走的不稳,屡遭迫害,以致失去工作和家庭破裂,亲友因此怨恨大法,造成了在亲友中讲真相的难度。我自己也对亲人因我而承受的压力和痛苦用人心对待,用人的方式弥补,结果陷于家庭琐事,三件事都做不好。心里很着急,想突破又感到无能为力。是师尊看到了我不甘消沉的心,使我有机会见到同修,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一步步从新走出心的牢狱,汇入了正法洪流中。从同修的交流稿中,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知道自己没修好,不但使该救的众生没得救,还拖了正法的后腿。

为了帮助我尽快提高,同修和我一起学法、让我看《每日明慧》文章,促進我做救人的事。我也在利用各种机会讲真相,感到还有很多人不知道真相,还有很多生命等待得救。现在亲友们明真相三退的也越来越多,环境也越来越宽松。我知道还需要突破,要去掉对环境和同修的依赖心,加大救度的力度,走出自己的路。

看到连续发表的师尊讲法,我感到救人的急迫。可我至今还不能完全突破思想业和睡魔的干扰,对发正念重视不起来,由于感受不到也看不到自己正念的力量,发正念也成了走形式,不能集中精力,出现了手倒和杂念不断的现象。我一直有突破的愿望,可行动上还是懈怠。

记录下这些,也是感谢师父和大法的慈悲苦度,感谢那些在我修炼的不同时期给我鼓励、伴我同行、唤我回头和无私帮助过我的同修们。我忘不了迫害刚开始,在那铺天盖地的邪恶压力下,我刚从派出所回家,被家人限制,心情极度压抑时,顶着压力突破障碍把师父的新经文送到我家门口的同修(她至今仍被关在监狱里);忘不了明知道我邪悟后和公安及“六一零”有联系,还冒着被我诬告的危险,找到我并送师父经文给我的同修;忘不了在黑窝里冒着被发现后加重迫害的危险,送给我的一篇经文、一卷手纸、一块糖、一个关切的眼神、一个笑脸、一句在为减轻我的被打的呼吁和关切的问候,以及一句提醒我写举报信并替我冒险投递的承诺。要知道,当时我被几个“包夹”看着,不让任何人和我接触,除非他们认为转化“到位”。这些人有的虽被所谓的转化,但我知道他们并不想离开法,只是一时被谎言迷惑了。希望我的正念能加持他们,希望他们早已回到大法修炼中;更感谢目前携我同行的同修。邪恶的迫害和间隔曾一度破坏了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使我们的修炼提高受到阻碍。我的实践证明,大法弟子的集体环境确实是我们个人提高和做好三件事的保障。作为大法中的一个粒子,只有向内找,提高上来,无条件的圆容整体,才能更新自己、不辱使命,才是师尊所要的。

感谢明慧同修,给我提供交流的机会,法理不清和暴露的执着,望同修慈悲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