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难中信师信法的信念不能动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从明慧网上经常看到“三件事”没少做的老年同修,在魔难中被家里人送进医院,就有去无回,让邪恶给拖走了。我看了无限感慨,今年,我也遭此魔难,但我走回来了,我想将这情况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切磋,如有不在法上,请同修慈悲指正。

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所说:“很多事情旧势力就是这样安排的。当然安排这件事的时候学员本身并不一定知道它是旧势力,那时候师父还没有提出它是旧势力。他就这样听任安排了、就这样约订下了。那时有些就以为是应该这样做哪,就签订了一些什么东西,到那个时候这就是它们迫害的把柄。”

我也算老弟子了,在九五年的七月十日,喜请到《转法轮》宝书,九六年的春夏之交,正式走入大法修炼。在修炼的路上,特别是七二零遭邪党迫害,也有磕磕绊绊,但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也一直在大法的行列中。但我老感觉历史上在我随师下走到人世间的过程中,很可能与旧势力有什么约定、签过什么约,留给它们什么把柄了,为此屡遭旧势力以病业形式的迫害。

二零一零年我已八十岁了,在法上我也知道我的元神很年轻,但已入耄耋之年的常人观念,时时在脑海中盘旋。那么,旧势力就认为既然你自己认为老了,就该走了。为此又遭旧势力以病业状态的迫害,五月一整个月的时间咳嗽不止,我没当它一回事;一个月后不咳了,六月十七日我从学法小组回家,当晚突然腰痛不已,剧烈的疼痛使我忍受已到了极限,随之而来的严重便秘,尿路不畅,食欲顿减,以至于只能喝一些流质,人也日渐消瘦,体重从七十多公斤降至六十公斤……。在这期间,两次清晨做梦,一次是一个矮小的邪恶要我从楼上的窗口跳下,还有一次到了太平间,有个声音告诉我“还有空位等你”。邪恶这次欲置我于死地,昭然若揭了,但我给予彻底的否定,“你们没有资格命令我,我不属于低神管的。”就这样,邪恶在梦中欲置我于死地,欲害未成。

由于我信师信法不够,被家中常人送进医院,事后方知医院诊断我患有癌症,并已扩散至全身。老伴子女无比悲痛,一直隐瞒于我。有一次无意中流露出我患有癌症之说,我才恍然明白家里的人为什么如此执著要我住院治疗。我也直言相告:我是大法弟子,不可能患此绝症,这是邪恶造成的一种假相。至此我心里越来越想要回家,医院不是我呆的地方。回家后一切安好,很快参加学法小组学法和做好三件事。

但回顾一下,我怎样否定邪恶迫害,在师父的呵护下,不给邪恶拖走呢?我在住院期间,我知道我已沦为常人了,但我又不承认我就此就是个常人了。我记住师父在《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无论什么情况下你也不能动摇对大法的根本信念,因为这时你即使想不通或者哪件事情没做好、没过去大关,甚至会失去人体离世,也会照样圆满,(鼓掌)因为师父不承认这场迫害,是这场迫害给你造成的,所以千万要注意。你那个时候要突然间转向、一下变不好了,那你所有的一切可能就完了。”

那时我身在医院,但我很清醒的对信师信法根本不动摇。其次,时刻认为我还是大法弟子,不能就此降为常人,我是《转法轮》宝书随身带,每日要读《转法轮》、MP4经常听、听师父的讲法,还要打打坐、发正念、始终不忘自己是个大法弟子。再有自己知道我不能给邪恶拖走,正如师父在《曼哈顿法会讲法》中说的:“那么少一个人就少了很大的力量,多一个人就多了很大的力量,所以我不希望丢掉任何一个人,也不想失去、再过早的叫他们走。”我不能给邪恶拖走,我的誓愿尚未完成,属于我的世界范畴里的许多众生还未得救,更何况如师父的教诲“多一个人就多了很大的力量”。就这样我在师父的救度下,邪恶欲置我于死地的计划,只能是无可奈何的失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