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信师信法 突破病业干扰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八日】我是九八年初开始修炼大法的,在修炼的路上走的是跟头把式,虽然感觉也在逐渐悟到法理的内涵,层次在突破,渐渐成熟,但是由于某些方面法理不清,长期人心不去,观念太强,结果造成被邪恶钻空子,身体出现严重的病业状态。今天写出来,供同修借鉴。

一、经过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三日早上,炼第三套功法时,右手冲灌时感觉发沉,不听使唤,同时右腿有麻木的感觉,立刻发正念,清除干扰,请师父加持,大约半个小时,恢复正常。接着炼第五套功法,刚炼十分钟,再次出现那种状态,就又发正念,这时右手指无法伸直,我发出强大正念,默记师父的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邪恶就不让我手指直立起来,决不承认,就不听你邪恶的,这样大约过了四十分钟,又战胜了邪恶。

起床后,我的心态不稳,要求丈夫今天不要上班了,怕自己过后严重,真是“好坏出自人的一念”,修炼人不求师父,求常人,那干扰就真的来了。丈夫说,上医院检查、输液,等到晚上还要严重,炼功炼出病来了等等,甚至把大夫找到家里,说要早检查,别拖了最好的治疗期。

我根本不配合他们,其实这时手发正念还能立起来,但一直在炕上,(早上起床后,我还能下地、洗漱,上炕之前,腿有些不灵活),这之中发生另一事情,使我发正念越来越弱,受到干扰很大,最后手脚都不会动了。

事情是我把死去的公公的照片让同修代烧了,丈夫看到照片没了,就疯了一般到处找,我说烧了,他不信,疯了一般把大法书等全部拿走,并说不把照片拿回来,就不给我大法书。同修来和我学法,他都给撵了出去。有一个同修正念强,趁他不在时進了屋,其他同修也跟着進来了,听说这种情况,就用自行车把我推到了一个同修家中。

二、原因

出现这么大的身体迫害,一定有漏,我出事的几个原因,其一对丈夫情太重,同时夫妻之间的欲望之心长期不能突破。丈夫七二零前也炼过功,由于执著心放不下,放弃修炼,每次我遭迫害时,他都同邪恶站在一边,除了打,就是骂,阻止我修炼,烧大法书,毁师尊的法像,不让同修来我家等等。使我既恨他,又怕他,不敢当他面讲真相,发资料、和同修切磋都不敢让他知道。法理上不清,总是想不明白,他七二零前炼过功,应该知道大法好,怎么总攻击大法呢?总想让他回来,由于我的情不去,心性提高不上来,使他一次次对大法犯罪。

其二,修炼十年,夫妻的欲望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总觉的自己把这颗心放淡了,所以他每次要求此事时,过后就发生争执,然后产生矛盾,而每一次都气的了不得,甚至产生了离婚或者什么手法让他不起作用,都是用人心对待此问题,甚至产生很大的怕心,比如有一段时间,没有此事了,心里就想十几天或几十天,可别……结果自己怕心求来了结果,后来到了你不同意就進行强暴,这次病业前三天就这样,总共二次,当时气的我都骂他了。

其三,学法流于形式,修炼不扎实。有时学法只流于表面,有时悟到法理,没去在实践中实修,有些法理好象明白了,其实是用法对照别人明白的,而不是在实修中真正向内找,从而使本质上发生变化,多数是把法当理论知识在学,一遍遍的念,没有真正运用,特别是遇到问题时,走的还是人的思维,就想前边在困境中,那一刻,一思一念信师程度不够,所以才求常人。

其四,安逸心,身体受迫害前两个月,双盘到不了一个小时,只能三四十分钟这个范围,而且还躺下睡一会儿,再起来发六点钟正念,不愿去参加集体学法,二天去,三天不去,讲真相也不主动。

以上这些不好的心及状态,是我认为比较突出的,其实还有争斗心、显示心、妒忌心、不平衡的心……

三、突破

(一)整体:从迫害那一天起,四十天之内,同修一直陪伴我学法、炼功、切磋、鼓励,有的同修在四十里外,听说后,隔一天或两天就来一次,处处体现同修慈悲、无私。

前八天,每天上午,两个同修,下午数十个同修,晚上和下午同,与我一起学法,发正念,晚上一名到二名同修陪我住宿。两天后,丈夫找到同修家,几乎天天来,说三道四,让我回家输液,不让同修收留我,说耽误了病情谁负责等等,但是我们大家都没动心,并且一起切磋,识破他被邪恶指使的伎俩,坚决抵制,因为那时大家都坚持信师信法,整体破除邪恶,邪恶就想间隔我与同修,以加重迫害我。

后来他再要求我回家,我就提两个条件,一是把大法书还我,二是同修去我家一起学,不答应,就别再来。表面上,儿子也从外地赶来协调此事,实质上是在大家配合下,邪恶解体了。回家后,同修们照常下午、晚上和我一齐学法,发正念,一名同修和我住宿。

(二)个人:从身体迫害开始,我就坚持不是病,但有些法理不是很清,后来学习师父《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明白法理后,我更坚信了我不是病,坚持学法,背法,背《洪吟》,越学越明白,心越坚定,正念越强,同时身体一天比一天好。

炼功一天也没耽误。前三天右肢不会动,用左肢炼,站不起来,坐着炼,第四天,下决心站起来,靠墙炼,第五天后慢慢离开墙,尽最大努力把动作炼到标准,抱轮时,胳膊上就象有多少斤石头坠着,特别是头顶抱轮,刚开始得拿下来休息一会儿,一点儿坚持,后来多累我也坚持炼完。

发正念前两天用左手,后来我想不对劲,这不是承认邪恶安排了吗?改用右手,手抬不起来,眼睛盯着,尽量不让手倒下,就不听你邪恶的,好长一段时间,发十分钟正念,手哆嗦十分钟,后来一点点正常了。出去贴真相,刚开始三天同修搀扶着,到第四天,我就自己走了,一段时间之内,天天晚上出去。现在我身体基本恢复正常了。

找到了自己根子上的问题,知道我现在身体是师父给的,是来证实大法的,是来修炼的,不是来过常人生活的,也彻底突破了夫妻这一关,他再也干扰不了我了。千言万语无法表达弟子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激之情,只在以后的做三件事中,更加精進,直到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