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找回昔日的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五日】我是曾被邪党转化、二零零八年又回到修炼中的大法学员,而且是在邪悟期间当过帮教的,帮助邪党转化过不少的大法弟子,造了天大的业。当时在邪悟中还误认为做转化工作不是给邪党干的,是做好事。当时自己被抓时心想:就是被枪毙也不能转化。可是真正到了洗脑班后就不是那回事了。因为来给我做洗脑的都是昔日的学员,而且都是当时的“精英”,其中有的跟过师父的班,也有的从劳教所回来后自愿来做帮教的。他们讲起话来头头是道,口才文才还挺好。我学法不深,就错误的认为他们是为自己好。

同修们,我文化低,从来不会写什么文章。这次是因为协调人说:我市还有不少被转化邪悟的昔日同修没回来,想组织几个同修去做做工作,尽量的挽救。我们在交流切磋中,我谈了点认识,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因为在当时洗脑班上,每个人的认识与状态不同,执著心各异,从洗脑班回家后的环境也不一样,可是都有一些共同点。

在具体做工作时,我们首先要了解每个人现在的思想状况。他们没有学懂大法,也放不下自我,导致自私和不理智的状态,被邪恶钻空子。比如他们至今还声称“被转化的比不转化的修的层次高、这样修就能圆满”等自欺欺人的话。甚至有的说:他们已经圆满了,达到罗汉、菩萨境界了,从此不用再学法炼功了。就是他们所谓的学法也是他们自己乱编的一套东西,多数是篡改师父的讲法;炼功也不是大法的五套功法了。他们自说被抓的那一天就是个人修炼的结束,转化是所谓的升华,等等胡言乱语。

再说当时進洗脑班时,也都认为自己有执著心造成的,然而等到洗脑后的认识就变了,甚至不承认有什么执著心了。但是,从此他又产生了思想矛盾,也时常问自己,这样修对吗?能圆满吗?随即怕心也起来了,每天在慢慢的增长,但又不承认是怕心,到了最后怕的不敢再提法轮功的事了,甚至有的走向别的东西。

在做洗脑中,他们邪悟的理由一大堆,讲的头头是道。可是事后他还是想问问自己,谁说的对呀?谁做的对呀?大法弟子和他们接触一段时间后,他们虽然表面上装作不动,其实有的心已经开始动了。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要多次反复的跟他交流。可是这时也会出现一种情况,他不想理你了。为什么呢?因为你说了他不爱听的话,给了他不承认的东西,如《九评》、真相材料、“三退”等,他认为这是在搞政治。就是师父的新经文,他们也自欺欺人的说是假的。有的甚至不承认师父,他说他那一帮、那一伙的所谓头头才是世上的师父。据说有个邪悟头头,下系全国有三千余人,定期网上传递信息和材料,电话、网上控制,有时也去面见,搞的非常严密。他们邪悟的资料一大堆,我就处理掉了上千元的东西。为什么洗脑后他的思想那么顽固、很难归正呢?就是他又有了新的执著,认为他们那样做,中共不管,家庭不干扰,不用怕,却从根本上忘记了大法是什么、大法修炼是什么、为什么要修炼。

在与他们交流时,他们最恼说他有怕心。法理多给他讲一些,先叫他看看师父在“七二零”以前的讲法,再逐渐看“七二零”以后的讲法。如果先叫他看师父后期的讲法,他会抵触,说是假的。最好先叫他看看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录像,亲眼看到师父讲法,可以消除一些疑虑,打开他的心结,流露出真正的他。这时思想可能有所改变。他要想看明慧网上的材料,教他炼炼功,状态好多了,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又回到大法中来的。

我是一九九七年冬得法的,得法前身体多病,为了治病走進大法中来了。后来随着学法炼功,心性的提高,才认识到大法是度人的,修大法可圆满。零二年被转化邪悟后,弯路走过了六年半,但是在那期间,我还是说大法是好的。平常在卖菜时,有的便宜的少要点钱,我就说炼法轮功的,是做好人的。时至零八年秋在师父的慈悲和协调人的帮助下,我才真正的回到大法中。正法已進入到最后的尾声,要多学法,精進实修,以弥补以前给大法和自己修炼所造成的不应有的损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