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找回昔日同修中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七日】因为受一个遭迫害同修的牵连,我身处险境,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通过学法,向内找,我终于从魔难中走过来。后来,听说这位同修回来了,但已经被所谓的“转化”。因她当初把我说出来,才导致我有了那场魔难,恶警还在找我,我还见不见她?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想到大法弟子是个整体,她也曾是其中的一个粒子,师父要我们找回昔日同修,我应放下自我,突破怕心障碍,要用大法的法理与智慧去唤醒她,帮她破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从新走回修炼。想到此,我约好几个同修一起去同她交流。见到我,她非常惭愧的说:“我又一次说了你,还亲自领警察去你家,你没事啊?!”我说没事。说是说,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她太可怜,对自己太不负责。想到在这之前同她学法、交流时,她还说她是新生,可这才多长时间就又“转化”了,我的心真的很痛。交流中,我的人心不知不觉上来了,连珠炮似的数落起来:“你第一次领邪恶到我家绑架我,我差点失去生命,我对你没怨没恨,也没动心,我同你一起学法、交流,我向内找都怨我,是我没做好。你都看见了。可这次你又牵扯的我受迫害,使我有家不能回……”。我的怨恨心、情也上来了。想到我家孩子这些年在迫害中很可怜,迫害中失去了爸爸,这回妈妈又不能回家。对同修的气、对孩子的情一股脑的暴发出来。自己昏乱怎能唤醒同修交流结果可想而知。

回去后,我反复读着师尊的讲法:“在这场迫害当中走向反面的,甚至于做了很不好的事的,我告诉大家,师父也不想丢下他们。”(《北美巡回讲法》)“大家不要把自己的同修往出推。他是你们的同修,尽量的要能够使他们感受到大法弟子互相之间环境中的温暖。”(《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我哭了。通过她的被迫害,我的这些不善和人心都返出来了。在同修痛苦时没能帮她减轻痛苦,反而还告诉同修自己有多难,这不让她有压力了吗?师尊不想落下她,我为什么表面想帮同修,可心里还嫌弃同修?旧势力想把她拉下去,而我们对同修的嫌弃不正是帮邪恶的忙吗?

我要真正放下自我,去掉怨恨心、情及怕心。我再一次到她家同她交流,進一步查找我们被迫害的根在哪,通过向内找,我明白了为什么同修一次又一次说出我,就是我有那不好的物质,怨恨心、自尊心、爱面子的心,还有怕别人说的心,怕心以及缺乏慈悲心等,还有没放下的亲情,魔难来了不向内找,还向外推,没有找找自己为什么被干扰,是哪些人心招来的,还在固守旧宇宙最低层生命的东西不放,这哪是真修呀!我对自己的行为深感后悔和自责,我要把这些不好的物质修掉。

切磋中她也找到了自己很多人心,亲情、利益之心等。我们都悟到以后要多学法,时刻把住一思一念,时刻用法归正自己,遇事找自己。最重要的一点是必须把旧势力钻的那个漏、那个执着心一个个找出来,修去它,魔难定会自灭。

现在我认识到,修炼中遇到的一切真的都是好事,用正念看问题,就会找到自己的执著与漏洞,从而修掉它,提高上来。如果用人心看,就会放大执著,加重魔难。我切身体悟到学法的重要,修炼的严肃,同时也看到正法形势的推進,救人的紧迫。我一定不辜负师父的希望,众生的期盼,迎头赶上正法進程,在师父安排的路上走正走好。让我们共同找回昔日的同修,并在找回昔日同修中修好自己。

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