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同修的声援 监狱不敢再迫害我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八日】二零零四年,我还在中国大陆时,由于自己的执着心太多,被邪恶钻了空子,遭中共当局非法判刑四年。我被投到一个不太大的监狱里,里面前后被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共有十几人。我们很注重向狱警和周围犯人讲真相,尽可能不让狱警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犯罪。

在我被非法关押一年半的时候,我脱掉了囚服,不参加一切犯人的活动。不服从、不配合狱警的任何指使和命令。监狱的副监狱长来找我问:为什么不穿囚服?我说:因为我没有罪。我又给他讲了许多真相,告诉他不要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犯罪,给自己的生命留下美好的未来。最后他说:对我不進行酷刑折磨、不打压。

在此之前有一个同修被监狱虐待死了,我在第一时间,把此事和一些细节辗转发到明慧网上。当时对监狱的震慑很大,所以这次监狱对我的态度是不实施酷刑虐待。后来又有五、六个同修也脱掉了囚服,我们形成了一个整体。就这样半年过去了,我们没有被酷刑折磨,可是监狱的中共组织却正在酝酿,对不穿囚服的大法弟子的迫害计划。

此时我放松了自己,有一天我偏离了法。马上在第二天,一个酒气熏天的狱警,看到我就是一顿毒打。监狱中共邪党组织就借此机会逼我穿囚服、逼我转化。他们认为我是所谓的带头的,只要我不行了其他人都会随着。监狱里的环境一下子变得极其邪恶。我以绝食抗暴,恶警就把我绑到死人床上野蛮灌食,同时使出各种下三烂的迫害手段。

就在这时外面的同修知道了我被迫害的情况,并发到明慧网上,还附带许多监狱的电话、人员等等一些情况。与此同时来自国内、国外的声援电话、短信、信件覆盖了整个监狱。当地的同修又把我被迫害的情况做成小册子,在参与迫害的恶警家附近发。邪恶最怕自己干的恶事被曝光,一时间给监狱造成很大压力,震慑着恶人,解体着邪恶,使还有良知的狱警不愿参与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由于外面同修对我的声援,在我被绑死人床二十多天后,监狱停止了对我的酷刑虐待,我依然如从前一样不穿囚服,不配合狱警的指使和命令。其他同修也用各自的办法揭露着监狱的迫害,不时狱警还会收到真相信件、电话、短信等。

就这样又过了两年多,直到我从监狱里出来都没有被恶警的酷刑虐待。这一切都是同修的声援,和对邪恶的揭露,还有大法的无边法力作为保障。

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