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掉根本执著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一日】常人中,我在文学音乐及美学领域很有造诣,也常博览宗教典籍,对生命的价值取向及人生终极意义的追求也颇有感悟。渐渐的形成了自己的世界观与审美标准——追求人生真谛、恪守做人道理,把其视作真理用心灵去守护。

曾阅读很多名人传记,对于古今中外一些文学家、音乐家、画家的高贵品质及其作品中展现的完美人生境界很是向往,追求高尚唯美的贵族精神、拒绝丑陋。在物欲横流、人心不古的世间,我这个心灵依然在童话世界里流连忘返的人,亦如异类。在备受精神之苦、茫然绝望之际,觉的大法“符合自己做人的道理”(《走向圆满》)能满足自己悲观避世的心态、能实现人与人之间相互仁爱不受伤害的人生理想,便走入大法修炼中来。这种根本的执著是我最固守最不易察觉的,也是旧势力在我正法修炼途中以“个人修炼提高为第一性”以此加大魔难“过关”和“破坏性的检验大法”(《预言参考》)的根本借口。我在极为痛苦的突围中时时濒临绝境,它就象系在岸上的绳缆,使我难于启航。

在人中我是个极认真的按原则做人的人。儿时,我与小伙伴玩儿时,对她们每每违背了游戏规则总是狡辩不下场儿感到不可思议,而我只要犯规了,哪怕对方不知道,我也主动下来;玩扑克从不偷看别人的牌,也没有防人看自己牌的意识,害得本家一再提醒“看你牌了”,我却认为不遵守规则即使赢了也未真赢,是骗自己;长大后恪守好人原则,宁可吃亏饱受伤害也决不偷奸取巧,决不害人;做事整洁规范认真、尊重他人、同情弱者;对于说谎、妒嫉、奸猾诡诈之人极为厌恶;是非好坏、善恶美丑、爱恨情仇、客观公正分明,更有为真理舍生取义的文人义士之侠骨。按这种标准做人可谓人中的好人。

可是这种品性带到修炼中来,便产生出“大法弟子应比常人中的好人还要好”和“大法弟子必须恪守大法法理和原则”的观念。这种观念滞留于人的情中,貌似正确,实质含有极端和以恶治恶的为私为我的因素,又不易察觉。当学员修炼过程中未修去的自私、妒嫉等等人心在大法工作中“伤害”到“我”时,便触及了我的根本利益——做人之本的观念。气恨、委屈、不平,觉得这个高尚群体中怎么还有这种“坏人”呢?做人底线咋这么低呢?这种观念使我与学员“矛盾”重重难于配合,以至受“伤害”后委屈怨恨之下远离整体,修炼之初的根本基础与利益发生动摇,修炼面临极为尖锐的抉择:坚持还是放弃?

昨天发生的事又使我气恨不平:我与一学员一年来集体学法,可她总是不守时或是干脆不来,我长期没有集体学法环境,心里很急很苦,出于对她的尊重,我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几次,她依然如故。前天与其分手时我对她强调多次,一再叮嘱:明天上午一定去。她也满口答应。可是我等了一上午人也未到,而且还有一急需她核实的材料。我开始急躁、愤愤不平、气恨的不行。我开始找自己,是我的什么私心使我不平:一,她长期不来使我不能走师父安排的集体学法之路,一个人学法影响质量,影响了我尽快提高的利益;二,一再叮嘱她她毫不在意,也就是没拿我当回事儿,伤了我的自尊;三,等待中消耗了我宝贵的时间;四,触及了我做事规范的观念。找到这些后内心平复了许多。下午她来了,一看到她火就上来了:“你终于来了?!”,我说上午边生你的气边找自己的心,还未说完,她却霸气十足的说:让你气,就得这么制你!我更气的不行:这人自己错了还理直气壮,怎么不讲道理呢?!

晚上看学员文章《读〈解体纠缠与恨〉有感》,感触颇深,半夜发正念时便加强解体怨恨心,同时找自己怨恨心为什么长期以来怎么修也修不掉?我突然意识到,那些中外文学艺术家及其典籍,可谓人中高士与上品,境界却是在人的情中,我在文艺作品中接受和追求的也是人的道理,这种理念在宇宙中是极低的。而法轮大法之法理洪贯穹宇、浩瀚无边,在与同修助师正法工作的配合中,我却一直以这种“人”的观念衡量身边发生的一切,它符合人的理儿,却不符合大法对大法弟子在不同层次的更高要求。即使我做的事是对的,基点却在人这儿,制约着自己、障碍着别人。这就是为什么同修也认为我说的做的都对,却在内心里不能认可我的原因;也是我认为自己是对的为何总是备受伤害而委屈不平的根本所在。一味的恪守人的理,极端看问题,甚至我的观念被触及时以恶制恶,基点是为私的,是不想失去高尚群体中不受伤害的根本利益,不能像神一样慈悲圆容的看待世间相生相克之理。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和《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神是慈悲的,有着最大的宽容,是真的为生命负责,而不注重人的一时一行,因为神是从本质上使一个生命觉悟,从本质上启迪一个生命的佛性。” “所以作为一个生命来讲,能够在做事中考虑别人和所表现出来宽容,是因为基点就是为他的。”

我发正念解体那个障碍我多年的“恪守做人道理”的观念,无条件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我内心平静无波,却不知为什么泪如泉涌,不得不腾出手来一遍遍的擦拭泪水,浑身发热、汗湿衣衫、心境清朗而空明。此刻我真正的体悟到向内找的无边法力,体悟到同修间“矛盾”的苦心安排,是师父对弟子从人走向神的修炼负责、是对众生的洪大慈悲。

当天我入睡时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中我对未修炼的姐姐说:“姐,我已经决定放弃了。”我姐如释重负的说:“唉,你终于放弃修炼了。”我说:“不是放弃修炼,而是放弃观念。”话音刚落,我望见远处像原子弹爆炸一样,空中腾起很大很大的一团蘑菇云,弥漫了大半个天空,……。醒来,深知那个“追求人生真谛与恪守做人道理”的观念,那个根本的执著,在宇宙天体中、在师父正法的洪势中,原子弹爆炸般解体了;我空间场中根本执著衍生出的一系列的观念,它们都随同根本执著相继解体了。

自师父经文《走向圆满》发表至今已近十年,虽背的很熟,可对根本执著一直认识不清。在一次次的矛盾冲突中,似乎找到了一些根本执著,如今发现,那只是根本执著派生出的一些观念,今天才找到了它的根。

旧宇宙中的很多参与正法的生命,在今天的正法中似乎是在帮助师父正法,实质上是借助师父的正法,在拼死保留自己要保留的根本私利。大法修炼中我们抱着根本的执著不放也是如此。这正是旧宇宙自私的生命与因素之所以被正法淘汰的可悲之处与根本原因。根本执着与个人修炼真的是修炼途中的拦路虎啊,它使我们修炼的基点与目地不纯,即使做了很多大法工作、发了很多真相资料仍使我们偏离正道。

这个根本执著,早找到它才能早日解脱旧势力的束缚,才能走好走正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才能真正兑现我们来时的史前大愿——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粗浅认识,不足之处恳望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