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带给我们一家人的福益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五月接触到大法的。当时五一中专学校放假,我从省城回到家乡,发现家中有从姑姑家借来的《转法轮》和《法轮功(修订本)》两本书,一看是关于“气功”方面的书,便津津有味地读了起来。

我自小就特别爱读书,尤其对神传文化非常感兴趣,不论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影视剧中看到僧人、道士就感觉很亲切,冥冥之中总认为自己未来也要遁入空门,也会有师父教我修炼的。

当天晚上《转法轮》读到一半时,我便激动起来,对父母说:“呀,这世上真有佛啊。”并且对父母说,咱们要想修炼只能学这个功法,净土法门已经不能度人了。我们原来修净土法门,到寺院皈依了,不过也不知道怎么修,只知道求“佛”保佑平安发财。父母当时很吃惊,他们尚未看这两本宝书,问道:“为什么要改修呢?”我根据当时对书的理解向他们解释道:“现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这个老师度人,别的神都不管了,所以啊,我们要修这个功法。”那两天,我读完这两本宝书后,从书中找到了我对宇宙、人生、自然感到困惑问题的所有答案,那个激动兴奋劲儿就别提了。

假期结束,我回到学校,又跑到在省城居住的姐姐家向她强烈推荐这两本宝书,她看完后也是与我同样的感受,觉得书太好了。她曾思考:这法这么好,可是做起来太难了,到底学不学呢?经过两天认真思考,她终于决定:“学!”就这念头一出,她的小腹部位立刻有法轮旋转!真是太神奇了!

我姐夫家族中曾有个横死的长辈,灵魂无处去,就在我姐家。我姐只要是一个人在家,就经常感到影影绰绰有个人在家里晃,吓得她不敢一人在家。她学了大法后,师父给她清理了环境,家中再也没有那个亡魂存在了。

从那年秋天起,父母和我也都开始学大法了。在我家乡的小县城,父亲的“撒酒疯”是相当出名的。因为父亲有附体,跟了他几十年,那附体让他整日酗酒撒酒疯逼他“出马”,二十年来我家里几乎没有一日安宁。父亲在清醒时无数次想戒酒,怎奈附体的力量过于强大,想尽办法也不能戒酒摆脱掉附体。父亲学了大法后,苦尽甘来,师父帮他清理了附体,父亲也不再沾酒,家里终于过上了平静的日子。

母亲原来有半边身子麻、颈椎疼、头晕等毛病,学了大法后,这些毛病都不翼而飞,身体比年轻时还要好,每天都精力充沛,有着使不完的劲。

我在学法中师父给我开了天目,我曾无比清晰地看到过另外空间的奇美景色,还看到过太极图等。

学法前,我在人世间浑浑噩噩的混日子过,既不知如何做人,更不知做人的真正目地,在常人的大染缸中不知不觉地被污染着,道德也一日千里地向下滑着,自己还以为挺好的。通过学法,师父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洗净,教我们如何做个道德高尚的好人,生命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让我们返本归真。师父为我们做的事情有些是我们肉眼能看到的,还有更多的是我们肉眼看不到的。想到这些感激之情无以言表,今生今世幸遇师尊慈悲苦度,我们真是无比幸运的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