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二日】二零零八年是我人生改变的一年,因为这一年我和法轮大法接缘。

出生于中共军人家庭的我,从小被灌输的就是无神论的党文化,对于佛道神没有丝毫的概念。特别是文化大革命“破四旧”,佛道神都被共产党扫進了“历史的垃圾堆”。对于宗教信仰,只要谈及“佛”便认为是迷信,本能的排斥。

九十年代初,我对“星座”、《易经》算命的事颇有兴趣,总是和有相同兴趣的人探讨,谈论人从哪里来、又将向哪儿去的话题,总觉的人的一生是自己无法掌控的,冥冥之中象是早有神灵在安排着,只是这个冥冥之中的神灵是我们这双肉眼无法看见、触及的。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一位朋友带我到一位通晓《易经》的人家去玩,听说此人能掐会算,能预知生死。此人用我的生辰八字推算后说:“你该是个与佛有缘的人,你该去佛门皈依的,不过我不用劝你,到时你自己会去的。”

一晃就到了二零零七年,还是原来的那位朋友,把我带到了一位皈依佛门的居士家,那位居士对我说了许多皈依佛教的好处,说皈依了就有神佛保佑了诸如此类的话。我这个对佛教一点概念都没有的人,稀里糊涂的就跟着她去庙里皈依去了。我皈依的法师是小有名气的法师。见到法师先递了红包,然后去佛像前跪拜。当时的我怀着一颗虔诚敬仰的心,恭恭敬敬的磕了一百零八个头。之后法师带着一行来此皈依的人,照着皈依证上写好的词念了一遍,就算皈依了。迷茫的我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成了一名佛教居士。我在寺庙里选了一些个佛教中的小册子带回家来。从这些小册子里我知道了什么是“因果”,什么是“轮回”,什么是“天国”,什么是“地狱”。我经常和同事、朋友讲些“因果”小故事,告诉他们善恶有报,三尺头上有神灵。

在我的同事当中,有一位一九九七年就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每当她听着我给周围的同事讲佛教中的一些故事的时候,她就会以一种惋惜的眼神看着我。一天,她用叹息的语气对我说:“唉!以你的智慧和口才,你要是能够在大法中修炼,你能救下多少人啊!”我不解,她又说:“末法时期了,许多寺庙里已经没有佛了,现在真正能度人的只有法轮大法!你不妨了解一下。”

第二天,这位同事就给我带来了《转法轮》,我本能的怀着一颗敬畏的心把《转法轮》请回了家。但是,初读《转法轮》时,我的思想业对我的干扰很大。当读到“在国内外,真正往高层次上传功,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在做”时,觉的师父口气大,读不了几页就象是被什么间隔了似的读不下去。《转法轮》被我放上书架搁置了起来。

当时的我刚结束了一段原本不会有结果的感情,对这段感情我却用情甚深。因此,当感情结束时,受伤也同样的深。内心压抑的我得了一种在中医叫做“梅核气”的毛病,胸口总是有一颗类似话梅核般的硬物,吞不下,吐不出。医生告诉我,患此症者多因精神长期压抑、忧郁所致。这时我才知道自己已经是一个抑郁症的初级患者了。我想寻求一种能够使我真正解脱出来的方式,我需要一种全新的生活,而皈依佛教并没有让我超脱出来,就这样我带着一颗有求之心又一次拿起了《转法轮》。

出乎意料的是,这一回《转法轮》的每一个字都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中。“因为人有情在,生气是情,高兴是情,爱是情,恨也是情,喜欢做事是个情,不喜欢做事还是个情,看谁好谁不好,爱干 什么不爱干什么,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为情活着。那么作为一个炼功人,一个超常的人,就不能用这个理来衡量了,要突破这个东西。所以有很多从情中派生出的 执著心,我们就得把它看淡,最后完全放的下。”原本认为不可能放下的一切在读书的过程中我发觉竟然淡化了,我的身心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转法轮》神奇的法力让我震撼!我清理了家中从寺庙里拿来的所有和佛教有关的书和光碟,包括我的皈依证,并迫不及待的找到了那位修炼法轮功的同事,我对她说:“我决定要修大法了,请你教我炼功。”同事对我说:“修炼要不二法门,你以前修的东西你要处理好。”我笑着对她说:“我明白,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了:‘我们讲修炼要专一,你不管怎么去修,都不能够掺杂進去其它的东西乱修。’‘你如果脚踩两只船,又修这个,又修那个,什么也得不到。’我把易经算命的那几张纸也处理了,因为师父说大法弟子从修炼那天开始,你的一生就已经从新安排了。我听师父的。”这位同事放下心来。也就是从这一天起我和她由同事成为了同修。

我蹒跚得法,但从一开始我就动了真修的心。“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转法轮》)师父为我安排了我的修炼环境。周围原本都处于独修状态的老弟子,一听说我得法的消息,都来给予我鼓励,并在我的家里从新组织了学法小组。为了带好我这个新学员,每天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我的修炼状态令老弟子们意外,第一次炼静功我就可以双盘,而且可以坚持二十分钟左右。一个多月后的一天,一直只能坚持双盘二十多分钟的我,居然双盘一个小时,并且有了大周天通后起空的感觉,同修们都说师父看见我精進在鼓励我。一天集体炼功,当炼第三套贯通两极法时,我的眼前出现了一束强烈的白光,光的左边是翡翠色碧绿的两根大竹子直通天体,不一会儿就从远处飘来一尊弥勒佛,直奔我的前额進入了我的身体,之后我的眼前就端坐着身着一袭白衣打着手印的观音菩萨。炼完功后我把我看到的景象告诉同修,他们对我说:“这是师父把你的天目打开了,师父鼓励你,你不要起欢喜心。”第二天一早我独自炼功,手一结印就入了静,我看见了更为殊胜的景象,一道天梯从天而降,佛、道、神一一在我的眼前展现。一股热流通透全身,两行热泪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我如饥似渴的读着《转法轮》,并希望能够看到更多师父的讲法。一天炼静功入定时,从天而降飞下一摞透明的书籍,并有一个透明的法轮在书上旋转,我看见了五本书。这时师父的声音从空中传来:“这五本书你要好好读,你还早呢!”我知道师父是告诉我,你修炼的路途还很远,你要抓紧。不久我就从不同的同修手中获得了《精進要旨》、《法轮大法义解》、《转法轮法解》、《洪吟》、《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五本书籍。

在努力学法提高自己的心性去掉自己空间场各种执著心的过程中,我也象老弟子们一样用师父对大法弟子的要求做好三件事。每天坚持四个正点发正念,学法炼功,用师父给我的智慧讲真相、劝三退,把每一个送到我面前的众生都当作被救度的对像。我的修炼环境在师父的加持下变的越来越好。我们这个学法小组一直由大资料点的同修送资料,同修们都有一个愿望,希望我们能有自己的小资料点,但苦于没有懂得电脑技术的同修,因此一直是等、靠大资料点的同修送资料。在我们这个学法点只有我懂得一点电脑基础知识,于是我用师父给我加持的智慧开始自己刻录光碟。因为有了不再等、靠大资料点同修送资料的这一念,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和懂得电脑技术的同修接上了缘。在技术同修的指导下,我们购买了全套设备,并向技术同修学习了电脑操作的要领,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们终于有了一个全能的小资料点。不仅减轻了大资料点同修的工作量,也避免了送资料同修在送资料过程中承担的风险,更使我们周围的同修能够第一时间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同修们可以更为直接的获取救度众生所需的真相资料。

感谢师尊对弟子慈悲呵护,也感谢同修们一直以来给予我的方方面面的鼓励与帮助。

一点修炼中的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