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八日】我是一名农村的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得法。村里有七名同修,几年来一直保持着传递资料,我家里又是学法点。可是在二零零九年这一年里,我身体的状态一直不好,总是时好时坏,总是找、向内找、向心找,向一思一念中找,但总是找不到根,在元旦前几天,我又出现了常人的感冒症状,流鼻涕、发烧、忽冷忽热。在找自己的同时,我有一个新的发现,觉得这个事情很严重,必须严肃认真的对待。所以想把它写出来,作为参考。

两年前在我的左胳膊上边象有一道箍,往出冒凉气,觉得阴森森的,刚发现的时候,它是时隐时现的,每当它明显时,我的天目穴就冒凉气,一到状态不好的时候,吃东西胃里就不消化,好象不蠕动,不工作了似的,这样就产生热,象烧着火了似的,难受至极,身体极度消瘦,二零零九年六月末,一百一十来斤的身体一时间瘦到八十来斤。同修们也帮助发过正念。

我在坚定自己的正念时,多学法,但总觉得有一种无形的东西在干扰、在控制着。虽然这样,我也没有躺下,农活照干、取资料,领同修学法、散发真相资料,田间地头我也面对面讲三退,送神韵光盘,基本没耽误做三件事。一次在讲真相时,本村有人问一句:你现在怎么这么瘦啊?我借口说:地里农活多累的。其实是因为全村的人都知道我炼功,我不能给大法抹黑。

时间长了,支持我炼功的家里人也有点不理解,有的同修也有些困惑。我跟同修说过:这么好的大法,我怎么这么不争气,还是自己有问题。

但我决不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因为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是助师正法的法徒,就是来证实大法的,不要这个形像,这不是真我。所以我就竭力的想做好,可又做不好,竭力的想精進,也精進不起来。多学法、多发正念,求师父加持,什么招都用到了,还是时好时坏,疲惫不堪的样子。

最近,感觉左胳膊上的箍发紧,凉气冒得也厉害,虽然摸上去不凉,但感觉就是冒凉气发阴,天目穴位也冒凉气,摸上去也是凉的。当我求师父加持,正念清除它时,能轻点,退到胳膊肘处,但不知不觉它又回去了,真有一种挥之不掉的感觉。我和学法点的两个同修说了这事,他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次感冒状态出现时,感觉它就越发厉害。突然我想到了我十七、八岁年轻时,也就是文化大革命初期,毛魔头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接见红卫兵,我是县里选派的代表,参加了接见,左胳膊上带着红卫兵的袖标,这个箍是不是它啊?当时我还在天安门前照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还有没有?得去找一找。我找到一看,惊得目瞪口呆,原来如此:照片上的我正是左胳膊上带着红卫兵袖标,左前胸带着县代表的牌,还有毛魔头象章、团章,右手上拿着一本毛魔头的小语录本在腹部揣着(也正是胃的底部)。这一下我什么都明白了,原来我一直被共产邪灵控制着、迫害着。这下可找到了根。

照片上写着是一九六六年,我今年已经六十三岁了,算起来已经四十多年了,在那个年代有多少人加入这个邪恶的红卫兵组织呀!共产邪党害了多少中国人啊!三退一开始我就真名退出了团队,可是对这个邪恶组织我就忽视了。因为共产邪灵它在另外空间,摸不着看不到,这些年来它一直在迫害我的身体,严重干扰我助师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真是邪恶至极。

当发现是共产邪灵利用邪恶的红卫兵组织和毛魔头这些邪灵迫害时,我就对它发正念,并特此声明:正式退出这个邪恶的红卫兵组织,把加入这个邪恶的红卫兵组织时,所说的、所做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不管是和旧势力签了什么约也好,全部不承认,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把我的整个身体,每一个细胞都交给我师父了,一切都是我师父做主,我师父说了算,你旧势力和共产邪灵只是被销毁、灭尽的份。

我还到学法点将这个曝光。曝光之后,我胳膊上的箍就消失了,身体也轻松了,胃也不难受了。我知道是师父在另外空间把那个灵体销毁了。我觉得自己的生命真的得救了,千言万语,万语千言也难以表达对师父的救度之恩,只有精進!再精進!救人!再救人!

同修都感到这个事很重要,让我写出来。我现在想说的是,象我这个年龄段的大法弟子是不是也参加过红卫兵这个邪恶组织,是不是也没有做声明退出,我们有多少大法弟子被病业迫害不明不白的走了,是不是也有这方面的问题呢?请同修们参考,认真对待。

在这证实大法的修炼过程中,还存在很多不足,如:显示心、妒嫉心、争斗心、欢喜心、急躁心,很多的人心去的不够彻底,特别是刚刚在被共产邪灵迫害中解脱出来的我,慈悲心不够,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要时刻记住师父的话,用最大的慈悲去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