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得法、洪法、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九日】在中国传统节日到来之际,我想给妈妈表点心意,可是妈妈却说:“你还是帮我看看我写的修炼心得吧,周围的同修都鼓励我把修炼中经历的事写出来,可我就是写不好,而我经历的事你都知道,你就帮我修改整理一下好吗?”看着妈妈用了好几个晚上才写好的,字迹虽不好看、却是规规矩矩、一笔一划写成的修炼心得,与此同时,妈妈所经历的一切也一幕幕的浮现在了我的眼前。是啊!把妈妈的经历写出来,帮妈妈说出她的心里话,我想这才是送给妈妈最好的节日礼物。

“我是一九九六年四月份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法前我有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大法不长时间我的疾病全好了,我从那时起就坚信大法好,是师父救度我们的根本大法,我是受益者,亲身体验到法轮大法的神奇,我就一心想让全家人都修炼法轮大法,因为我病好了,全家人都高兴。每天全家人到炼功点去炼功,那时是多么高兴啊!我和功友去南疆洪法,那里的人们知道我们是法轮功修炼者,是来给他们洪法的,他们非常高兴。”

妈妈用了三个“高兴”简简单单的概括了她从得法、受益到洪法的全过程,而在这简单的背后却有着多少不简单的经历啊!

1、得法

一九九六年四月我在别人家无意间看到了《转法轮》这本宇宙大法,看后我觉的非常好,就请了一本《转法轮》送回家给我妈看,妈妈看后欣喜万分,她告诉我这是一本能救度世人的天书,她一定要学法轮功。后来我在书摊上又看到《转法轮(卷二)》,也给妈妈请了一本。

当天晚上,妈妈就照着书上师父打手印的照片,学着也做了一个结印的手势,没想到手心就感觉到有个东西在飞快的旋转,太神奇了,从来都没有炼过功,也只看过一遍《转法轮》的妈妈,居然这样强烈的感受到了法轮的旋转,妈妈真的与师有缘。

后来妈妈打听到了炼功点,就这样,妈妈走上了修炼之路,表面看似简单,其实并非偶然,妈妈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为今日得法而准备的。

妈妈从小就与佛有缘。她家有佛堂,家人都信佛、敬佛,在她的记忆里,小时候每天晚上睡觉前,经常看到她家的屋顶、墙上有很多圆圈,里面都盘腿坐着一个人,五颜六色挺好看,白天就没有了,一直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学大法后才知道那是佛坐在佛世界里。想必那个时候就有师父管着妈妈了。

妈妈从小天资聪颖,但在重男轻女的父母眼里,女孩子是绝对与学堂无缘的,可妈妈却在没有任何人教他的环境下,能一字不差的念出她家祠堂墙上写的古训。有一天,妈妈背着手摇头晃脑装出一副很学究的样子,在那里振振有词的给姑嫂姐妹们念着,被正好路过那里的外祖父看见,外祖父被她的样子打动了,就送她去了学堂,读完初中。这在当时确实不容易。

妈妈很小的时候,我姥姥就去世了,做母亲的担子就落在了当时还是十几岁孩子的妈妈身上,带大年幼的弟弟,供他们上学,为他们安家,并且把姥爷养老送终。这其中所包含的辛酸是可想而知的。妈妈和爸爸的婚姻不是很美满,爸爸是个老实人,可是大男子汉的作风可不小,在我小时候的记忆中,经常看到老实的爸爸在外面不顺心时,回到家里就为一点小事就痛打妈妈的情景。爸爸的身体不太好,所以家里的事大部份是妈妈做,为了一家人的生活,妈妈总是起早贪黑的劳作,还经常替同事顶班、加班。妈妈是个很要强的人,无论工作还是家务事,永远都干的很好,长年累月的辛劳,使妈妈落下了一身病,加之生活中很多难以解决的问题,多少次让妈妈产生了轻生的念头。那几年,我经常看到妈妈忧心忡忡的样子。

得法后,我们知道了,人都是业滚业滚来的,吃苦就是在还业债,消业,消去生生世世积累的业力,都是为今日得法而准备。

修炼没有多长时间,妈妈“救心丹”不离身的心脏病好了。原来经常尿血,按医生的说法,如果再发展下去就要换肾的肾病好了,犯起病来天旋地转的美尼尔氏综合症好了。原来犯肩周炎时,穿衣提裤都需要别人帮忙,右手从来都没有举过头顶,可炼法轮功没有几个月,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的抱轮动作就标准的炼下来了。大法太神奇了!

从那时起至今,妈妈就坚定的走在了大法修炼的道路上,从未停歇。妈妈用了“我是受益者”,概括了多少曾经折磨她痛不欲生的顽疾已远离她而去的铁的事实!

正因为她对大法的坚信,所以学法初期的清理身体来的也比较猛。记的有一次妈妈去参加星期天的集体学法,回家后清理身体发起了高烧,非常严重,家人不知道如何处理,问妈妈去医院看看吧?妈妈却让家人把我找回来,家人以为我也去学大法,会有什么好办法,就把我找了回来。因为那天我和几位同学聚会去了,没有去参加集体学法。回到家里看到妈妈被烧的通红的脸,我也吓了一跳,赶紧过去看她,没想到她张口就说:“你还是个修炼的人吗?大家一个星期就这么一天集体学法,你还不去,玩很重要吗?”原来她着急找我回来,是想把那天她们集体学法、切磋的内容告诉我,而根本没有把她发烧的事情当回事。她告诉家人没事,只是清理身体,明天就好了。果然,第二天早晨就精神饱满的去炼功点炼功了,啥事没有。还有一次她连续咳嗽半个多月,咳出的是连血带脓的痰,像肺结核病人的症状,很吓人,家人都催促她去医院看看,她说没事,只是清理身体。果然,半个月后不治而愈。

妈妈用她坚信大法的心证实着大法的神奇功效,更坚定了全家人修炼大法的信心。妈妈用“因为我病好了,全家人都很高兴,每天全家人到炼功点去炼功,那时候是多么高兴啊!”真实的反映出当时全家人愉快的心情。妈妈受益了!全家人受益了!

2、洪法

“大法好,大法能救度我们!”妈妈要把她受益了的大法告诉所有人,让所有的好人受益。她开始参加洪法。去米泉、去昌吉、去石河子、去南疆,用她平时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钱,买上大法书和炼功带,走街串巷,为迷中的世人送去福音。不知走了多少路,也不知结识了多少有缘人。正如妈妈所写的那样“那里的人们知道我们是法轮功修炼者,是来给他们洪法的,他们非常高兴”,这足以说明那些知道了大法和得到了大法的人们当时的那种愉悦心情。妈妈在洪法中做的一定不差,因为从南疆洪法回来后,她这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竟然来例假了,真正达到了性命双修。

3、护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及中共邪党,不顾千百万个像妈妈一样因修炼法轮大法而健康快乐的事实,毫无人性的发动了对法轮大法学员迫害。在那些日子里,妈妈伤心、迷惑,偌大一个国家宣传机器,怎么能毫不负责的满口胡说,信口雌黄?亲身经历和亲眼所见的事实,与广播电视上的谎言形成鲜明的对照,那些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的谎言像一把把利剑刺伤着妈妈的心。妈妈说:“当我想起师父的诗‘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洪吟二》〈见真性〉),我就下决心坚修大法心不动!”

常去炼功的场地被警察和便衣占据了,谁去炼功就抓谁,单位、街道办事处、派出所的人三天两头找妈妈表态,广播电视二十四小时滚动式的诽谤新闻不停播放,这一切没有动摇一点妈妈坚修大法的心。谁找她谈心,她就对谁讲自己的亲身经历,单位领导,街道办事处的干事,派出所的警察,都被妈妈讲的真相所感动,纷纷告诉我妈妈说:“大娘,您觉的好,就在家里炼吧,不是我们不让您炼,是上面压下来的,如果我们不照办,就会丢饭碗,我们也觉的大法好,修炼自己,做个好人,可我们也没有办法。”从他们的言行中,妈妈知道他们也是被迫执行者,并且被蒙蔽着不明真相。经过進一步学法及和同修们切磋,同修们认为只有到中央上访讲清真相,才能制止迫害,用《宪法》赋予公民信仰自由的基本权利,来维护做人的尊严,来维护大法和师父的尊严,这才是大法弟子当前要做的事“助师世间行”,还师父与大法的清白,还世人被救度的机缘。高压下,妈妈踏上了漫漫上访路。

二零零零年五月,从没出过门的妈妈决定只身去北京上访。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只告诉了我和爸爸。但妈妈并没有告诉我们她只是一个人去,说有四个人结伴而去。这在当时的环境下,妈妈此行是抱着用生命去护法的决心上路的。当我独自一个人把妈妈送上火车的时候,那真是感到了生离死别的滋味,妈妈和我的眼泪象断了线的珍珠,不停的流,彼此心里都很清楚,这也许是永别。妈妈告诉我其他三个人在另外车厢,其实我很清楚她是一个人走,只是没有点破,因为我知道妈妈怕我担心,怕我阻止她一个人上路。我怎么能阻止妈妈呢?大法给予了我们全家人的是用任何语言都表达不了的。给妈妈和全家人都受益了的大法和师父受到诽谤、修炼大法的弟子受到迫害的时候,我怎能阻止一个大法弟子去维护大法,去向政府讲清真相呢?她是我妈妈,更是一个大法弟子,没有大法,也就没有今天的妈妈,大法好师父赋予了妈妈新生。火车在泪眼模糊的前方走远了,我的心也随着妈妈走远了。

这一次,妈妈往返只用了七天的时间,而这七天对于家人来说犹如七年。七天,没有任何一点妈妈的消息。全家人心照不宣的每天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节目,想在那里找到妈妈的踪影。师父说:“修炼本身并不苦”“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真修》)。情,难以割舍的亲情。全家人都笼罩在对妈妈担心的气氛里。担心、怕心也是一种物质,正象师父说的那样,它就往对方身上压。而表现在妈妈这里的情况是,因为只有一个人,去信访局,那里早就被警察占据了,天安门广场戒备森严,大小旅馆都在查法轮功修炼者,和同修又联系不上。三天的时间妈妈白天在天安门广场找修炼的人,晚上睡在马路边的椅子上,第六天,妈妈就坐火车回来了,这次什么也没做,怕心占了上风。

看到妈妈回来,家人说放心了,可妈妈此时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学法、切磋、找执著,半个月后,妈妈又踏上了去北京的路。

这次妈妈还是一个人去的,因为有了第一次的安全回来,家人这次基本上没有那么害怕和担心了。其实我们现在都知道,正是那个时候,是慈悲的师父为弟子们承受和化解了另外空间压下来的巨大的邪恶物质后,让弟子们承受的小了,怕心才没有那么重了,悟性才达到了那个层次的。因此那段时间,全国各地的很多大法弟子都悟到该去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

修炼真的不是表面看的那么简单,看见看不见的邪恶都在干扰着你。妈妈走的那天,早就过消业关的妈妈却突然发起了高烧,我劝她退烧后再走,她说没事。我独自一个人去火车站送她,看着她烧的通红的脸颊,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给她买了一大包冰棍送她上火车。其实妈妈一上火车就被邪恶盯上了,因为去的人多了,中共恶党害怕了,在各个站点都安排了大量的警察来抓捕大法弟子,暴力阻止大法弟子上访。火车刚出乌鲁木齐不远,妈妈就被抓了,在一个小车站恶警把妈妈押下车,在车站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逼问妈妈是从哪里来的,叫什么名字。妈妈那颗坚定的证实法的心震撼了邪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第二天晚上让妈妈自己买票回家。

这时候,妈妈用大法修出的智慧,不买直接去北京的车票了,先买了一张去西安的车票,到西安后又买了一张去保定的车票,而车到保定后并没有下车,直接坐到北京站,就这样,妈妈又一次来到了北京。如果不是师父一路保护,像妈妈这样平时不出门的老太太,坐直达车还得人接人送不放心呢,而妈妈就这样,一个人从新疆,发着高烧,抓了放了,换了几次车了,一路平安抵达北京。你能说这不是奇迹吗?

妈妈到北京的第一天晚上,住在一个洗澡堂,因为信访办根本就不接待大法弟子,所以第二天就去天安门广场了。这时候,广场上的场面震撼人心,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抱着用生命救度世人的慈悲之心,兑现着自己的誓约。“法轮大法好!”“真、善、忍!”“还师父清白!”响彻广场上空,当大小横幅打开的瞬间,宇宙都为之震撼。邪恶是闻风丧胆,广场上到处是警察暴力追打大法弟子的场面,惨不忍睹。

在这样一个世界都瞩目的地方,中共撕下它的面具,对手无寸铁的大法弟子的信仰诉求,所采取的这种残暴行为,令世界咋舌,警车一辆辆的从广场上把大法弟子抓走,北京附近的各个看守所和派出所都关满了来京上访的大法弟子。妈妈亲身经历和见证了中共的残暴和大法弟子的慈悲。在一个看守所,一位女大法弟子被恶警整整打了五个小时,屁股上的肌肉被打的都露出了骨头,伤口溃烂,发出难闻的气味,邪恶不但不给治疗,还怕承担责任,就把这位大法弟子推出看守所。回到住所后的这位大法弟子,凭着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在伤势如此严重的盛夏,仅用了一包盐,在妈妈她们的帮助下,每天清洗伤口,竟然奇迹般的好了。

在北京的四十多天,除了被关押的时间以外,妈妈和同修们不是去天安门打横幅,就是去北京的胡同发真相资料,由于每次被关押,恶警都会把她们身上的钱物搜走,所以她们过的很艰苦。桥墩下,香山上是她们经常过夜的地方,一元钱三个馒头是她们一天的伙食。有一次,几天没有吃到菜的妈妈和一位同修阿姨实在想吃菜,就买了几个茄子,跟房东要了一点盐把茄子煮了煮吃,那个香味至今难忘。妈妈第四次被抓,关押几天后,恶警把她拉到离北京市很远的郊区放了,在身上没有一分钱的情况下,妈妈步行七个小时才走到住地,中途,天热实在太渴,妈妈就在一个公共厕所捡了一个空矿泉水瓶子,接了一瓶子冲厕所的水喝了,看厕所的大姐说这水不卫生不能喝,妈妈说没事,喝完又接了一瓶路上喝。走在路上妈妈掉眼泪了,修炼真的艰苦,但是再苦也阻挡不了妈妈坚修大法的心。当她走到天安门广场时,华灯已点亮,这时,妈妈看到二十几个大法弟子一瞬间打开了写着“法轮大法好”的一副十几米长的横幅,气势磅礴,场面洪大,令路人惊叹,邪恶丧胆。看到这壮观的一幕,妈妈又流泪了,这次是大法弟子的伟大壮举,是为得救的众生而落下的欣喜的眼泪,自己吃的那点苦算什么呢。

正念足是妈妈一次次走出魔窟的保障。妈妈最后一次被抓,是关押在一栋专门关押已经明确是那个省市的大法弟子身份的联合办公楼里,那里住着全国各地来北京抓当地大法弟子的警察,恶警准备当天晚上押送妈妈回新疆,妈妈也同意回去,在等待走的时候。忽然,师父给妈妈打了一个正念,绝不让恶警带走,正念一出,妈妈竟然在戒备森严的大楼里安全的走了出来,在持枪门卫的眼皮底下走了出来。当弟子正念足的时候,邪恶根本就制约不了你,师父就看你那一念。

在北京护法,正法的这些日子里,也是同修们整体提高的一个时期,同时也为做好下一步救度众生的事,打下了一个基础。在北京这段时间,妈妈在看守所,在广场,在住过的地方,结识了很多我们当地的大法弟子,正是这些同修们,在后来这几年的正法中,互相配合,互相帮助,为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做了大量的工作。

妈妈在北京护法,正法四十多天后,踏上了回家的路。

4、讲真相

回家当天,当地的大法弟子已经做了大量的真相资料,从那天开始至今,妈妈从没间断过发放真相资料。

挂横幅,发光碟,粘不干胶,用各种方法讲真相,几乎是妈妈这几年的常态,从大资料点的组建,到自己复印真相资料的小资料点,从保护资料点的设备和大法资料,到保护受到迫害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从看守所到洗脑班,一次次的资料点被破坏,一批批的同修被迫害,妈妈和同修们用坚修大法的信念,正念正行闯过了一道道难关。

为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么多年来,妈妈经历和承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身心魔炼,妈妈真的很伟大,妈妈周围的同修更伟大,这是大法造就的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

十年的正法路,妈妈一路走来,从没停歇,周围的同修都认为妈妈很精進,久而久之,妈妈也不自觉的产生了一些骄傲情绪,旧势力无时不在干扰着修炼的人,妈妈毕竟是在常人中修,必然有很多需要修去的常人心。因为妈妈一直以来情比较重,所以邪恶利用了妈妈的这个执着,制造一些让她放不下的亲情,特别是今年家人和她自己发生的几件事,妈妈没有悟到,是自己的执着被邪恶利用了,事后和同修们切磋,认识到了这也是邪恶的迫害,绝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悟到了,认识到了就要修去这个执着,“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

祝愿妈妈修去执着,在正法的路上,勇猛精進,不辜负师父,不辜负大法,不辜负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个无上荣耀的称号!

文章中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