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百万人“等地震”曝中共人心尽失(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二日】2010年2月21日下半夜三点左右,在山西太原、晋中、长治、晋城等地发生地震的消息相继传开,导致几百万人凌晨从家里跑到街头、公园躲避灾难,出现了百万民众凌晨“等地震”的场面。


人们凌晨从家里跑到街头“等地震”

“就怕地震局辟谣”:信“谣言”还是信政府

21日上午,山西地震局发布公告辟谣。山西省地震局有关人士还表示,只有省政府才能发布地震预报,其它任何单位、个人都无权发布。

政府是有权发布,但是发布的内容,老百姓是否相信,政府就无权干涉了。对于地震局的辟谣,似乎山西老百姓并不买帐,他们在网上表示:“地震局你越辟谣人民就越害怕,地震不可怕,可怕就是地震局乱辟谣!上次《太原晚报》就辟谣说没有地震,结果还是震了。”

还有的说:“也不知到底听信谁的了,害得我一夜没睡,满街的人惊慌失措的,关键是地震局的话更不可靠,才导致今天的局面,宁愿信谣言也不信任政府。”

“我怎么每次记得有谣言最后都成真的了,汶川地震地震局不也出来辟谣来着吗?最后不也震了。”

显然,中共想让老百姓相信的是,“不是政府发布的就是谣言。”但是老百姓偏偏反着听,将中共政府的“发布”当欺骗,而更愿意把亲朋好友、左邻右舍、互联网上民间发布当回事。

百万人能够在凌晨一小时之内倾巢而出,不可小觑。中共已经人心尽失,在关乎生命财产安全的压倒性问题上,人们需要真相,但是,中共和其绑架的政府恰恰每次给出的都不是真相,你说,老百姓相信谁?

“狼来了”喊多了,真的狼来了的时候,人们还会相信吗?

蛤蟆与专家,信谁的?

其实老百姓对中共的表态、所谓“专家”的结论和喉舌媒体的报道也不是不看不听,而是反着看、分析着听。

山西网民的议论:“蛤蟆不叫专家叫,安安稳稳睡觉;专家不叫蛤蟆叫,收拾东西别睡觉──逃跑!相信经验,没错的!”御用“专家”的话要听,但是要反着听。

1月15日,家住太原的王先生收到朋友转发的一条手机短信,短信称:“最近各大医院正在搞防震演练,并且储备医疗用品,还选派很多医生和护士作为地震应急人员,看来太原近期会发生大地震,请做好防震准备,尽量不要在建筑物内逗留。”喉舌媒体的报道要看,但是要分析着看,这是老百姓的经验之谈。

高调宣传的和被掩盖的“自焚”

在正常社会,作为服务于民的政府,对民生问题的消息发布往往是值得老百姓信赖的,而作为社会公器的媒体,在监督政府的同时,涉及到生命安全的报道也是值得信赖的。

不幸的是,在中国人们无法期盼中共政府和媒体给民众带来真正的实惠,媒体成了中共专制的传声筒,“官方说法”成了社会丑闻、负面消息的遮羞布。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有一个例子很说明问题,中共当初在打压法轮功时,为了抹黑这个信仰团体,让老百姓产生仇恨心理,九年前,在天安门自编、自导、自播了所谓“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这一次,央视的报道行动之快,令人生疑。之后,在该录像种种破绽,尤其是刘春玲被现场武警抛出重物打死的镜头,被识破之后,央视再也没有胆量把自己造假的证据在公众面前显示了。

但是,不久前当一起起自焚悲剧在被逼入绝境的、悲愤难平的拆迁户(如广州的陈共妹和北京的张海墨、张芳在2月3日不约而同在同日自焚)身上真正上演的时候,国际媒体(如法新社)将受害者的照片已经公诸于世了,中共做的却是严密监控受害者家属,阻止家属接受采访,防止“国家机密”被泄露。

山西人为何相信地震传言

为什么在山西,会有这么多人相信地震传言?首先不能不说是老百姓对中共“官方”说法虚假性的共识。中共自己的说法是“群众基础”,中共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它的这个基础正在丧失殆尽。

其次,这次行动不能不说是发达的通讯工具的功劳,手机、互联网、电话……当人们从不同的渠道(官方的渠道不算),听到看到的是同一个消息,他们相信这一消息的几率就非常大。尽管中共在设置种种障碍监视和堵截真相的传播,但是,发达的通讯工具让中共控制机制防不胜防。中共想要通过文革时期的控制思想的方式控制思想、舆论是无法想象的。

第三,中共利益集团对中国自然资源的无度攫取,让民众普遍产生恐慌心理。山西是产煤的地方,老百姓讲“山西地下都采空了,人们能不担心吗!要是来个大地震肯定破坏力很大!”

中共为老百姓制造的何止是自然和生态资源的灾难,舆论、心理和思想上的灾难更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