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二日】我身边有这样几位大法弟子,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彻底放下了生死,在正法修炼中精進不停,下面分别叙述,与各位同修共勉。

需要说明的是,这不是夸赞同修,也不是叫其他同修机械的模仿这些具体做法,而只是在法上交流,使不太精進或者至今还走不出来的同修能看出差距,以触动心灵,达到比学比修,共同提高的目地。另外,有类似情况的同修看了之后也不要沾沾自喜,任何一颗人心都会被邪恶钻空子,走正大法修炼之路才是第一重要的。

同修甲,现年五十五岁,国家公务员,大专文化,属于法理明晰,意志如金刚的那类大法弟子。“七·二零”以前为市辅导站长,恶党列为迫害的重点。2000年,被非法投入臭名昭著的甘肃第一劳教所二大队,无论恶人恶警说什么,他都不配合。恶警就将他吊了七天七夜,直到他没有了气息,才被放下来。他凭着坚定的正念,两个月闯出了魔窟,也没给邪恶留下一个字。

2008年9月,邪恶又将他绑架至甘肃劳教一所六大队,恶警喊他,他不答应,正气凛然的说:“我做世界上最正的事,没有违法,不应该在这里,你们不配喊我。”第二天早上,恶人要他戴胸牌,他立即将其扯毁。恶警韩喜明、王成立马将他关禁闭,并派恶人孙红涛,马平,陈君刚,罗建云四人昼夜轮番殴打。恶警韩喜明,郭军峰还去动手殴打。几天后被捅破腹膜,发生生命危险,恶警才将他送入医院。在医院里恶警还逼他写所谓的“三书”,他一个字也不写,邪恶胆寒,就送他回家。回家后他向内找,总结这次被迫害的教训,修去执著,很快汇入正法洪流。

同修乙,农民,现年六十八岁,1996年得法修炼。她不识字,靠听录音看录像学法背法。她属于没文化,但正念强,豁出去,一切听从师父安排,无比坚定的那类弟子。家庭生活困难,她捡杏核,晒黄花菜等攒钱做真相资料,靠步行出去发资料。经常自带干粮去很远的村子发资料讲真相,风餐露宿,一天一夜步行一百多里。2000年12月,她卖掉自家的一些口粮,去北京证实大法。她被邪恶六次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均凭正念闯出,没有给邪恶签半个字,也没有按过一个手印。2008年8月恶党血腥奥运前,邪恶又将她绑架到劳教所,该所的恶警一看她来了,就对押送她的恶警说:“此人一点不守监规,不收不收。”

该同修根本没有怕的观念,也没有分别心,凡是碰到的人,她都认为是有缘人,开口就讲。她经常还去各级政法委,公安局要被非法关押的同修,给那里的工作人员讲真相。她真正做到了角色的转变,是这场大戏的主角。

同修丙,现年四十岁,是一位教师,1996年得法修炼。多才多艺,温良贤淑,踏实能干。正法修炼中,属于非常精進,能协调配合,带动一方整体提高的那类弟子。“七·二零”以前是一个县的辅导员,她从1998年就开始背法,能熟练的背诵《转法轮》《洪吟》等大法经文,曾经两次進京证实大法,三次被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四年之久,最终还是正念闯出,没有留下污点。她协调和独立参加很多证实大法的项目,每月的工资总要拿出一部份用于救人。2006年,她购买设备,开出了一朵鲜艳的小花。每个寒暑假,她奔赴各乡村派发资料,不留空白点。还协调同修一起去没有大法弟子的周边县市发资料,覆盖了很大的范围。前一段时间,邪恶的国保大队,乡派出所预谋非法迫害她,她给相关单位及时写信讲清真相,同时控告乡派出所的种种违法行为,正念正行彻底解体了这次非法迫害。十天后堂堂正正的回去上班。在正法修炼中她走出人来,越来越成熟起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