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好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九九年二月十八日(农历正月初三)是我得法重生的日子,这一天我终生难忘。那天我去大姐家,她正在厨房里忙着做饭,我没事可做,随手拿起茶几上放的一本书看起来。我看过很多书,但基本上都是为了消遣,打发时间,可这本书我刚看了没多一会儿,就被深深的吸引,感到心灵受到了震动,书中讲出的都是我在任何书中都没有看到过的,也正是我一生寻寻觅觅要找的、要追求的人生的真谛,很想把这本书一口气看完。该吃饭了,姐姐看我还不舍得放下这本书,就说:“你带回家看吧。”我匆匆吃过饭带着这本书就回家了。这本书就是《转法轮》。看完这本书我还想看,就把姐姐所有的有关法轮功的书都拿来了,整个新年假期都在如饥似渴的看法轮大法的书。

那时只是从书上看了五套功法的要领比划着做,有人告诉我市里某大广场星期天有很多人炼功,我一早上就去了。到广场一看,大约有上千人,炼功音乐一起,我就随着炼起来了。到“掌指乾坤”时,我看到了金黄色的光芒,我是面向西站着,背朝太阳,也不是太阳。金色的光笼罩着整个炼功场,我感到一种强大的能量,那金色的光美丽极了,非常耀眼但不刺眼。一直保持到动功结束,开始做静功,非常神奇。那是九九年四月中旬,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参加大型集体炼功活动。

第二个星期天我带着坐垫又去了,却不让炼了。

坚修大法

九九年“四•二五”,我刚得法,邪恶的迫害就铺天盖地的压下来了。这时,有些人害怕不敢炼了;有些人一被迫害就邪悟了,有的甚至出卖同修。坚持修炼的同修有的被监管起来,有的被非法关在监狱里。全国所有的媒体铺天盖地的诽谤大法和师父,我心里很难受,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那时还不知道这都是旧势力的安排,还以为是一场误会。我就写信给国家领导,给电视台主持人,给报社编辑,用自己的修炼体会告诉他们法轮功的好处,想解除他们的误会,可是我很失望,他们依旧在做坏事。无可奈何,我只有自己管好自己的心,不随波逐流,在惑乱中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我暗下决心,如果世上只剩下一个人修炼,那个人就是我!后来看到全世界有那么多的同修坚修大法,真为自己的想法觉的不好意思,是啊,大法深入人心,怎么会轻易放弃?我就自己动手写真相小标语,用双面胶贴出去。那时看不到任何资料,更不知道有明慧网,偶而从自由亚洲电台听到法轮功发言人的谈话都感到很亲切。

有邪悟的人领着派出所的人到各个学员家里搜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等,还向邪恶举报大法弟子。片警找到我,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没和他正面冲突,笑着说:“你看我这一身的病炼法轮功炼好了,以前的药费攒了一大堆单位也没钱报销,工资也开不了,你说我不炼咋办?”他说:“我自己还有一万多药费没报呢,你在家炼别去北京。”他还说,他的辖区里如果有人去北京就扣他的钱。他也没让我写保证,也没签任何字,以后再也没找过我。

后来有同修给我看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资料,才知道这一切都是旧势力的安排。而且师父根本不承认这邪恶的安排。知道怎么回事了也就知道怎么做了,于是我和同修一起投入到助师正法的洪流中。揭露邪恶迫害的真相,贴标语,挂条幅,发传单,自己能做什么就做什么。无论酷暑严寒,无论冰天雪地,无论敏感日不敏感日,坚持不懈。

师父讲:“铺开讲,法很大。到了极高点上去讲,那就很简单了,因为法就象金字塔形的。到了极高层次上用三个字就可以概括,那就是真、善、忍,显现到各个层次就极复杂了。”(《转法轮》)我仿佛看到了这个庞大宇宙各个空间各个层次的真善忍构成的巨大的真,各个空间各个层次的真善忍构成的巨大的善,各个空间各个层次的真善忍构成的巨大的忍,我整个的身心都随着我的思绪向宇宙扩展、扩展。有感而发,我在金黄色的绸子上写下了这三个大字——“真、善、忍”,我想把这个条幅挂到电线杆上,因担心自己个子矮挂不了那么高,那时候还不知道发正念,就叫一个常人帮忙。这个人平时力气很大,可是去了之后才发现他喝酒了(可能是为了壮胆),胳膊没劲,甩不了那么高,最后我俩把这个大条幅甩到一棵树上挂上了。事情不太理想,我嘴上没说,但心里埋怨他不该喝酒。回家后仔细想想还是怨自己,这么神圣的事怎么能依靠常人呢?又一想,在现在的情况下能答应帮我的忙已经是不错的了,责任在我,怎么能怨常人?从那以后每次挂条幅都是我自己去挂了,心里无牵无挂的,做起事情反而很顺利。虽然也遇到过被邪恶跟踪等危险,但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每次都能化险为夷,都能很顺利的回来。

我在一家杂志社打工期间,能接触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名片、稿件、来信,我把这些信息收集起来,给他们寄真相资料,贺年卡。我的工作性质用起邮票,信封及贺年卡等东西很方便,在常人来看来都是很正常的,但是就是因为我是修炼人,不能占便宜,而且我们做的是最神圣的救人的事,心一定要纯净,不能掺杂常人那些不好的东西。所以几年来我都是自己另外掏钱买信封、付邮资做讲真相的事。同事都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每当他们收到同修从全国各地寄给他们的真相资料,看完后就交给我(以前他们都扔掉),我会把这些资料放在显眼的地方,其他人来办事的时候可以看到,过一段时间再寄出去。

到北京开会的几天,刚下过大雪,路上很滑,特别到晚上路面冰冻的很厉害。忙了一天,晚上同事们都在宾馆里休息,看电视,我把身上装的名片、身份证都掏出来放在宾馆,自己带上准备好的不干胶真相标语就出去了。外面很冷,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怎么走,就顺着冰冻的马路,一边走一边把真相标语贴在电线杆上,一路有师父加持,也没害怕,贴完后顺利的回到宾馆。

十几年来走到今天真不容易,每当听到同修遭受酷刑,或得知某某同修被邪恶迫害致死,我心里很难受,感到很压抑。心里也很希望这场邪恶的迫害早早结束,也有对时间的执著。在零八年的法会交流文章中,我看到有些零五年、零六年才得法的同修写的文章,明慧网还刊登了零七年得法同修的文章,这些同修都很精進,有的还是资料点的主力,我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这件事情一拖再拖。试想,如果早几年真相大显,这些应该得法而没有得法的同修该怎么办?和他们对应的宇宙中的那些无量众生该怎么办?不都毁了么?而我因受不了精神压力执著时间,这是为私为自己的心,真相大显时我自己又修的如何?自此我放下了对时间的执著,不受常人这个空间的时间影响,顺其自然,无论出现什么情况,坚修大法心不动。

心性提高一切都变

零九年在同修的鼓励下,我粗略的写了一篇修炼体会,同修帮我发送到明慧网但没发表。就在此时,我的修炼状态也出现了另一种情况:出门发真相资料不顺利,给人家讲“三退”也没有多少人退,不是自行车坏了,就是人家对我说话很难听,十年来出远门发资料从没有受过伤,可是在那几天里连续两次受伤,两次都是右手中指受伤,反正都是不顺心的事。我很懊恼,心情变的不好了,突然间感到很忧伤,老想痛哭,觉的很委屈很委屈,时不时的流泪,心里那个苦呀,那时我好象体会到了什么叫“肝肠寸断”。我知道这种状态不正常,心里也想改变但是还是想痛哭。我明白自己在过心性关。想起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提高心性”这一节中说:“突然间怎么这么多麻烦事来了呢?怎么什么都不好了,人家对他也不好了,领导也看不上他了,家里头环境搞的很紧张。怎么会突然出来这么多矛盾呢?”我明白是自己该提高心性了,伤心有什么用呢?哭更没用。我只有向内找原因,结果找到很多执著心,这让我很惊讶,没想到修炼这么多年自己的状态还这样,特别是,这些年来,都以自己“经济紧张,没条件买电脑”且不会用电脑为理由,心安理得的依赖资料点的同修给我提供真相资料,从不想自己建立家庭资料点,分担大资料点的负担,既是怕心作怪,又是私心的表现。想到这里,告诉自己不能再这样给自己找借口原谅自己了,要从这里突破,提高。我有了自己做资料的念头,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师父慈悲的做了安排:在同修的无私帮助下,我终于用自己仅有的几千元买来了电脑,开始从头学做资料。当我第一次打开明慧网时真的很高兴,特别是当我看着打印机“刷、刷”工作的时候,心里很感动。自此我的修炼状态发生很大的转变,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呀。那些想哭和伤心欲绝的念头无影无踪了,相反心里充满幸福和愉悦。感谢慈悲的师父,感谢耐心帮助我的同修帮我突破了这一关。写到这里我的泪又情不自禁的流下来,但这是修炼幸福的眼泪,是对伟大师父充满感激的泪。

背法

我当初想把《转法轮》背下来的理由很简单:看到同修的书被搜走,特别是看到被关押在魔窟里的同修没书看,无法学法,因而在邪恶的暴力强制转化下没有大法作指导从而被邪恶“转化”,我想,要是把《转法轮》背下来,装到我的脑子里,邪恶就没办法了。于是我开始背法。做饭,洗衣服,上下班路上都背。开始也记不住,背了后面忘前面,后来我想,我不能为了背而背,背大法书就是修炼,也不去想自己年龄大记忆力差的事,只想师父为度我们承受那么多的苦难,想想在监狱里遭受酷刑的同修,还有什么困难克服不了呢?慢慢的越背越快。当我背完第一遍《转法轮》后感到自己提高了一大步,心里觉的很舒服。第二遍背就比较容易了。去发真相资料的路上也背,有卡壳的地方记在心里,晚上回到家里再看书,把这段背熟。以后我就开始通背,每天通读一讲,再背一讲,有时背的速度比通读还快。无形中就增加了学法时间,而且也能入心,不入心根本就记不住,更别说背了。有时自己注意力不集中,脑子里一片空白,本来背的很熟的地方却一点也想不起来,那时候就得警醒自己了,主意识一集中马上就能想起来。对修炼很有好处。每天有事没事的时候,脑子里都会反映出《转法轮》的内容,遇到过关的时候,法的内容也能及时的反应出来帮助我过关,真的是受益匪浅。

开始发真相资料都是在市区。一次我去发资料,发现已经有同修发过了,我就换地方发。有个同修说有个熟人出差一星期,回来发现报箱里有好几本《九评共产党》。这些资料是同修省吃俭用的钱做出来的,不能这样浪费。我想自己一个人生活,出行方便,就决定到边远的地区,到真相资料缺少的农村去发。在师父的加持下,我骑自行车二、三百里路也不累,周边地区的路越来越熟,发真相资料的范围越来越广。路途虽远,一路上我背着《转法轮》,或唱着大法歌曲,不知不觉就到了目地地。有时遇到刮大风、下大雪或雷雨天气,很艰难的,当我唱神韵晚会中的歌,我整个的人和自行车象飞起来一样轻松,真是“慧者心自清,苦中乐长驻。”那种美妙自在的幸福心境是常人根本想象不出来的。

见证大法神奇

二零零五年四月,我给人家当保姆看孩子,这孩子的奶奶是个大学老师,她信佛教中的净土宗,全身都是病。她看我抱着孩子上六楼一点也不费劲,就说:“你身体真好,前几个保姆都嫌孩子太重抱不动就走了。”我告诉她:“我是修炼法轮功的。炼功前也是一身的病,炼功后原来的心脏病、高血压、颈椎痛都好了。”她很好奇,想看看《转法轮》,我把书借给她看。一个星期后,她惊奇的告诉我:“这本书太神了,我看书的这几天,烧的香都是上上香,是大佛降临的香啊!”我不懂她说的香谱是什么,她就拿了一张香谱让我看,看着看着,突然觉的小腹部有一种力量在旋转,速度非常快,非常舒服。我猛然意识到是法轮在旋转,以前在同修的心得体会中听说过,但我从来没亲身经历过。法轮不会平白无故的这样明显的转呀,瞬间我想起师父讲的修炼要专一和要不二法门的法理,虽然我并没想学它的东西,但也有好奇心,欢喜心呀,不然我怎么会看呢?意识到以后,我马上把香谱交还她了,一切又恢复了正常。我心里很感谢师父,这是我第一次亲身体验到法轮的旋转。这位教师看了《九评》之后和家人一起做了“三退”。

另一次,我弟弟因生意和别人有纠纷,打电话叫我去帮忙,去之后,和对方交谈中发生了争执,我的言辞激烈,对方也很固执,争吵时,我突然觉的小腹部位又出现了象上一次那样的旋转,很强烈的快速旋转。我马上意识到我错了。师父讲过:“你和常人一样去争去斗,你就是常人,你要比他来的更欢,你还不如他那个常人了。”(《转法轮》)我是个修炼人,怎么和常人争吵呢?认识到错了,我马上闭上嘴巴一句话也不说了。刚才还伶牙俐齿的,突然一句话也不说了,把对方也弄的莫名其妙。弟弟过来把人家拉到另一间屋子,两人也没吵,互相让一步把问题解决了。事后我想了很多,这件事不是偶然的,不但暴露了我的争斗心,还暴露了我想干涉、左右弟弟命运的心,怕弟弟吃亏。师父说:“我的法身会阻止你,会点化你,一看你老是这样的,也就不管你了”(《转法轮》),师父也不能老这样点化我呀,得靠我自己真正去提高。如果我做事前首先主动用大法来要求自己,不符合修炼人标准的事不去做,就不会一再犯错了,虽然法轮转动的感觉非常舒服,但毕竟是犯了错呀。想到自己这么不争气也很羞愧,很感谢师父一次次慈悲点化。

得法前我心脏病很严重,随时带着药,血压也很高,颈椎压迫神经恶心难受,肠胃也不好,吃一小片梨就拉肚子,整个人黑瘦黑瘦的,一看就是个病篓子。在我第一次看《转法轮》时,就被书中超常的法理吸引了,觉的这正是我要寻找的,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我如饥似渴的把《转法轮》看了一遍又一遍,大法书读了一本又一本,把能借到的大法书几乎全看了一遍,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疾病缠身的病人,完全沉浸在大法中。就在这不知不觉中,师父已经给我净化了身体,心脏病消失了,血压正常了,颈椎也不疼了,那真是“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转法轮》),很大个的大鸭梨吃完也不拉肚子了,每次消业来的急去的快,很少拖泥带水,我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

有件事情令我记忆深刻。一天晚上消业,头晕的很厉害,就想早早休息。自从孩子结婚后,我一直是独居,孩子工作很忙,也顾不上我,这样我也不会受他的干扰。这天晚上脑袋轰轰的很难受,这是我修炼以来最难受的一次消业。没办法我就背《转法轮》,背着背着也不去想头晕的事了,我就觉的有人在给我的脑袋做手术一样,过了一阵子,突然觉的头不晕了,清清爽爽的很正常了。这时我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象有一个人的胳膊从我的脖子下面轻轻的抽了出来,那动作就象我们要放下刚睡着的婴孩时怕惊醒他那样轻柔。我立刻坐起来了,一看身边一个人也没有。我明白了,这是师父的法身,刚才师父的法身给我调整身体了。我眼泪夺眶而出,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我的心情,我由衷的从心里喊出声来: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我是九九年初得法的。神奇的是我却在九四年初做了这样一个梦:我在蔚蓝的天上,看到从远处过来很多人,这些人穿着非常漂亮的各种衣服。最前面的那个人穿着袈裟,可是他却有头发,他给我一个很漂亮的项圈,项圈上镶着一块儿碧绿的、晶莹剔透的宝玉。我接过来戴上和他们走在一起。从天上向人间看去,看到有很多很多的人在拼命的打仗、厮杀,他们一抬头看到天上的我们,瞬间全部停止了厮打,全部匍匐在地上(象西藏朝圣者那样)向我们行大礼。我们走过一个古香古色的拱形桥,恬静、悠闲自在的向祥云缭绕的亭台楼阁走去……。虽然已过去十六年了,这个梦依然记忆犹新。

第二天上班我和同事(佛教居士)讲这个梦,他说我和佛家有缘,我强调说:“你说他是和尚吧他有头发,你说他不是和尚吧他又穿着袈裟。”他也回答不了我的问题。一直到九九年初我得法后,看到师父穿着袈裟的法像,这个梦才有了答案,而且正好九四年夏天师父在我市传法。只可惜我那时还迷在常人中不能自拔,错过了这么好机缘,直到九九年初才得法。

由于从小受中共邪党无神论填鸭式的教育,我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不相信神佛的存在,正象《转法轮》写的:“有些人就固执到这种成度:你一说气功,他从内心笑话你,他认为你是搞迷信,太可笑了。你一说气功中的现象,他就觉的你这个人太愚昧。”是师父为了救我,慈悲的掸去了我的封尘,开启了我的心智,使我脱胎换骨,相信了神、佛的存在,不再受常人社会所迷。修炼前,我还是个为情所困、所累的常人,因为生活不顺利,身体又不好,比别人活的更苦更累,终日伤心落泪,总是被情牵动着,自觉被伤害着。我也妒忌和报复过别人,无形中造下了业,寻死觅活的蠢事也干过,也解决不了问题。《转法轮》的法理让我大彻大悟:“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一下子打开了我的心扉,彻底醒悟,在意乱情迷中脱胎出来,去掉对情的迷恋和执著,成为一个心胸开阔乐于助人的堂堂正正的修炼者,让我在这邪魔乱世中找到回家的路。我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神的存在,感受到大法的神奇。使我在这千载难逢的大法开传时得到救度,不失这万古机缘,师恩难报啊!。写到这里,想起大法弟子写的歌词:“师父指我回家路,一路走来好幸福。师父救我出苦海,法轮常转不迷途。师父指我回家路,一路走来不怕苦。修的执著无一漏,一步更上一层楼。师父指我回家路,一路走来好威武。助师正法世间行。越走越近家门口。师父指我回家路,一路走来彩虹舞。师父领我回家转,殊胜美景不胜收。”

个人体会,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