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请上海地区大法弟子当心赵静》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七日】我曾经被北方某大城市绑架过,当时该市“六一零”和“国保”想胁迫我当特务,因为受迫害我的恶警的伪善所迷及没有完全承受住,我曾经假意同意与之進行过较详细的沟通(注:请同修千万不要模仿,我后来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并被迫害了几年),从而对邪党迫害大法的特务方法有些了解。下面我想就怎样防范特务谈谈我的看法。

一般来讲,一个城市的核心特务的管理者是当地的“六一零”和国保(或者国安)共同管理。邪党最近几年在国内找迫害大法的特务的主要目地有几个:一、破坏大法的资料点;二、了解国内外同修大型证实法活动的线索,例如电视插播等,并進行破坏;三、骗取国内外大法弟子讲真相用的宝贵的资金;四、对于一些特殊背景的大法学员,他们则希望能够骗取海外学员的信任,以了解更多外地修炼者的情况。而对于一般的在家学法和家庭聚会等,这些担负重要任务的特务不同于被派出所等利用的低级别恶人,一般不做干涉,但是也会要求主动定期汇报,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進行迫害。从二月十二日文章《请上海地区大法弟子当心赵静》看,赵静应该是特务无疑。

对于特务初期的活动基金,邪恶“六一零”组织一般都会提供,但是很快就会要求其“自力更生”,积极主动去骗取大法弟子的资金,以此来满足对邪党迫害活动的输血以及直接参与的流氓匪徒的个人欲望。我记的当时“六一零”和国保的恶警还告诉我,要尽量到各地去转转,他们也好跟着去玩。

特务们要干成破坏大法的事,主要利用学员的善心和不修口等问题下手。他们会以修炼或者证实法需求等为名,去了解关于资料点和证实法的项目的信息,所以对于大法弟子来讲,一定要对大法高度负责,不随便给任何不相关人员讲资料来源和证实法项目的情况,哪怕是很亲近的同修,不该了解的任何信息也不要让其了解。在目前的邪恶还在迫害的环境下,也不能随便带人四处去见自己认识的同修。

对于让特务骗取海外学员的信任,邪恶利用的人主要是便利接近海外大法弟子的学员,如有家人或者同学朋友是海外同修的学员。获得信任的具体方法可能有几种:一种是让其参与做一些大的证实法的事情,或者干脆无中生有的编造,以此传出去帮助特务在同修中扬名;第二种是为明慧供稿,写些证实法的体会和事情,以此不断获得海外学员的认同。骗取海外认可的目地,主要有三个:第一是骗取海外的同修的证实法的资金,第二是了解海外的证实法的事情,第三是了解外地的大法弟子证实法的项目以及外地资料点,好進行破坏。

从被绑架做特务的学员来讲,邪恶选中的都是内心有漏的修炼人,除了人间的名利情未放下以及有怕心之外,我个人理解,还可能因为对于特务的本质认识不清导致。比如,对我来讲,被绑架前,我就一度认为特务是个有挑战性的高智商工作。最近几年学法中,师父反复讲过特务是最下贱的职业,所谓特务的了不起只是人间的政权为了利益的宣传而已。因此我们一定要堂堂正正做人做事,不能认可特务式的晦暗的做人做事的方式。要从根本上除尽邪恶,我理解关键是我们全体大法弟子的心正,正念正行,那么邪恶也就没有了存在的环境和基础。清除特务亦然,仅仅是防范而不除尽自己那些招魔的心肯定不行。

一点认识,肯定存在许多不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