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摘人心脏的手为什么“一点抖都不抖”?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日】原辽宁公安披露的一桩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人体器官的证言中有这样一句话:“不打任何麻药,刀在胸脯上,他们这个手啊一点抖都不抖。”

下面还有一段具体的描述,是讲医生摘取人心脏时,法轮功学员的痛苦:“先摘的是心脏,还是再摘的肾。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一阵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给你学下声音,反正我也学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样式的,然后就啊……啊……就一直张着大嘴,睁着两个眼睛,张着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这惨痛的一幕刺痛了多少人的心!一个人被活生生的摘取了心脏。喷溅的鲜血,撕裂的令人窒息的呼叫,痛苦而本能的抽搐,这血腥的一幕伴随着军医的手术刀同时进行着。我们不敢相信人能残忍到这种地步!令担任警卫的公安都惊叹的是——“他们这个手啊一点抖都不抖。”

我们暂且抛开医生本人的残忍,看看这种残忍背后更深层的社会和历史原因究竟是什么。我们不妨探讨一下,以便更深刻的认识这种没有人性的罪恶发生的根源。

历史上活体取人心脏做醒酒汤的描述是有的,但那基本上都是文艺作品中用以突出强盗的凶残的。在现实中这类事情极其的少,即使有,也都是在极其秘密的环境中进行的,不可能大面积的存在。但是当中共在中国出现之后,这种摘取人内脏的行为就被中共继承并发扬光大了。

《九评共产党》引述了雷震远神父的著作《内在的敌人》中的一段描述:

“一天,中共要求所有的人都到村子的广场上去,小孩子们则由他们的老师领着,目的是让他们观看13个爱国青年是如何被砍头的。在宣读了一些莫须有的罪状后,中共命令已经吓得脸色发白的教师领着小孩子们高唱爱国歌曲。在歌声中出场的不是舞蹈演员,而是一个手持钢刀的刽子手。‘刽子手是一个凶狠结实的年轻共兵,膂力很足。那共兵来到第一个牺牲者后面,双手举起宽大锐利的大刀快如闪电般的砍下,第一颗头应声落地,在地下滚滚转,鲜血像涌泉般喷出。孩子们近于歇斯底里的歌声,变成了不协调杂乱的啼叫声。教员们想打着拍子将喧嚣的音调领上秩序,杂乱中我又听到钟声。’

“刽子手连续挥动了13次钢刀,砍下了13颗人头,随后中共的士兵们一起动手,对死者剖腹挖心,拿回去吃掉。而这一切暴行都是当着孩子们的面。‘小孩子们吓得面孔灰白,有几个已经呕吐,教员们责骂着他们,一面集合列队返校。’”

雷震远神父在书中是这样详细描述中共士兵们摘取心脏的过程的:

“几个强壮凶猛的家伙冲上前去,把死人翻转过来,然后我恐惧的看见他们弯下身去,每人用尖刀在死人胸前挖一个洞,接着用双脚或一脚蹬踩,使死者的心从洞中外涌,然后捉住拉出。

“他们把十三颗心放在一起,用柔软的芦苇穿成一串。两个靠近我的观众苦笑看着离去的共产党。

“‘他们把心拿去作什么?’我问那较年长的一位说。

“‘他们将在今夜把那些心吃掉,他们相信那样可以增加力量。’他说完后恨恨地诅咒着走开。

雷震远神父接着又讲述了中共常用的一种杀人方式:

“他们有一种至人速死的方法。被判决的人从家中被拖到××党总部。一群××党把他推进一间房子里。‘现在我们要检查你的良心。’一个人说着向另外一个人点头示意,另一个人立刻走向前来将‘犯人’上衣撕下,用利刃把心挖出。”

中共除剖腹挖心外,还使用了活剥人皮的方式将人处死。下面也是《九评共产党》中所引述的《内在的敌人》中的内容:

“在平山,我曾看到一个人的父亲被活活剥皮致死。儿子被共产党逼着亲眼看这惨刑的执行,亲身听到父亲在哀号中死去。共产党在他父亲的身上倒上醋和酸类,一张人皮便很快地剥下。先从脊背开始,然后剥到双肩,全身皮都剥下后,只剩下一颗头皮存在。他的父亲在全身皮被剥下后几分钟便死掉了。”

这不是活摘人的内脏,而是在活剥人皮,但是活剥人皮的残忍可能不比活摘人内脏的成度差。而且活剥人皮的时候,还逼着他的儿子现场观看。他儿子内心的痛楚那能是他人所能想象得到的吗?中共所要达到的就是要让他儿子以后永远在屈辱中偷生。在将人以极其残忍的方式处死的情况下,还要将亲人的灵魂强暴、尊严剥夺。这样的邪恶可真是旷古未闻。

中共就是这样在恐吓中训练民众的:剥着人皮,还要逼着他的儿子观看全过程;砍人脑袋,教员还在指挥着学生唱歌。那些可怜的孩子们,第一次是呕吐的,第二次就变得麻木了,第三次时就已经有孩子在欣赏了;而那个被活剥了人皮的人的儿子,他的一生必将在极度屈辱中度过。

最可怕的,就是这种让人在不知不觉间对邪恶麻木不仁,对自己做恶也习以为常的心态。当这种心理形成一种常态,并内化为中共党性中的一种要素时,其毒素就被传承下来了。而这种传承却是隐性的、极具危害性的。

中共建政后,开始系统地大规模地煽动阶级仇恨。政治宣传和文艺作品里大肆编造虚假的人物和事件:《雷锋》中“地主婆”拿起柴刀砍雷锋手背的镜头,《白毛女》中黄世仁欺凌喜儿的画面,本来修桥补路、为民众兴建学校的刘文彩却被描绘成全国第一号大地主……对所谓的阶级敌人的仇恨就这样被深深的植入到群众的内心,人们唱的是“咬住仇、咬住恨,嚼碎了仇恨强咽下,仇恨入心要发芽。”

人们内心植入的仇恨终于发芽了,这是暴虐的罪恶之花和仇恨结出的果实。于是,普通群众很自然的开始了对剥削阶级的专政,而且進行的轰轰烈烈,杀人时不但失去了理智,而且進入了癫狂状态。《九评共产党》中是这样描述的:

“‘把人活活打死是司空见惯的事,在沙滩街上,一群男‘红卫兵’用铁链、皮带把一个老太太打得动弹不得,一个女‘红卫兵’又在她的肚子上蹦来蹦去,直到把老太太活活踩死。……这次活动中,在崇文门附近‘抄’一个‘地主婆’的家(孤身一人的寡妇),强迫附近居民每户拿来一暖瓶开水,从她脖领灌下去,直到肉已经熟了。几天后,扔在屋里的尸体上爬满了蛆。……当时杀人的方法五花八门,有用棍棒打的、有用铡刀铡的、有用绳子勒的,对婴幼儿更残忍,踩住一条腿,劈另一条腿,硬是把人撕成两半儿。’(遇罗文《大兴屠杀调查》)”

当这样的罪恶发生时,那些杀人者认为自己是在犯罪吗?残忍、暴虐、没人性,早已被他们内心的豪情壮志所取代。杀人者毫无罪恶感,而且以无产阶级革命接班人自居,仿佛真理在握,好象是在为世界上受压迫的劳苦大众做圣事。被这样的思想武装起来的人哪还会把人的生命看重?交给他们一把手术刀,他们也会“义不容辞”的去活摘被他们视为反革命者的器官的。

中共执政期间,活体取人内脏以供食用的行为相当普遍。《九评共产党》引述了当代著名作家郑义关于活体摘取人内脏的描述,书上是这样写的:

“大张旗鼓,轰轰烈烈。此时,活取心肝已积累了相当经验,加之吃过人肉的老游击队员传授,技术已臻于完善。譬如活人开膛,只须在软肋下用刀拉一“人”字形口子,用脚往肚子上一踩,(如受害者是绑在树上,则用膝盖往肚子上一顶──)心与肚便豁然而出。为首者割心、肝、生殖器而去,余下的任人分割。红旗飘飘,口号声声,场面盛大而雄壮……”

可以想见活取心肝者是何等的凶残。但是,要是设身处地的想一下就会知道,活取人心肝者当时该是何等的亢奋和自豪。那是在红旗飘飘群众聚会的现场,正是刽子手们表现自己“革命斗志”的机会。也可能他将自己的情绪默默地抑制,非常沉稳又极其干练地在众人面前展示着自己的技艺。

这个时代所丢失的人性并不因历史的过去而被找回,相当一部份中国人的思想和情感已被异化。美国“九一一”事件之后,全世界都是对受难者的哀悼和对恐怖分子的谴责之声,可是在中国的网络上竟然是一片叫好。那种幸灾乐祸的极端狂妄不正是中共长期封闭洗脑“教育”的结果吗?

然而对法轮功的仇恨宣传又超过中共历史上对任何一个群体的污蔑。中共把法轮功修炼者抹黑成没有人性的“自杀”和“杀人”者,甚至不惜演出“天安门自焚”伪案来欺骗民众。十年来中共对法轮功的虐杀一刻也没有停止,对法轮功的造谣构陷始终在精心的布置着。内心被植入了对法轮功极度仇恨的人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呢?特别是在中共“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口头指令的示意里,中共的打手们完全放开了手脚没有任何顾虑的去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

中国相当一部份人的人心早已失控了,道德标准的变异使他们完全丧失了做恶后的罪恶感。特别是当他们被中共按照某种意图强化“教育”之后,他们甚至会把犯罪看成是在做一件对社会有益的事情,那么他们拿起手术刀刺向无辜者时还会有丝毫的犹豫吗?

特别是在部队这一块,中共历来在征兵时都有一个严格的政审。到了部队对士兵的教育又都是在封闭的情况下进行的。而在军校,对学生的束缚更紧,相对地方院校封闭性要强的多。靠关系,看背景,行贿、阿谀奉承、溜须拍马这些负面的因素要超过地方许多倍,客观上又进一步的造成了道德的缺失。中共教育的目的就是要使这些人达到为自己随意所用。

在军队系统里,一个抱着理想和热情的年轻人,经历了军医院校的黑暗,在现实中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很自然的就会感到焦虑和迷茫。如果有这样的机会可以作为一个出路,这些人还会在意被摘取器官者的个人感受吗?特别是在受到把法轮功修炼涂抹成“走火入魔”的×教徒、利用这些人的器官为他人做好事的歪理的灌输下,同时又有可以借此得到金钱和地位的升迁的诱惑,他们麻利而沉着的向活人出手摘取器官不是必然的吗?这些人就是这样在不知不觉间被中共完全造就成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恶魔。所以当他们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时,一刀下去,他的良心就已经死亡了。良心都没有了,他的手还会抖吗?

军医摘取法轮功学员心脏时,“他们这个手啊一点抖都不抖”,从另一个方面也暴露出对法轮功的迫害早已被中共纳入一种“正常化”的轨道。对于参与的军医而言,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工人生产产品没什么两样,只不过是要求的专业技能要强一些,他们没有丝毫的道德负疚感,他们认为那只是工作而已!在中共的单独教育和金钱的诱惑下,他们甚至还会为自己有机会能多做一些这方面的手术感到荣幸呢。这和当年的红卫兵、摘取人心脏的中共士兵、活剥人皮的刽子手得手后的感觉有什么差异呢?所不同的是,他们的手法更为专业和熟练,他们的心态更为沉着和冷静。这也可以看作是一种升级吧。

一种极其反常的反人性、反人类的暴行被中共的爪牙们操作的如此干净利落,只有邪恶的成度达到极点时才有这种出奇的冷血!

宇宙间,再也没有比中共更邪恶的了。无论如何反常、没有人性的超级罪恶都能被中共做到烂熟的成度。

中共的残忍与冷血来自它固有的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