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法理指导处理家庭矛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四日】今天想和大家交流一下在法理的指导下处理家庭矛盾的体会。

写文章要有个题目。动笔前我在想,用个什么题目好呢?是用“家庭关”还是“家庭矛盾”一词呢?师父的法理点悟了我,应该用“家庭矛盾”一词,不用“家庭关”。师父在《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中讲了“相由心生”的法理,如果我把与家人的摩擦看成是“关”,那可能就真成了一关,那么是“关”,我就得闯,就把“矛盾”相应看大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没有矛盾的产生,没有给你制造提高心性的机会,你还上不去呢。你好我也好,怎么去修炼?”师父的法理给了我明确的答复。这样一悟,我就觉得,总结一下这个问题本身就是一次提高心性、提高层次的好机会,明显的感觉到“家庭矛盾”根本不是什么“关”。

其实很惭愧,这么多年来,我的家庭修炼环境时好时坏,丈夫一直没有真正理解我的修炼,当然也是自己修炼中的不足造成的。

这一次发生矛盾的起因是,同修到我家来被他撞见了,他对同修下了“逐客令”,说以后不准到我家来。当时我虽然没有太动气,但还是与他分辩了几句,我说这也是我的家。他却说,你把家早都给败去了。我知道他的意思是指十年来由于邪恶对我的迫害,造成我的身体出现不正确的状态,我已经两年多没有上班了,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约有二十万元了,所以他时常对我发泄不满。还有,别人(包括我的家人)都说,是因为我坚持炼法轮功使他没能当上官,影响了他的前途等等,对此他也心怀不满。

常人的思维真的都被邪党搞颠倒了。

事情发生后,我发了约半个小时的正念,然后又与他交谈了一会儿,接下来的几天,他每天都不回家吃饭,晚上到另一屋去睡。

近半年来,由于母亲的身体不好,我们一直在母亲家吃饭,自那以后他也不去了。这时我不好的念头就在往出冒,比如,这二十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婆家过年,于是我想:“你不来我家算了,快过年了,我也不去你家过年,看你怎么办!”其实,这时就有了“以恶治恶”的邪党文化坏念头,有了想“出他丑”的念头。其实我自己知道这想法不符合大法的要求,是没有了“善”。我想,不能明知故犯,得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我一定要实践我悟到的师父的每一层法。每天晚上他回来,我照样问一问他:“吃过饭没有?”晚上睡觉也叫他一声,至于他与我说话与否不去介意,坚决做到不动心。这样平静的过了几天。

一月三十日,我在去给母亲做早饭的路上把脚扭了一下,当时虽然也想“没事”,心里也非常明白法理,而且当时确实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吃过早饭回家后,心中隐约还是放不下这脚。自己就开始打扫卫生,当时丈夫还在睡觉,就把他叫了起来,想让他一同打扫卫生,可是,他起来后却坐到了电脑前玩了起来,根本不理我那一切。这时,我觉得非常的委屈,流着泪、坐着小板凳继续打扫卫生,心想,我都这样了,还坚持干活,你休双休日却什么也不干,心里就有不平衡的感觉。一会儿,丈夫一句话没说,穿好衣服走了。此时,我反倒平静了。自己干了一会儿,就到床上休息一下,还看了看脚,此时也意识到不应该看脚,有点疼就有点疼怕什么,就穿好袜子躺下了。等到再起来时,发现脚特别的疼,已经不敢碰地了,知道这是自己“求”来的,就赶快解体它。

中午勉强到母亲那里给父母做了点饭就回家了。下午,父亲不放心,就到我家来看我,又问了丈夫为什么几天都没过去吃饭,我如实说了。父亲自然说些常人的理,劝说我,我当然不会听他的。就这样,父亲看说不了我,就把哥哥叫来了,又要劝说,又要说些我被迫害时,他们都为我做了什么,我没有叫他们说。哥哥还说,他要是我丈夫早就与我离婚了,他支持丈夫对我的态度和做法。我当时没有忍住,说,“你同意他的想法做法,就去跟他说好了,不用跟我说什么,我都‘死’过一回了,还怕什么?”可能这句话被邪恶抓到了把柄,另外空间的邪恶就操控哥哥,让象失去了理智一样,站起来就冲我吼:你这就死去?我说:我凭什么死?他一听我这样说,就恶狠狠的照我的头上打了两拳,紧接着又向我的嘴打了一拳,他还不解恨,魔性变的更大,面部都变的扭曲了,拿起我原来用的拐杖就向我的肩膀抽来,第一下就把拐杖打成两节,又紧接着拿剩下的一半再次朝我的肩膀落下,又打成两节。这一切父亲在一旁都看在眼里却未说话。此时我平静的让他们走。哥哥气急败坏的拉着父亲走了。

事情到了这一地步,我反过来回想所发生的一切,感到最对不起的就是师父,因为弟子做的不好,让师父替弟子操心,让师父为弟子承担了那么大的痛苦,是师父替弟子化解了一切,使弟子在身体上没有造成伤害,只是表皮略微有点疼,我一直没有看肩膀什么样。信师信法,不会有任何问题。

第二天,脚好了,能下地走路了,第三天,什么都能做了,也不疼了,只是看起来有些肿而已。

我没有忘记自己是大法弟子,遇事要向内找,于是眼中噙着泪水,按照大法的法理去找自己:一,我还有争斗心没有去干净;二,我没有用慈悲的善念给他们進一步讲真相,认为他们已经三退,从我这么多年对他们的好,也应该知道我学大法最起码没有学坏。尤其半年多来,我克服自身的困难,无微不至的照顾母亲,父亲和哥哥平日里也总说我好,但他们不承认我是因为学法轮功变的更好了,他们只记着我学法轮功后遭受的迫害的惨状,以及给他们带来的痛苦和损失,把中共邪党给造成这一切的根源转嫁到了法轮功的头上,使他们一提法轮功首先想到的就是痛苦与损失。这是因为我没有给亲人把真相讲到位,使他再次对我施暴(迫害初期,哥哥就曾打过我)。我努力的克制着自己不好的想法;三,怨恨心也没有去彻底,这件事情发生后对丈夫、哥哥、父亲,不同程度的存在着怨恨。两天过去了,通过学法,到写这篇稿子时,怨恨心已经很小了,我也相信很快能去干净的;四,有攀比心。有时会想,父母三个子女,嫂子也很少来照顾,就我照顾的最多,别人只是有时间才来照顾一下;五,不平衡的心,也就是妒嫉心还有,丈夫不爱做家务,经常心里不平衡;六,和丈夫有矛盾,有想到婆家告状的心;七,求名的心,想让别人说自己好的心,对父母、婆家的人,对人家的好处自己心里总装着,有时言谈之中就表露出来,看我对你们多好!一桩桩事情在与人唠嗑时就摆了出来;八,对家人的情没有看淡;九,在做好事时,有有为的心;十,有爱指责别人的心,爱说别人的不是,有时爱跟别人说丈夫的缺点,等等等等。

在找自己的人心时,我也都在用大法的法理来消减或去掉那些心。

“学员在难中很难看到事情的因由、但不是没有办法,当静下心来用大法衡量一下就可以看到事情的本质。”(《精進要旨二》〈理性〉)学了这段法,使我学会了跳出“矛盾”看问题了,也就是,当遇到矛盾时,不是一个劲儿的想矛盾的本身,不是想谁对谁错了,而是想自己动的一思一念是否符合法?不符合就是应该修去的人心,自己有了人心才会造成矛盾,也就不是别人的错,想到自己是个大法弟子就知道要按照法去做,不再钻“矛盾”这个牛角尖了。这样我看淡了这次矛盾。而且知道在今后的日常生活中,我要随其自然,不再为了做好而做好事。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一切,不记名,不图报。对待家人,我会按照大法的法理正确对待他们了,去掉情,跳出情,不动心,慈悲对待。

学法也让我更清楚,这一切矛盾与是非,都是生生世世业力造成的,还了业了,还了债了,心性得到提高了,这的确是一件大好事。两年了,自己都不能双盘炼功和发正念了,这两天我能双盘了,炼静功能盘四十多分钟,发正念十五分钟也没问题。

此过程中,又把师父零七年《对澳洲学员讲法》看了一遍,启发也很大,化解了我总想到婆婆那里告丈夫的状的想法。

今后我一定要用“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继续归正自己的言行,归正自己,去掉所有的人心,达到师父在不同层次对我的不同要求,直至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