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华南植物园对博士生家人施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七日】(明慧通讯员广州报道)广州华南植物园相关“领导”人物因博士研究生于亚欧在论文中写下“感谢法轮大法”的字句,威胁要对他进行处分,并频频对于亚欧远在山东的家人施压。

广州大法弟子、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即将毕业的博士研究生于亚欧,因在博士论文的“致谢”页中写下:“首先要感谢法轮大法,没有这正信力量的支撑,就没有这篇论文。”于亚欧在压力下拒绝去掉这句话,园方将原定于二零一零年二月四日举行的博士论文答辩强行取消,并通知于亚欧可能对他进行处分。

二月四日,于亚欧按照园里教学部的要求,同时也是按照中科院的学生管理规定,向相关部门和老师提交了“要求恢复博士论文答辩的申辩书”,该申辩书中详述了法轮功不是邪教,自己没有任何违法、违规、违纪行为,以及保留上诉权利的内容,并且要求园方立刻按照规定恢复他的毕业论文答辩。

园方在接到于亚欧的申辩书后,没有按照正规的管理程序讨论其申辩书的内容并尽快恢复其答辩,而是由老师、园党委书记分别打电话给于亚欧远在山东的家人,要求他们“立刻前来”,并要求他们对自己的儿子进行“劝说”。

这种行为,自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华南植物园领导在“六一零”的指使下要求于亚欧交“思想汇报”以后就时有出现。每当于亚欧拒绝了园方在“六一零”指使下向他提出的不合理要求后,园方就会找到他的家人,要求其前来“协助处理”。

且不说于亚欧早已经是年过十八岁的成年人,有独立行为能力;且不说山东省离着广东省多么的路途遥远,家人往来不便;就是从头到尾翻遍《中科院研究生院学生管理规定》,也找不到研究生院方面或者园方有权在处理学生问题时“找其家人”的任何管理规定。也就是说,园方是在没有规定其有权找学生家人的情况下,是在没有与学生于亚欧本人商量过的情况下,而三番五次这样做的。而这种“找家长”的行为确实给于亚欧的家人带来了很多压力和苦恼,也使相关的老师等人员饱受压力之苦。

共产党在对人民群众的迫害中,一向惯于迫害与其“专政”对像直接相关的家人、老师、朋友等,以达到通过迫害受害者的亲属等最亲近的人,而逼迫受害者向不合理要求妥协的目的。而这,也正是共产党“邪教”本质的体现。正信教人向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敬天、敬地、敬父母;而邪教共产党却教人“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不要说对别人的父母好,就是在自己的父母与“党”不一致的时候,都要用其恐怖的压力让亲人之间“划清界限”,这是对人伦、对所有人亲情的最大的迫害。

希望相关的人员立刻悬崖勒马,不要再昧着良心配合共产党的迫害政策。“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留给你们做出正确选择的时间也不多了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