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好家庭关系 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五日】得法前,我特别爱“挑理”,尤其在家庭方面,总认为自己事事都在付出、处处占理。在七十年代,我作为一个大学生却嫁到一个在当地公认“厉害”的人家。丈夫兄弟姐妹几个,除一人是高中文化外,都只有初中文化,我自认为自己这么优秀,事事都做的很好,可他家里却老跟我过不去,总感到这一家弟妹联合起来算计我,心里很不平。心想你们凭什么这样对我?并下决心:等老人没了,决不和他们来往。

这种状态一直延续到一九九八年得法。修炼之初,就想自己修炼了,不和他们一般见识,在具体做事时尽量调整自己的心态,强忍,但气还是不顺。因没在法上,当然收效甚微。直到二零零六年前后,我才意识到这种状态的严重性:关系这么僵,怎么讲真相劝三退救人?必须好好找找自己,肯定是自己在什么地方拧劲了。

我用人心回忆往事检查自己的所为,还是觉的自己没有错,而是他们不对,当时我很苦,我是真想找啊,慈悲的师父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找的苦,修的慢,点悟着我:修炼就是修心性,找自己那颗心。我一下子明白了:我以往所有的付出是有条件的:要求别人“认可”,“必须说我好”。所以我付出时感到很累,人家却不买帐。心里产生气恨、委屈。“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我付出的同时,也在跟别人要东西,要“认可”,“要好”,人家当然不买我的帐。

当找到这颗为私为我的心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解脱和轻松。三十多年的压抑一下烟消云散。向内找,先要敢找才能会找,才能找到。此后,与婆家的人的关系很自然的改变了。所以三退开始后,婆家人是听信真相最扎实、三退最早最容易的一个小群体。

老伴的大妹妹看完真相资料后,主动送给串门的邻居看。一次她存了四种不同内容的真相小册子,我说拿去发,她说:“嫂子别管了,我抽时间发出去,我知道放哪。”她还告诉我某某小区有探头小心点,还让我把包里的真相资料放她那,她好送给邻居们。

我再一次体悟到师尊在《转法轮》开篇所讲,“我在整个传法、传功过程中,本着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对整个社会的影响也是比较好的。”其中“负责”二字的深刻内涵。

和娘家人相处,也是我修炼提高的过程:当年为给二弟盖房娶妻,我失去了到市“人大”或“政协”工作的机会(当时我在一小型企业),自己在班上啃口咸菜对付吃饭,省点钱补贴家里,可谓对这家付出不少。三退开始后,娘家大部份人都退,唯有那从小就疼爱我的哥哥不退党。他退休后办个小企业,一次他指着我大喊大叫。

当时我真气傻了,也忘了发正念,全是人心人情,气的我这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呜呜大哭,一股急火连拉带吐,躺在床上动不了了。恨哥哥中毒太深,恨自己太差劲连自己哥都劝退不了。都是人心在翻腾,跟头把式中,我想起了师尊告诉过要学会放弃,不是放弃救度,是放弃人心放弃执著。由怒火万丈渐渐平静下来,平静中我坚守着那份救人的责任。

机会来了,以往因大嫂不给大儿媳看孩子等,造成儿媳失去在银行的正式工作,婆媳关系一直十分紧张。媳妇发誓永远不理婆婆。我看侄媳这心太苦了,建议她看看《转法轮》。她还真是缘份大,接受了我这建议,明白了法理。当婆婆今年把腰椎摔折时,她从千里之外回来侍候婆婆,端尿端屎任劳任怨。

借这件事,我问哥哥:为什么他的儿媳会有这么大变化,那是大法解开了她们之间的怨。在事实面前,哥哥受到了震撼,变了。以前我回老家,他对来看我的同修怒目相视,而邪党奥运,他多次打电话说:外面路滑小心点走(他知道邪党监听电话)。哥的心里没有了反对没有了阻拦,只是担心(当然这是针对我的怕心来的)。倔强的哥哥通过大嫂告诉我:他知道大法好,同意三退了。

婆家也好,娘家也好,都是我修炼的环境,都是我要救度的有缘人,都是师尊给我们安排的修炼的路,你对他对,对我好,对我不好,都是演戏都是假相。只有师父的慈悲、大法弟子的修炼提高才是实实在在的。救度众生是我的使命,在师尊安排的这条路上走正,是我此生的唯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