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越走越坚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修炼十二年有余,回顾自己的修炼历程,有做好后的喜悦,也有做不好的遗憾,在师父的一路呵护下走到了现在。下面我把它总结出来,向伟大的师尊汇报,也和同修们交流一下。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一、得法

我从一九九三年患了急性肾炎,全身浮肿,后来转为慢性,这样反反复复的好几年,大小医院都去过,偏方也用过,药吃了无数,钱也花了不少,就是不见好转,四个加号时隐时现,后来发展到连坐着的力气都没有。

就在我被无情的病魔折磨的痛不欲生,对生活失去信心的时候,同修亲戚给我送来了《转法轮》宝书。她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好多人有病都炼好了,你也炼吧。”我抱着试试看的目地捧起了宝书,第一天看书我的失眠症就消失了,心想真是宝书啊!看书就能治病。

后来同修来教我动作,本来卧床不起的我,第一次抱轮,半小时就能坚持下来了,炼完功不但不觉累,而且全身特别轻松舒服,学法炼功一个月后,天天让人侍奉的我,竟然能干家务活了,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脸色也红润了。我亲身体会到了大法的威力,是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让我获得了新生,从此我真正的走上修炼大法之路。

二、洪法

我亲身体会到大法的美好,我想这么好的功法应该让所有的人知道。我请了大法书送给家乡的父老乡亲、亲戚、朋友、单位领导、同事,给他们介绍大法的美好,他们也真正的见证了大法在我身上的超常体现,所以多数人以及我婆家、娘家的亲人也学炼起来。

我们乡村得法比较晚,那时还没有炼功点,我就建议老学员组织学法炼功点,有利于我们炼功洪法,这位老学员心性好,很快就建立了每星期一次的学法炼功点,人开始不多,后来发展到屋里坐不下,人们就坐在院子里,过年都不落下。我和同修经常下村去洪法,有时骑自行车来回几十里路,从不觉累而且精力充沛,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得到了千年不遇的大法,心里总是乐呵呵的,从里到外洋溢着幸福的喜悦

三、证实法

通过洪法,越来越多的世人知道了大法的美好。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发起了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我再也坐不住了,我和同修搭伴坐上了去北京的列车,我要讲述大法的美好,讲述大法体现在我身上的超常。可是刚到北京就被埋伏在车站的警察给截到一辆客车上,同修越来越多,大客车一会就满了,大客车一辆接一辆劫持了很多同修,站都站不开,更别说坐了。不许下车、不许开车窗,当时北京的气温据说高达四十度,直到第二天下午被劫持到当地非法审讯,我想去北京不给我讲话的机会,现在你非法问话,正好该我讲了,我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讲大法使我重获新生,讲按真、善、忍做好人没错。他们三个人针对我一人,开始很邪恶,特别是那个副股长,吹胡子瞪眼、嘴里不干不净。因为我觉的我发自内心的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所以一点都不害怕,一直耐心的给他们讲,后来他们不邪了,态度也有所转变。

我和几位同修被非法关進看守所。那时我法理不清,不知道反迫害,也不知道否定旧势力,心想進来了,把该去的心修去就该出去了,所以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发现不好的心及时去掉,比如怕脏、怕吃苦、怕热等等。开始進去时犯人对我们很抵触,我和同修主动和他们沟通,善心对待她们,饭菜让给她们吃,她们从抵触变为敬佩,有一个犯人让我给她写字做留念,我给她写了“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并教她记住(她识字不多)。

被关押几天后,狱警强迫我们看诬陷大法的电视,看到电视上诬陷大法的人,我在心里说让这人闭上嘴,张不开,一会电视就关了。狱警让我们谈看后的体会,一位同修念很正,说:“我炼功前有什么什么病,通过炼功都好了。”在同修面前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在他的正念带动下我说:“我炼功前病的很厉害,炼功后无病一身轻。”同修们的正念都出来了,纷纷都说炼功后受益的情况。邪恶的阴谋没得逞,以后再也没让我们看邪恶的电视。后来给我们每人一张纸和笔,让写认识,我就从炼功后身体得到康复、精力充沛、心灵得到净化写了一篇心得体会,看守所的所长、指导员可能都看了,因为第二天所长见到我,提着我的名字说:“谁谁炼功可炼好了,那么重的病都炼好了”。“六一零”头目看到我写的体会大发雷霆。我弟弟找他放人,他拍着桌子大叫:“看看是你姐姐写的吧?不放了。”弟弟只好来到看守所,托人见到我(因看守所不让家人见,要想见还得托人找关系或送礼)含着眼泪说:“姐姐你写个保证,我找人把你放了。”我说:“不用找他们,他们的话信不过。”我的一个同学是“六一零”的,和我弟弟一起来到看守所,也来当说客,另一个同学和我的同事也来劝我写保证,说好就在家炼,不该去北京上访,这不该那不该的说一通,我那时头脑里只有一念:我炼功做好人没错。心没被他们带动。我的姐姐、妹妹、妹夫、弟媳也来看守所劝我写,妹夫说:“你被关在这里,你先生(同修)因上访到处要抓他,现在人不知去向,你家门口有人蹲守,两个年幼的孩子没人照管只好接到姥姥家,现在家里乱了营,你俩一个被关,一个流离失所,她姥姥天天哭天抹泪的,吃不下饭,都晕过去了,外人也议论纷纷”。他的一席话没带动我的心,我知道这是我该放下亲情的时候,我说:“有什么可议论的,我做好人有什么错?”(当时带有争斗心)妹夫让我问住了,只好说是没错。这次劝不了,下次妹妹把我的孩子也带来了,在家教好了,让她见到我哭,我见到孩子冲她一笑,叫了声孩子的名字,孩子见到我根本没有哭。这些都没带动我的心,可是弟弟的眼泪让我动了人心,心想一个男子汉含着泪花为了我东奔西跑的,我炼功有什么难我自己承担,不应该让弟弟替我承受。因心性降到了人上,想来想去,在文字上做游戏,字写的大大的,写了几行所谓保证,这也是没做好,留下的遗憾。所谓保证在明慧网早已声明作废,同时再次声明以前所说所写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到了第八天,家人都被勒索二千元,我和几位同修都走出魔窟。

四、讲真相

一、上设备

在红色恐怖的日子里假经文不断,同修们有的说是真的,有的说是假的,认识各异,好象一时迷失了方向。我和先生商议买了电脑、打印机上网和明慧网联系,一定给同修一个正确的证实法的方向。因为先生是辅导员,我也一直做着协调工作,在这艰难的形势下更应该承担起整体提高的重任。后来才知道,当时上网的包括我家只有两家,先生本来对电脑一窍不通,可他在师父的加持下竟上到明慧网。打印出网上同修们证实法的修炼体会传给同修们看,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多数同修都有了正确的认识。

第一个法轮大法日,先生和同修们切磋怎么做,那天正是大集,同修们建议出去集体炼功,大集人多正好证实法。可是被不明真相的同修家属举报。先生刚到家镇政府打电话来,让他去一趟(已晚上十一点多)先生不去,可是他们威胁说不来让人请你去。到了镇上,县里“六一零”头目、公安局长等早已在那里,他们查到了“法轮大法日”的消息是先生说的,不知是凌晨几点,听着来了好多人,要搬我的电脑,派出所一个干警進到屋里,将我的电脑搬出去,其他人在外屋等着,我心想不能叫他们把主机搬走,其它的搬走还能要回来,(什么都不该让他们拿走)我一边穿衣服,一边喊,把主机给我放下。一个人说全给你放下了。我出去一看全都在桌上。直到现在电脑显示屏还做着工作,主机太老旧换掉了。

我们这里同修比较多,真相资料需求量较大,开始从外地拿,供不上时找常人印,但印得不清楚价格也高,我和先生又买了一台复印机,印出来的传单非常清晰,用同修的话说,是大厂家印的。有一段时间大资料点被邪恶破坏,这台复印机担起了重任。

二、乡村讲真相

我镇同修比较多,为了避免重复发资料,我们根据年龄划了区域,近处留给老年同修,我和先生经常骑着摩托车到较远的乡村去发,有时晚上去,有时白天去。有一次我们准备了一大旅行包资料,装好车推出大门,可是摩托车怎么也打不着,只好推回屋里(因是晚上怕影响邻居)先生一边打火一边发正念,我也一直和摩托车沟通一边发正念,清除干扰摩托车载着我们发真相资料救人的一切邪恶,结果一会儿就打着了。直到我们发完资料回来,摩托车一直欢快的跑着,什么事都没有。

深秋的一天晚上,我和先生到乡村发资料,他在村里发,我一边推着摩托车往另一个村走,一边往路边的电线杆上贴真相,看到远处一盏很亮的灯同时夹杂着拖拉机声、人叫声还有好多狗叫声由远而近,一会儿竟来到我在的路上,越走越近,我这才看清是打野兔的,一台拖拉机跟着好多人还有好多狗。摩托车上还有一大包资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没处躲,我坚定的发了一念,不许他们往前走,让他们拐弯。他们真的拐弯顺着一条小路由近而远去了。

又是一个冬夜我们穿上防寒服,带上资料骑着摩托车来到了二十里外的乡村,发完一个村子又去了另一个村庄,先生带的多到村里头发,我带的少很快就发完了,我推着摩托车一边发正念一边等,等了一会,心想应该到柴禾垛那边去等,刚到这边就看到一个人骑着摩托车从村里出来,路过我刚站的地方过去了(已是深夜),我亲身体会到师父每时每刻都在呵护着弟子。因先生带的多,十二点多还没回来,北方的冬夜寒风刺骨,我一个人站在村外,不但不害怕也不觉的冷,一直不停的发正念,开始有狗叫干扰,发正念清除干扰一会就平静下来,发完资料回到家已是深夜一点多,这是经常的事。这几年为了让乡亲们了解真相,周围的多数村庄留下了我们的足迹。

三、面对面讲真相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越来越多的同修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听着同修们面对面讲的体会,我也下定决心一定要出来讲,可是第一次出去,一个也没有讲,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张不开嘴,心里难受极了,只好发了几封信回家了。后来换了一种方式,天天上早市买菜讲真相,这儿买点,那儿买点,这样好搭话,也容易讲。有一次给一个卖辣椒的妇女讲,我给她讲真相,她一边听一边给我装辣椒,等我给她讲完了,她给我装了一大袋子,回家只好晒干,直到现在也没吃完。

心想光这样讲也不行啊,得买多少东西啊!我就和讲的好的同修搭伴,每天上午都出去讲,人多的时候,同修讲我在一旁发正念。有一次,我们一会讲退了七人。这天我们来到一条大街上,路边有干活的,我一看人多就让同修去讲我发正念,可是她没讲就过去了,我这才悟到,已经产生了对同修的依赖心,同时也隐藏着一颗私心,把同修推到前面,自己在后面,心想这些不好的心不是我,统统清除掉。我大大方方的走过去,很自然的搭上话,问他们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他们说没有,我就给他们讲共产党腐败透顶,历次运动杀害中华同胞八千万,天要灭它,凡是入过党、团、队的人都得退出来才能保平安,那个说我入过团,这个说戴过红领巾,我说红领巾是少先队,也是它的一份子,也得声明退出,我给你俩起个名,把团队退了保平安,他俩很高兴同意了,这时走过来一个中年人,退队的小伙子指着他说,俺们的官来了,他是党员,你给他说说。我给他一说很顺利就退了,我说送给你们一个光盘看看,他们说我们是集体宿舍,电视都没有,看不了,我说那就送给你们一本《九评》和传单看看,说着我就递给当官的那个人。我微笑着对他说:“别光让他们干活,你当官的有文化,回到宿舍给你的工人们念念《九评》和传单上的内容,这都是真实的事,你在电视上看不到这么真实的内容,你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幸福平安。他们高兴的也说幸福平安。

通过这次讲真相我悟到,讲真相并不难,难在人的观念不去,人心太多。比如面子心(不好意思讲)、顾虑心(怕人不听)、怕心(怕被举报)等。后来这些心一冒,我就立即清除,这不是我,我不要你们,休想干扰我讲真相。这样一来,我心态越来越纯正,真相越讲越顺利,有时觉得还挺能讲,讲起来智慧源源不断,绝大多数都能讲通。

也有不听的,有一次讲真相回来快到家时,看到路边有一个老年男子在等人的样子,我微笑着过去打招呼,大叔在等人呢?他也挺高兴的应答,我问他在什么单位退休?他说在政府。我说那肯定是党员了,他说是。我说现在人们都在退党保平安,你也退了吧。他马上脸色就变了,大声说你给我说这个干什么?我说为你好,我想继续给他讲,他更火了,他一边朝超市走一边大叫我去叫保安,因离超市门口近,门口有保安,我见他已被邪灵操控的失去理智,骑上自行车发着正念就回家了。回家向内找,发现怕心还有,是它引来的麻烦,这些天讲的挺顺利觉得没有什么怕心了,可是遇到事情的时候它就现原形了。

还有一次给一个中年男子讲真相,他说入过团,同意退,给他讲大法的美好他也听,我见他愿听就多讲了会儿,他说:给你说个事你听了别生气。我想我是一个修炼人,生什么气呀。他说咱们来一回。我说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这种事你在炼法轮功的人这里找不着,你上贪官污吏那里去找去。他说那你给我找一个小姐,我觉的这个人太肮脏,快离他远远的,骑上自行车赶快离开了。怎么能遇到这事呢?我查找给他讲真相的心态,觉得没什么心,真的是一心一意的讲真相救他,不可能生出色欲之心,因为这个人不但心脏,外表也脏兮兮的,年龄也大。再说,我和同修先生几年前已达到自然状态了。再继续找发现还是动了人心,觉得这个人太脏,离他远远的。这不就是人心吗?面对面讲真相,走街串巷的和云游差不多。

其实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修自己的过程,及时去掉暴露出来的人心,不断的纯正自己,在救度众生中提高上来。面对面讲真相我做的还很差,没有天天坚持,今后要和做的好的同修比学比修,一定要跟上来。

五、过病业关

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没有过不去的关,越是在难中,越要坚定、越要精進,魔难很快就会消失遁形。

二零零四年,一位流离失所的同修遇到很重的病业,多次交流发正念没见好转,而且越来越重,后来去了医院(后来同修正念闯了过来),回家后我起了怕心,心想同修这么坚定,在邪恶疯狂的日子里,她一直做着传递资料的工作,对我们这里整体提高起到了很大的促進作用,她都这样了,我能行吗?晚上十一点多我正在学法,同修先生让我看一篇交流文章,也是一位流离失所的同修身体被另外空间的邪恶迫害的很严重,后来被迫害的神志不清,这一看怕心更重了。由于心不正招来了麻烦,第二天我也出现严重的病业,恶心想吐,全身无力,就象炼功前病重时一样。这时候我才警觉,坚持学法,每个正点发正念,四个同步发正念半小时,然后在清理迫害自己身体的邪恶因素,不是师父安排的坚决清除。可是两天过去了丝毫不见好转,这下人心又出来了,心想都知道我通过炼功起死回生,现在又这样式了,怎么在世人面前证实法啊?又如何面对同修们(一颗强大的求名的心)?但是我没放松学法、发正念。第三天上午,我从卫生间出来,往卧室走,忽然从心底深处发出强大的一念,叫着自己的名字,某某某你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怎能让这点难把你拌住,同时觉得自己好高大,这点难根本就什么也不是了,同时也为自己冒出的那些人心感到好羞愧。就这么一念,来到卧室竟好了。真是人神一念间,一念之差天壤之别。因为我这几天坚持不懈的学法,法学的多正念出来了。真正领悟到师父让我们多学法的重要涵义。

二零零六年一天中午,我正在洗碗,突然觉的身体很难受,我坚持洗完,回屋发了半小时正念就躺下休息了一会,这一休息更厉害了,浑身发烧、咳嗽,我知道有漏让邪恶钻了空子,可是漏在哪里呢?我一边向内找同时发正念,清除迫害我的一切邪恶。找来找去觉的没有大的执著(只是表面找了找),就让同修先生帮我找,他说没有大的执著,你发正念清除就行了。可是几天过去了,不但没好转,而且越来越重,一咳嗽起来就不停,觉得连内脏都要咳出来。我悟到不能配合邪恶,你让我咳嗽我闭上嘴不配合,同时意识到自己一定存在严重的问题,我静下心来向深处找,也请师父点悟我意识不到的执著,这一找非同小可,找出一大堆。在这之前我帮过几位同修,通过交流、学法、发正念,确实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再加上同修的赞扬声,起了显示心、欢喜心、再找下去有证实自我的心、在别人之上的心、妒嫉心、争斗心、求名的心等。带着这么一大堆不好的心,还好意思说没有大的执著,真是汗颜。我清楚的知道这都不是我,统统清除。当晚发正念,先生、两个女儿也帮我发,我感受到了强大的能量场,身体一下子就通透了,在师父的呵护下、同修的帮助下,我七天闯了过来。

短短七天,我人瘦了一圈。因为执著心迟迟不去,拉长了魔难。所以我悟到执著心早去比晚去好,平时严格要求自己,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就不会遇到这么大的麻烦。同时我亲身体悟到: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遇到什么样的魔难,只要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关。所以这些年无论邪恶怎么猖狂,遇到什么样的麻烦,我一直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从没动摇过,就凭着这一念,在师父的一路呵护下走到现在。

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谢谢同修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