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大法弟子得法修炼心得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一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们好!

我是屏东学员陈玉印,在二零零二年时得法,今年七十五岁了,八年前,有一天去理发,老板娘说:「你脸色很难看,来炼法轮功很不错,法轮功是高层的气功,修炼后让人改善。」听她这么真诚的说,心想不妨试试。

于是开始找附近炼功点炼功,去了几天,有一天晚上,家中女儿看到我脸色红嫩说:「爸爸,你这几天脸色比较好看。」到第九天时,我告诉儿子身体很舒服,这套功法不错,儿子回应说:「炼功时心要静的下,才不会走偏差。以前去书局时,有看过《转法轮》这本书。」在我修炼不久后,儿子也跟着来学炼,也去书局买本《转法轮》回家看,儿子也悟到向大陆讲真相的重要性,在家里用了三台电脑讲清真相。

我的身体出现严重状况是从五十九岁那年开始,到处的找医生治病,有时看眼科、有时看鼻科、还有内科,甚至于早上去一趟医院回到家,下午很不舒服又去一趟医院,一天来来去去跑两趟,太太看到我这样跑進跑出却说:「生意放着不做,一天到晚找医生。」我只能说「我也不想这样。」

记得在六十五岁那年健保卡用了十七张,还要靠打一针五百元的葡萄糖,身体才有力气支撑。尤其到晚上睡觉时要爬楼梯上二楼,两脚感觉很重使不上力,心里想,如果不用爬楼梯不知有多好。但是,不爬上去又没地方睡觉,只好一层一层慢慢的往上爬。

经过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很大的转变,不再找医生看病了,最明显的爬楼梯,有活力,身轻如燕,特别走起路来感觉好舒服。

在学法中,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我每天都会与台语组同修一起学法,每逢星期二固定与同修坐游览车去垦丁景点向大陆客讲真相,风雨无阻;记得有一次遇上台风天,屏鹅公路两旁的树、电线杆都倒了,可以去垦丁的路只能走一边,在车上,同修们一路上发正念铲除邪恶干扰,到枋寮时,风雨渐渐停了下来,我们很顺利的到达垦丁景点;还有一次我们在垦丁景点遇上下雨,我们就穿着雨衣照常在炼功,发真相资料,载着来垦丁景点的大陆客游览司机看到我们他说:「哦!炼法轮功这么好,我也来炼法轮功。」

二零零三年我与七位台语组同修一起到菲律宾马尼拉洪法,在机场时拿错行李,第二天需要去机场交换,与台语组七位同修分开,各自安排洪法,我被安排与台北同修一起讲真相,也因此认识了台北电话小组的同修们,听到同修们说打电话的重要,回到屏东后,也加入电话小组;有一次打电话,对方接起大声骂说「你干嘛?我是共产党。」我心里一点也不怕的说:「没关系,你知道法轮大法好就好了。」

有一次在电话小组的同修家,同修问我:「星期天草屯有电话小组交流会要不要去。」我说「要带台语组同修去三地洪法,不能去。」,回到家后喉咙开始痛,心里想是不是提醒我应该去草屯交流,于是我报名参加交流会,喉咙就不痛了;我们去到草屯交流会时,听到刚从香港回来的同修说香港很需要台湾同修去支援。我回到屏东后,告诉台语组同修,台语组四十三位同修报名一起去香港支援讲真相。

记得我们在香港九龙湾、湾仔,饭店门口拿真相看板,很多大陆客也会过来看,大陆客还会拿着相机拍照。后来去香港支援讲真相,陆陆续续去了十几趟,从中悟到,幸好参加草屯电话小组交流会,感谢师父慈悲,让我提升。

当听到同修说需要支援曼哈顿讲真相,我也报名去曼哈顿十天发资料讲真相。 零六年三月同修说阿里山景点需要支援,我与台语组的同修们到阿里山三天。阿里山每天都有大陆客团,我们在那里帮忙发真相资料,拿着酷刑板,发正念。

从阿里山回来的第二天早上,骑着摩托车买早点,在路上被一位赶着上班的小姐撞上,人被撞出七公尺多,倒在马路中央,小姐也赶紧过来扶我起来,问我要紧吗? 我说「没事,因为我修炼法轮功,法轮大法好。」你可以去上班了。小姐跟我说对不起后去上班了。

我骑上摩托车,才发现肘部的衣服磨破血直流出来,有位施同修家刚好住在附近,我去到他家,施太太看到赶紧拿止血布往伤口贴上,血还是不停的流出,站在一旁的女婿(也是同修)过来帮忙,他拿着卫生纸贴上,后来停止不流了;让我遇上这事,心里想这也是心性关的考验,让我在法理上悟到师父所说:「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

有一次我们四十多个人去绿岛洪法,在绿岛遇上台北同修也刚好来到绿岛向监狱受刑人洪法,办师父的讲法九天班让监狱受刑人有此机缘听法、得法。在绿岛,我们遇到一些阻碍,好象和受刑的人很难沟通,我主动留下来继续办九讲班,在受刑人中,碰巧有一位是屏东人,人家说:「见到故乡人就有三分情在」所以在他的帮忙下,互相沟通上转好。

在最后一天看完师父九天班讲法,我与两位屏东同修上台轮流唱「为你而来」、「明思」、「得度」等歌曲给他们听,我告诉他们:「好好修炼,以后回到社会上做一个好人,有用的人才。」他们用热烈的掌声回应。

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