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柳志梅被迫害精神失常所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三日】当从网上看到原清华大学学生柳志梅被迫害的精神失常这一报道时,我伤心的哭了。我想:柳志梅是在长期的被迫害摧残下,在变异扭曲的环境中,因长期没有系统学法,人心与各类执着以及毒针的药力作用下,她承受不住而精神失常了。一个生命,如果不能主宰自己而疯疯癫癫,那该是多可怜?

在邪党十多年的迫害下,我们有多少同修被注射毒药以及在极其残忍的精神肉体的摧残下而精神失常了。目前,邪党的迫害依然在進行,魔窟里的同修每时每刻都在煎熬着,外边的同修也有各类关难,为此,我想写出个人的一些经历,与同修切磋交流。

以下是个人的感悟和认识,不一定完全正确。把做的好的方面写出来,不是显示,而是认识到了能够闯过关难,是因为心中有师有法,从而能够正念正行;做的不好时,是在人心过重下,承受不住而主意识完全放松,那一刻是人念代替了神念。如果一个修炼人时刻在法上,邪恶是不敢靠近的,更不敢肆无忌惮的迫害。无论多大的关难,哪怕是生死攸关,只要心中有法有师,什么魔什么关在修炼人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更多的时候,严重的迫害是某些人心或长期不放的执着招来的。

我原是一名高中教师,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后,邪党公安多次去看守所诱骗,问我想上班吗?我说:“想”。邪党人员说:“那么你现在说不炼了,法院判决立马失效,马上送你回家,该上班上班,想干啥就干啥。”面对邪恶的迫害和诡诈诱骗,我的心态一直很稳很正,在那严酷的红色恐怖高压下,真的是放下了生死,整日的为讲清真相而奔波,同时很注重个人修炼,不断的学法充实着自己。名利情中在当时能够淡泊从容,别无所求,只为师父为大法讨回公道。我真实的感悟到了,世间的诱惑、享乐不能使一个真正的修炼人迷失心智。我很平静但又非常坚定的告诉他们:“我很想有着美好的工作,完整的家,是你们把我非法开除了,我的信仰不能与恢复工作作为交换。”现在回头想,如果答应邪党的交换条件,下一步面临的是更加悲惨的结局。就应该是无条件的释放我们和恢复一切所拥有的。细想邪恶的真正目地是什么?不就是逼你放弃大法吗?第一步没走好,第二步邪恶会变本加厉的拿出各类条件向你加压,直到你妥协,管你是违心转化还是真心转化,直到把你置于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步,由于你没有任何抵抗能力,没有任何尊严的把自己所坚持的批的体无完肤。到了这一步邪恶更加卑鄙无耻,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表现在另外空间的就是到了邪恶一下子把你打入地狱的地步了,达到其邪恶的目地。

被非法劫持到监狱后,邪恶对我進行了更是惨无人道的迫害,侮辱、谩骂、殴打,长期剥夺睡眠,长期被迫站立,炎热的夏季,不让用水,不让刷牙洗手洗脸换洗衣服,长期被关在禁闭室,一连半个多月中一点也不让睡觉。我心中背着法,每时每刻发着正念,日夜与邪恶较量。无论邪恶耍什么花招,心不为其所动。监狱长亲自来了,伪善的跟我说:“我们出面与你当地的有关单位、学校都打好招呼了,你只要转化,回去让你从新走上讲台。”她问我:“你愿意教学吗?”我说:“非常愿意。”她说:“你得答应我的条件,你得转化。”我告诉她:“我的工作、我的生存条件等等,都不能以放弃我的信仰作为交换条件。”历经了苦难,我走出了魔窟。

从魔窟出来后,邪恶在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我,在犹大的邪理灌输下,在人情的带动下,我问自己,难道我真走错了?这一不正的念头一打出来,马上污染了我的空间,对自己的所行所为有些疑问,有那么一天,承受不住亲情的折磨,答应转化了。过了几天,我冷静下来了,我意识到一定是做错了,加之师父慈悲点化:梦中慈祥端庄的观音菩萨,手拿拂尘轻轻的拍打着我,洪大的声音缓缓的从穹宇中穿越而来,慈悲而威严,一句句的问着我:“你吃的苦还不够吗?你还想吃苦吗?”惊谔之余我从梦中醒来。此时我感觉活着没有任何意义,生命留下了污点,还没有为师父讨回公道自己却倒下了,那种复杂的心情非语言所能表述。

在洗脑班我开始考虑下一步如何走下去的问题,主意识告诉我,不能苟且偷生。“六一零”首恶去见我,见到后问我:“快说说你是怎么变过来的?”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我当时能够说出什么来,我很严肃的说:“你们好好想一想,我在魔窟里受尽几年的折磨,丝毫没有对师父对法产生动摇,可以说死里逃生,你们就能转化我?可能吗?”“六一零”头目哭笑不得很尴尬,我一下子由被动转入主动出击、解体邪恶,我的主元神完全精神起来了,正念下自己把握了自己,没有走更大的弯路,没有造成更大的损失。我依然拥有了到处公开讲述大法真相的权利,在修炼路上不遮不掩,堂堂正正,邪恶未能得逞。

然而,回到家后,过起了比监狱还苦的日子。丈夫几乎是每日都要大打出手,深更半夜多次撵我出家门。毒打时揪住我的头发,在地上来回撞我的头,我的门牙险些被打掉,现已换成假牙。眼睛被打的黑紫,肿胀的比鸡蛋还要大,只剩下一条缝。读小学的孩子也跟着受尽了惊吓,每回孩子都跪下求饶:“爸爸,别打我妈妈了,那是我妈妈,我疼我妈妈。”孩子多次跟我出走,被经济所困,只好回到家。有好几次我想到了选择死而了却一切。我想:选择自杀,这是大法弟子所为吗?我是在证实大法,还是在破坏大法。我一定要走过来,痛苦中求师父加持,自己下着决心好好修。但是过重的人心促使下,我始终过不好家庭关。所受的毒打一次比一次重,孩子每晚都要嘱咐我:“妈妈一定要坚强。”还说:“妈妈我非常担心,有一天我放学回来的时候,你已经变疯了,不认我了。”孩子使劲用手推着我,让我做出回答,让我给他一个承诺,我告诉他:“妈妈是学大法的,不会疯。”每天上学走的时候,孩子都要问上一句:“妈妈,你今天没有事吧?好好的,我放学就回来。”实际上家庭关中是我放不下对丈夫的情,对他的婚外情耿耿于怀,难中守不住心性而招来的迫害。

有那么一天,关难中我突然想大笑,当时我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没有笑却哭出声来。反复出现类似现象,我尽力把握着情绪,告诫自己是大法弟子。一次小组学法时,又出现了想哭想笑的情况,来势很凶,本来我正在念法,老想大笑,我控制住自己的那一刻,心就要窒息一般,接着就想哭,我念不下去了,同修接着念,我默念着我是大法弟子,灭尽邪灵烂鬼对我的干扰和迫害。控制不住时,用牙咬舌头尖,使劲咬,手指紧紧的攥在一起,当时身上都冒汗了。我没有勇气跟同修说,我认为这行为太不正常了,同修走后,我跟妈妈(同修)说了,妈妈说:“你这还了得,一定加强学法,象个修炼人,把遇到的好事坏事都当成修炼中的好事。”第二天,学法时 ,又出现了这种情况。妈妈鼓励我说,你一定自己说了算,今天咱们就把那些坏东西处理掉。期间我还是念不了法,一读就想哭笑,妈妈读,我听,我集中精力用心听法,有干扰我就默念正法口诀,学了一阵,那物质灭了,自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出现情绪上的异常情况。

由此我想到,作为修炼的人一定要有坚强的意志,能够控制和把握自己。平时下功夫用心去学法,背法。愿同修们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够正念正行。

同时我还想到,在惨烈的迫害中,有些同修一时承受不住而违心妥协了,其长短是非我们不要过于执著,或评论,或指责,过于纠缠是非,耗时耗力还容易造成间隔。我们应以洪大的慈悲宽容理解一时走弯路的同修,帮助同修尽快从法中树立起正念。一切损失是邪恶造成的,同修只要能够坚定自己,只要能够走回来,大法无边,法一定会破除一切执着,归正一切不正的。

以上是个人认识,若有不妥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