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谁怕谁呢?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最近一段时间邪党开“两会”,各地又是挨家挨户普查户口,蹲坑、监控,也出现大法弟子被绑架事件。怕的念头也浮上来,想想为什么怕?还是那点声名利益,为什么总去总有,淡了还有?我想起迫害不久,为了去掉怕心到法中找办法,却令我惊愕的是,师父法中讲的都是邪恶在怕,大法弟子不应该怕。

师父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你们去领馆请愿,领馆好象非常的害怕。害怕的不是真正的人,是操纵人的那些邪恶,表现在人这,他们表现的非常害怕,其实是邪恶因素害怕。”(《北美巡回讲法》)表现在人这,邪恶怕什么呢?

有位同修经历了这么一件事。零八年奥运会时“奥火”各地传,邪恶指使社区、派出所户籍警头三天天天到大法弟子家,什么也不说,就是交朋友、唠闲嗑。还是大法弟子把事挑明,直接了当讲真相,效果很好。来的人也直接讲明他们的怕:怕“出事”,怕交不了差,怕下岗,怕被处分,怕扣奖金,怕影响前程,怕牵累到家里人利益,等等等等。“奥火”专车从街口路过当时,户籍警直接到同修家看着,从楼台往下看,直到车过去了,才长出一口气,象卸了一块重负一样。同修跟他开玩笑说:“怎么把你们怕这样啊?”“连串的,从上到下,一捋到底啊!”后来同修还是从别人那听到的消息,说“奥火”传到某城市,在车队路过时,大法弟子从楼上往下撒传单,结果从市长往下层层挨捋。怪不得呢?真是邪恶自己怕的不行了,它们怕自己的利益受损失。

看看那些盯梢的、蹲坑的,都偷偷摸摸,贼眉鼠眼,不敢正眼看人的。因为做的是贼人做的事,心里阴暗鬼祟,怕被发现,怕事情露馅,见不得人。

有位同修被盯梢,怎么也没甩掉,于是转过头来,直冲那盯梢的人过去,理直气壮的问:“你跟着我干什么?”盯梢的支吾半天答不上话,吓的一步步往后退,一下撞在停着的车厢板上,掉过头撒腿就跑。当时同修又觉得好笑,又感到不忍,把盯梢的吓坏了,还撞够呛,关键是没讲成真相。太怕了,被正的气势给镇住了,“一正压百邪”。网上也报道过,有邪恶到家里要绑架大法弟子,家里人拿着铁锹立在院中间,“谁敢动?”邪恶吓的灰溜溜跑了,为什么?怕自身肉体受伤害,怕疼,怕死。师父讲法中也提到同修被抓一路喊“法轮大法好”,劳教所吓的不敢收,怕影响一大片。

在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也是它们在怕,它怕在正的场中解体,怕死。邪恶怕大法弟子强大的正念,怕大家形成整体,怕大法的威力。师父讲过江魔头的怕,讲过邪党怕《九评》、怕神韵,怕世人明白真相,讲过特务怕進大法弟子纯净的场……,邪的怕正的,因为正法不允许邪恶存在,邪恶怕那个必然出现的被销毁的结果,只不过是垂死挣扎,我们连这个都不承认的。

邪恶为维持最后的一息、为维护自己的利益才怕。法中讲遥视功能看到的是从大宇宙中对映过来的东西,讲人大脑接收到的是宇宙的信息。因为正法没清除到的空间,邪恶生命还存在,在正法洪势的压力面前,邪恶在怕,反映到我们这,分不清,就会认为是自己怕邪恶,把那个怕当作自己。因为生死利益之心还在,就与邪恶的怕是一个东西,那个怕就有了栖居之地。仅就迫害来说,师父也问过我们:“为什么把邪恶的迫害看的那么重?值得深思啊。”(《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当我们都放下的时候,也就没有邪恶存在的因素了。

看看谁怕谁,分清谁在怕,知道因为什么怕,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