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十年正法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三日】我是一名退休小学教师,五十三岁了。得法前也曾象中国大陆千千万万的年轻人一样,受中共邪党“无神论”及“党文化”的毒害,不知道也不相信有神、佛的存在。如果不是从小就体弱多病,根本不可能走上修炼这条道路,为了治病,被逼无奈,才有幸修炼法轮大法。看似偶然,其实都是我们伟大师尊的慈悲安排,才使自己有幸成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十几年的修炼历程,桩桩件件、苦辣酸甜不知从何说起,现在我只把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大法弟子受迫害以来,自己三次被非法抓捕时,生死关头怎样信师信法,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下,一次次闯过难关的正法修炼经历写出来,以回报师父、感谢师父,同时与同修们切磋,以便相互提高、整体升华,由于写作水平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感谢!

一、進京护法入魔窟 心中有法关不住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五没过,天安门自焚事件爆发,中国大地一时间天昏地暗,中共邪党利用国家的全部宣传工具栽赃陷害法轮功,作为一名亲身受益的大法弟子,眼睁睁的看着师父、大法被诬蔑,众生受毒害,实在忍无可忍,常常晚上抱头痛哭、彻夜难眠。终于顾不得一切,于正月十三日独自一人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决心为大法、为师父讨回公道,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路没有任何麻烦顺利的到达天安门广场,可谁知刚喊出一句“法轮大法好”就被一群恶警连拉带扯绑架到警车上,不由分说被关進天安门附近派出所,两天后被押送当地县“六一零”洗脑班,被强行洗脑迫害。

一开始由于那时学法不深,法理不清晰,抱着一种常人的怨恨心、争斗心去对待迫害自己的人,去和他们争辩、讲理,不知道慈悲的讲真相救人。最后他们理屈词穷,恼羞成怒,对我一阵拳打脚踢,然后用双铐把我的双手和两腿交叉着在膝盖处铐住,使人站不起蹲不下,只能头朝地大弯腰一动不能动的承受着,因为一动,那带齿的手铐就往肉里刹,那时不知道发正念,心里还想着吃苦还业,(其实已经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只是心里默默的背法:“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 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 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洪吟》〈苦其心志〉),背了一遍又一遍,背着背着没有了痛苦,忘记了疼痛,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渐渐感觉浑身无力,有些支撑不住时,正好这时有人進来,喀嚓一声给我打开了双铐,让我坐在地上,一下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后来才悟到那一切痛苦都是师父给承受了啊!第二天我突然悟到,不能再配合邪恶的一切迫害手段,包括罚站、不让睡觉、不让去厕所等。我决定不再吃饭,并趁早上打饭的机会,看见被关在其它屋里的同修出来打饭,我就大声喊:“功友们,我们要绝食共同制止迫害!”这喊声虽然招来了一顿凶猛的毒打,但毕竟有部份功友听到后互相转告,开始共同绝食反迫害!里边的恶人真的害怕了,不断送来好菜好饭劝我吃饭,并且把我姐姐叫来,带来牛奶、蛋糕等好吃的东西,(因前几天根本不让家人见面)姐姐哭着求我吃一点东西,不然身体会承受不住,可我没有动情,姐姐只好哭着离开。直到第六天,我口干的冒火,几乎坚持不住了,我心想绝不能半途而废。于是,我蒙上被子躺在地板上,任凭恶人怎样叫骂,我一动不动。他们叫来了他们的领导及医生给我全身检验,用手掐、用针扎我的头和太阳穴、手指、脚心等部位,此时此刻我只想着师父能救我,什么也不怕,只是在心里默默的背法。他们好几个人又扎又掐,折腾了好一阵子,我竟一动没动。最后只觉得有人用力扒我的眼皮,看看眼珠是否转动,可我硬是紧闭着眼,也没扒开。一会儿听他们说:“不行了,赶快通知家人送医院”。不大一会儿就听我丈夫和姐姐急忙進来,背起我就往车前跑,姐姐一边扶着一边大喊大叫:“你们不是说好好教育吗?为什么把人给折腾死了?你们好狠毒啊!”旁边的人都一声不吭。上车后姐姐把我抱在怀里,还是哭个不停,我稍微睁眼一看,没有外人,我才小声的对姐说:“不要怕,我没事。”姐才放心不哭了。就这样去医院住了两天,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平安的回到了家。

每当回忆起这些情景,我都会止不住泪流满面的想:我们大法弟子不管面对怎样的巨关巨难,只要我们心中有法,想着自己是大法弟子,师父就在自己的身边,谁能动了我们呢?谁敢动了我们呢?试想,我如果当时在那种情况下,想不起师父,心中没法,忘记了自己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可想而知一个常人的肉身,在还有知觉的情况下,被针扎着能不疼吗?能不动吗?真是人神一念啊!

二、宁愿脱去这张人皮 也决不出卖同修

某年的一个春天,我向当地“六一零”发去一份“严正声明”否定“转化”,为了不再被抓被迫害,我离家出走。在一位同修家躲避了一段时间,由于放不下亲情,开始牵挂丈夫和孩子,就打电话让家人把我接了回去,可谁知刚到家就被不明真相的人陷害,当天晚上就又一次被绑架到县“六一零”黑窝。当时我包里有大法书和新经文等,全部落入魔掌,我怎么抢也没夺回来,只有身上一张写有同修的电话号码没被发现,我赶紧塞到嘴里使劲咽下去。

他们收到我的“严正声明”又找不到人,正好我又被抓回来。一个头目领一群打手咬牙切齿的叫骂着,让我说出这些日子藏在谁家,大法书和新经文是哪来的。我一句不回答,天黑以后他们气急败坏的将我左手臂铐在贴地面的一根铁链子上,让我蹲在地上。我不蹲,盘腿而坐,突然过来一群穿硬皮鞋的男人,朝我身体一阵乱踢。但我就是不动,直到他们打累了才不管我了,就这样一只手被铐在地上坐在冰冷的院子里一整个晚上,旁边的两个看守穿着大衣都很冷,而我只穿着单衣服,心里一直不停的背法并没觉的太冷,只看见在我身体左边,一道道五颜六色的光圈,象明灯似的闪着亮光陪伴着我度过那漫长寒冷的黑夜。我想那一定是师父的法身在看护着我,才使我不怕不冷。

第二天早上他们再次问我,我还是一字不说,他们看拿我没办法。就把我交给县公安局处理,我被押送到一处公安分区,被审问,而他们得到的同样是“零口供”。然后他们把我家人都叫来,一个个轮流劝说,丈夫眼含泪水看着我说:你快说出来吧,这里真的会对你动大刑的,那间屋里老虎凳等都准备好了,你要再不说,他们不会让你身体完整的走出这所院子,说出来啥事没有,平安回家。我坚定的对家人说:“这些日子我吃、住在人家,一分钱都没带,他们冒着危险收留我、保护我,我怎么能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平安就出卖同修?如果是你们的话,于心能忍吗?良心何在?那还算人吗?连常人都不如,还做什么大法弟子,就算我平安回家,而看着同修被抓、被迫害,自己能舒服吗?能安宁吗?那还不如被打死好受呢!这次我就是脱去这张人皮,也决不出卖同修,你们都回家吧,我决心一定,谁也休想让我说出一个字”。一整天的劝说没用,他们不再逼我,还被我保护同修的心感动。并且想方设法帮我,趁晚上公安人员吃饭的机会,坐上出租车再一次逃出虎口。这样不但没让家人造业,还让他们为自己作出了正确的选择,为自己摆放了一个好的位置。当然我自己心里清楚,这一切都是师父的精心安排。通过这件事情我又一次悟到:只要我们做的正,师父什么都会为我们做,只要我们的心性达到无私无我的新宇宙的标准,真的放下生死,师父是不会让我们真的出现危险的。

三、修去人心慈悲升 再入牢笼不再恨

二零零九年一月份,我经常到一同修家参加集体学法,这位同修是我区主要协调人,她对证实大法工作热心能干,对同修们体贴入微,关心备至。但没悟到应放手让同修走自己证实法的路,平时对同修大事小事,任何要求有求必应,从不推辞,因此,很多同修有事都愿意找她商量切磋,包括我本人在内,总觉得她说话做事都比较成熟,逐渐形成一种强大的依赖心。她家是资料点、又是学法点,不管白天晚上人来人往,大门总是关不住,许多同修带着资料大包小包的从她家出出進進。后来一段时间我们也发现一辆公安车经常停在她家附近,可总觉得正念强,没怕心不会出问题(严重忽视了注意安全而不是怕)。其实这些现象已经造成了对这位同修安全的威胁,又加上她本人身兼多职,不能天天静心学法。在一次处理同修之间矛盾时,出现争论不休,当事人各自带着“党文化”毒素:争斗心、干事心、委屈怨恨心全出来了,就事论事,并不从法上认识问题,不向内找向外找,最后谁也解决不了问题,弄的这位协调人束手无策,着急无奈。直至影响了整体形势。同修之间无形中形成了间隔,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开始了对我区大法弟子的迫害。我和这位协调人在她家同时被抓,她家的资料、大法书、电脑、打印机等一切设备洗劫一空,人被劳教,我也被抓捕到城镇派出所关押迫害。

但这次被抓,自己的状态与以前大不一样,随着平时不断的背法,除参加集体学法外自己在家就背《转法轮》、《洪吟》等,并且利用干家务活的时间多次带上随身听,多听《九评》、《解体党文化》等,加上平时发正念时注意不断清除自己思想中的党文化毒素。因此这次面对抓捕迫害自己的人不再怨恨,而是觉得他们可怜,被邪恶生命利用在毁自己及家人。想着自己的使命,想起师父的教导,大法弟子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为了救人的,面对审问自己的工作人员,没有了以前的仇恨心、争斗心。而是和善的象对待熟人一样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自己因身体不好而学法炼功后亲身受益的情况,可能他们明白的一面知道是为了他们好,对我也就凶不起来,并且很客气的让我坐在他们办公室的沙发上讲话。当他们让我回答对大法和同修不利的问题时,我一概拒绝,并对他们说如果你们要象对待犯人一样审问我,那我决不会配合你们,因为我不是犯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别人好。就这样两天的时间他们什么也没问出来,得到的是“零口供”。他们不再管我,只是让几位年轻的值班人员守着我,借此机会我又给这些青年一一讲真相劝“三退”,他们有的答应“三退”为自己作出了正确的选择,有的不吭声但也没说什么。晚上睡觉时他们怕我冷,把办公室的电暖器推到我床前让我取暖,而他们自己被冻得在地上走来走去,我很感动,同时也为他们得救而高兴,几次让他们把电暖器推走,他们都没动,直到天亮后可能怕被领导发现才推走了。第二天下午我被押送市“六一零”洗脑班,临走时几位小伙子给我拿着包送我出大门,并同情的说:“他们不知道又把你弄到哪去?”我对他们说:“你们放心吧,我到哪儿也不会有事的,你们善良,这样善待大法弟子是会有好报的,祝你们幸福平安!”

离开家乡被送市“六一零”洗脑班的路上,我心里很平静,没有害怕没有悲伤,就象师父说的,出来就是证实法的,横下一条心,有师尊呵护,我什么都不怕的,就这样一会儿背法一会儿发正念,没有时间去想别的,“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着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背完后就赶紧近距离发正念,因车很小两个恶人靠着我身边坐着,我集中精力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他们背后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加持他们的正念,不要再继续为邪党卖命,毁了自己,如果再不悔改,就让其现世现报。发着发着坐在我右边的一头目突然大喊头疼,疼的很厉害,开始找客观原因,一会儿说刚洗了头,一会又怨开车的敞窗户,只有我心里明白,是我发正念起了作用。下车时他们把包还给了我,里边的几千元钱、存折没动,只是把十几个护身符倒在车上并说:“这个不能带進去,会对你不利的。”

被关進市“六一零”洗脑班后,看到有十几位被关在里面的大法学员,被逼到大厅里看诬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我下决心自己决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和指使。他们几次叫我过去看,我都拒绝说:“这几天我心跳不舒服,什么也不看。”后来他们全体工作人员(他们里边都称老师)就逐个轮流到我住的房间讲课(洗脑),每当他们進去一个我都会面带微笑站起来礼貌而又客气的给其让座打招呼,使他们感觉到我象朋友一样对待他们。因此,他们大多数对我也很客气,凶狠不起来,他们问我话,让我说,我就趁机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及我得法后受益的情况,他们有的认真听着,有的也不让我说,有的连讽带刺嘲笑我,可我就是讲,等我说完,他们说时,我赶紧发正念,彻底解体他们背后的邪恶操控者,加强其人的正念,把法轮大法的美好打入他们的微观中,往往他们讲着讲着竟然忘记讲哪儿了,有的年轻女大学生给我“洗脑”时,我更可怜她们,努力善劝:“你们年纪轻轻的要争取有个光明的前程,千万别混在这黑窝里毁了自己的前程和未来”,有时虽然谁也说服不了谁,但她最后还是让步说:“我虽然不太相信你说的话,但我看出你完全是为了我好,我会记住你说的。”有时碰到一个凶的张口诬蔑师父和大法,我就正念制止他,不让他为自己造业,再不听,我起身要上厕所,借故离开,等我回来时,人就走了。就这样他们利用三、四天的时间轮流给我“洗脑”让我“转化”也没达到其目地。最后我和他们交底说:“我以前曾被转化过,过后悔恨莫及,早已写了‘严正声明’这次你们就是关我多长时间,我决心已定,不会再写什么所谓的‘转化’你们还是赶快放我回家,我什么罪都没犯,你们就随便抓我来受罪,本来我的心脏病经过十几年的炼功早已好了,这次让你们把我弄的又犯了,因为在这里睡不着觉,你们又不让我炼功。我回家后就会好的,如果不好,出了问题,我会对家人说清楚,与你们无关。”我一边要求回家一边求师父加持弟子,安排演化我身体出现最严重的病态假相,我在心里和师父说:我与那位协调人同时被抓,一定给家里的同修及周围的众生带来负面影响的,那样就会影响到整体的救度众生,所以我一定要赶快回去,以挽回其影响。虽然我要出去,但也不能以妥协的方式出去,我一定要堂堂正正的出去。

为了证实大法,为了救度众生,我求师父加持,自己加大力度发正念,彻底解体这个旧势力黑窝。平时想来还找不到地方,这不正好能在邪恶烂鬼心脏里近距离发正念,何乐而不为呢!晚上睡不着觉,一躺下就心跳难受,干脆就坐着发正念,发完了就背法,就这样四天四夜几乎没睡多少觉。他们看我确实不能睡觉,因为我住的单间房对着值班室,电灯彻夜亮着,他们看的清楚。找来领导及大夫给我检查身体,脉搏跳到每分钟130多下,又拉痢疾,吃不下饭。他们拿来药让我吃药、打针,我对他们说:“我都十几年不吃药了,已经与药无缘,我不会吃的。”他们说:“不吃药会死人的。”我告诉他们:自己以前有过心脏病,炼功后早好了,这几天是你们把我无故抓来,又不让我炼功,折腾的我四、五天睡不着觉、吃不下饭,病又犯了。只要你们让我回家睡上一大觉,恢复正常炼功,很快就会好的,如果不好,我告诉家人与你们无关。最后他们终于答应放我回家,不再管我,也没再给我讲课(洗脑),只是让一女孩守护着我,等待家人来接。第六天的上午当地县“六一零”派人同我丈夫一起开车来了,临走时他们当天的值班人员及两个主任有说有笑的送我上车,并嘱咐说:回家要好好治病,注意身体。就这样又是六天的时间又一次受到了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平安回家,闯过难关。

自己虽然又一次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闯出了魔窟,可是,在回家的路上,并没感到一点轻松与快乐,因为自己没有尽到帮同修的责任,反而产生了一种莫大的后悔与牵挂,我的心还未离开那个黑窝,我看见的十几位同修仍在那里被天天洗脑迫害,不知他们情况如何,在里面时几次想利用吃饭、去厕所的机会与他们联系,可是总没找准机会(因为我被监视的很严)一路上很是后悔难过,只好回家后告诉同修们,一定要多为他们发正念,早日闯出魔窟,救度更多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