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路上走好每一步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日】

摔伤后的感悟

今年春天的一个晚上八点多,三岁的小孙子淘气的把窗帘钩拽下来三个,我也没有多想就上了窗台,把窗帘钩挂好。我是一只脚踩着床边儿,另一只脚踩着窗台,手握着窗户把手,一用劲就上去了。挂好窗帘后还想用这个方法下来,结果脚踩空掉了下来。窗台距床整一米,腰硌在床沿儿上,又把我弹到地上,我是面向床摔下来的,结果却是背靠床坐在地上,整个过程只是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我坐在地上,喘不过气来,过一会才拔上一口气,我大口喘着,心里很慌,怎么会这样呢?但猛然想起:“我是大法弟子,什么事都不会有的。”马上平静下来。这时家人都围了过来,丈夫很内行的一边说“不要动”,一边按我的肋骨、坐骨、椎骨,一一问疼不疼,确定没有骨折后才把我扶起来,我吃力的走到卧室,躺在床上,这一夜肋骨疼的不敢翻身。

第二天家人迫不及待的让我去医院。我说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家人不容分说,连拉带拽的推我出家门。儿子要背我,为了证明没事,我执意自己下楼。到了医院拍片,大夫问哪疼,我只说胯骨疼,因为走路能看出来,大夫说没骨折,是抻着筋了,最少也得卧床一个月。

为了证实大法是超常的,我动、静功一天没停,炼法轮周天法时无法弯腰,就直着蹲下去做绕脚一周的动作,每天干点力所能及的家务。身体恢复的很快,不到十天基本上什么家务都能干了(地板不能擦)。这期间谁无意中碰到我的肋骨就钻心的疼。丈夫说:“实际摔的挺重,拍片时没照肋骨,没折也裂纹了。”

在摔的第七天,有一同修听说我摔了,但不知有多重,到我家楼下按门铃说:“别总闷在家里,下楼散散步。”我想那就走走吧。走了一趟,第二天就起不来了,挺着起来,别说干活了,就是站着胯骨都酸痛难忍,躺了一天和老妹(同修)说:“可能走早了。”老妹说:不承认它,大法弟子不存在走早的问题。这样一悟,真的就截然不同,伤处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现在几个月过去了,无论阴天下雨,摔伤的地方没有任何反应。真是好坏出自一念。

这件事也证实了大法的超常,常人也都心服。同时我也找到了差距,要时时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不用人心看问题。在这里也感谢同修对自己的帮助。

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

得法不久时,在梦中过色关的时候,两次都轻而易举的过去了。之后和同修谈起此事时,同修说她做梦几次都没有过去关。我很自豪的说:“我已经过去了。”

但是就在今年五月的一天,晚上到妹妹家送东西,路上碰到了一个以前的邻居,想到这也不是偶然的,碰到了就救救他吧。于是一边走一边和他讲真相,讲到三退时他说已经退了。我说:“那太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正要走,他说:你手机多少号?我说没有手机只用座机,他说:那咱们以后怎么联系,要不每天定时间到市场见面。我说天天哄孙子没有时间,回绝了他。刚要走他来拽我的手说:“我们再走走。”我说:“我还有事呢。”急忙离开了他。心想这么倒楣,碰到了这么一个色魔,越想越不是滋味。六十来岁的人了,怎么碰到这么肮脏的事,真是个耻辱。

夜晚辗转反侧,想咋在外边还出现这样的考验。发现虽然修了十年,觉得不好的东西已经修没了,其实微观中还是有,如听到有人讲不好的东西,心中也微微一动,这微微的不也是不好的物质做怪吗,不然能遇到那么肮脏的事吗,既然这种事出现了,就不是偶然的,就是有要修去的东西。

向内找还是法学的少,如果头脑中装的法越多,会把脏东西洗的越净,没有它立足之地。我心里暗暗向师父保证:“弟子一定听师父的话,师父怎么说弟子就怎么做,在最后的路上修好自己,不给师父抹黑,不给大法抹黑,做个干干净净的大法徒。

讲真相救世人

正法形势的不断推進,邪恶被大量消灭,剩下的越来越少,讲真相比过去好讲了,世人明白的一面已经苏醒。和世人讲真相劝三退都比较认同。

一次遇到一个信基督的熟人,我给他讲自焚真相,讲藏字石,他听了后说:既然神把你送到我的面前,那就是让我退,就退了吧。

三月份,丈夫的父亲因白内障做手术住院了,因是省里的教授亲自来做,接受治疗的人就很多,有的病房临时加床,我们住的就是大房间,七个床位,通过几天的接触,几乎所有的病人和陪护的都被我劝退出邪党组织了;来回打车时,每个司机都没落下,我对一司机讲自焚是假的,而且联合国都备了案,证明是中共一手编造的。这司机说:“这么说共产党就要完了。”我说:“是啊,贵州有个藏字石是二亿七千万年前形成的,断面上就有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司机马上就退了。

平时我是随时随地讲真相、劝三退,如购物、买菜、走路,碰到有缘人就讲基本上都能退。

我和同修经常出去发放真相资料,有一次和同修甲约定第二天去稍远一点的地方去发,我说既然到远处去就多带点资料,甲说要少量发勤发,我强调说走的远带的少不是浪费时间吗?甲同修说怎么就和你整不到一块?多了少了的,和某某做从来没有这事。当时我心一动,很受刺激,刚要回她几句,这时心里想: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是自己错了吗?压住情绪说:那就自己走自己的。其实心里还是没放下。分手后,脑子里总是翻腾那句刺激我的话。静下心来向内找,找到了有显示自己的心,有多做树立威德的心,说话语气不善,没有设身处地为别人考虑。甲同修被绑架过,安全系数考虑的多一些,这也不是错。

最后让我们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做让师父放心的好弟子,走好最后的每一步。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