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五日】

提笔未下泪先飞,
师尊引我闯巨难。
迷路孩子回了家,
修炼路上奋起直追。

从得到大法的那天起,我就象迷路的孩子回到了亲人身边,走过了十几年的风风雨雨,感慨万千,千言万语道不尽师尊的佛恩浩荡,弟子只有精進再精進。

有幸得法

我今年六十六岁,从小体弱多病,是几十年的老病号,患乙型肝炎,胆结石,动过两次手术都未能根除,经常复发,看过许多医师也治不了自己的病,没过上一天舒心的日子,每年都要花一万多元的医疗费,真是度日如年。

九六年底我喜得大法,捧着宝书如饥似渴的读着,明白了师父讲的法理,知道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的,造成有病的根本原因是业力,所以欠债要还,更知道了人生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通过学法炼功,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很快就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亲朋好友在我身上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证实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疯狂的迫害,我和许多同修一起到市政府上访,想讲明白我们的真实情况。我是个不爱说话的人,但是想到自己是大法的受益者,应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就毫不犹豫的上台,讲自己学大法后的亲身感受,并说法轮功对国家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应该洪扬,不应该镇压。在讲的过程中,感到师父就在身边,一点也不害怕。最后市负责人说法轮功的问题不是下面的事,你们去找中央解决吧。

九九年十一月,我和同修上京护法,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狱中我们集体炼功,警察发现后使劲用脚踢我们,还用带内齿的铐子往死里折磨我们,同修们心中有对佛法真理的坚定信念,用正念正视着恶警,看着看着,这个高大的警察就受不了了,脸色发白、发青,汗水直往下淌,不一会儿就倒在地上了,然后爬起来狼狈的逃走了。我们心里都明白,是师父救了我们。第二天,他问我是否向他发了功,我就给他讲大法真相,法轮功教人学真、善、忍,做好人,你千万不要迫害好人,不然会损德遭报应的。公安分局也来了八个人,问我们来北京干啥,吃住在什么地方?我说我们上京只想与中央领导人说一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北京不准法轮功学员住旅馆,我们就天作被、地作床,买几个馒头带上,饿了啃冷馒头,渴了去厕所喝冷水,他们听了都直摇头,觉的不可思议。

被非法关了十五天, 回家后想到众生被毒害,自己肩负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就开始大量发送真相资料,后来又到农村去发资料、讲真相。有一天晚上,我沿着铁路两边挂条幅,一个人挂了两里多路的距离。第二天公安局如临大敌,派出警车、警察无数,围观的群众也很多,大大的震慑了邪恶的嚣张气焰。

正念闯出魔窟

二零零一年夏天,警察到我家来抓人,我走脱后流离失所,放松了学法,被邪恶钻了空子。特务安排了一个圈套,利用法轮功学员善良的一面,骗我们开法会,使很多同修被非法抓捕,我也在其中。

有一个警察得意的说,抓一个法轮功学员奖二千五百元,所以他们抓法轮功学员很卖力。

在狱中,无论邪警问什么,我都不回答,不签字,不配合,不出卖同修,被非法判了七年。我处处用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任何时候都不接受邪恶的所谓“转化”,只想到進来了,就要证实大法。

每次警察找我谈话我就讲大法真相,邪恶用尽种种办法想“转化”我,都没得逞。有次,恶警在我的饭里下了毒药,叫吸毒人员守着我吃完。不一会儿,我就感到头晕目眩,浑身无力,快睡过去了。这时,我立刻意识到是吃了毒药,马上调整心态,求师父救我,同时不停的发正念,背《精進要旨》、《道法》和《洪吟》中的诗。我反复的背法、发正念,在师尊的加持下,人就渐渐清醒了。

恶警跑来,看我没事,大失所望,她反而受不了了,捧着肚子只喊痛。我知道是她迫害大法弟子遭了报应,只觉的这个生命真可怜!至于说关小间、做奴工、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不准洗澡、每天坐十几个小时的矮板凳,更是家常便饭。我凭着对大法的坚定正念,抓紧时间向吸毒人员和警察讲真相,只想让所有的人都得到大法的救度。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闯过了一关又一关,一难又一难,在监狱里度过了二千五百多个日日夜夜,二零零九年二月一日,我终于出了魔窟。

回家后,丈夫感慨的说,枉判你七年,就是想弄死你,没想到你还能健康的回来,真是谢天谢地!我说,都是大法的威力、师父的呵护,才能平安的回来。

回家那段时间,当地派出所、街道办、居委会人员经常上门骚扰,要求我要怎么怎么做,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大法的真相,真心希望他们都能得到大法的救度,并告诉他们法轮功在宪法上都是完全合法的,你们无权干涉我的人身自由。他们看到我如此坚定,就没趣的走了,从此再没来过。

我失去了七年的宝贵实修时间,不足之处太多,还有很多执著心未去。弟子定会谨遵师父的教导,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有缘人,兑现史前的誓约,跟师父一起回家。

不对的地方,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