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敢“扣题”吗?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一日】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五日上午,在日内瓦第十三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议上,来自人权组织“联合国协会”圣地亚哥分会的代表陈师众先生发言,揭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注射神经药物,毁坏他们思考、坚持信仰和保持良知的能力。

在陈师众先生发言时,中共代表团成员连续故意搅局,谎称陈师众不是“联合国协会”成员,并以此为借口强行打断陈师众发言。在人权理事会秘书处核实陈师众的身份准确无误后,中共代表团成员反复质疑人权理事会秘书处、人权理事会主席的核实程序,也都被人权理事会主席一一拒绝。

人权理事会主席驳回中共代表团指控,请陈先生发言。陈师众发言还未说两句,中共代表团再次强行打断他,称他发言“不扣题”。

这就奇怪了。陈师众才张口说话,中共就说人家说的话“不扣题”。这不明显的是不让人家说话吗?最起码你要等人家说几句之后才能下结论啊,怎么这么迫不及待地阻挠人家说话呢?

说起中共的“不扣题”,倒让人想起最近一段时间来,中共对关于为法轮功问题直言上书中共最高当局后遭到残酷迫害的人权律师高智晟先生下落的回答来。高智晟的哥哥去北京公安局问弟弟的下落,警察说“迷了路、走丢了”。后来在海外正义人士的广泛质询下,中共不得不回复“高智晟正在乌鲁木齐市工作”。在受到外界强烈的指责下,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竟说“他在他该在的地方”。三月十六日,也就是中共在联合国人权会议上搅局的第二天,当英国外交大臣米利班德向中共外长杨洁篪询问高智晟的下落时,杨洁篪亲口否认高智晟受到酷刑折磨的事实,并说高智晟的权利受到保护,但始终没有说高智晟在哪里?

那么我们问一下,中共的回答扣题吗?每天都有几十名警察跟随的高智晟会迷路?会走丢?所谓“他在他该在的地方”,更是明显耍无赖。更叫人瞠目的是中共外长的回答,不但否定他受到的酷刑,更大言不惭地说:高智晟的权利受到保护!

高智晟在他的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中亲笔记载了自己遭受到的各种酷刑。这些酷刑不但包括毒打、电击,还包括用牙签捅生殖器的性虐待,可是中共外长竟然说他没有受到酷刑。高智晟的权利是怎么受到保护的?一年多来,连他的妻儿都不知道他的下落。中共把对一个人的强行绑架而造成的失踪说成是对此人的权利保护,这样的谎言竟能出自一个外长之口,中共的流氓还能耍到什么程度?

那么陈师众先生的发言扣不扣题呢?“法轮功人权”向大会提交了一份《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摧残心智的药物迫害》的报告。该报告揭露了中共利用损害中枢神经的化学品残害法轮功学员心智的罪行,收录了一千零八十八个健康的法轮功学员无辜受到药物迫害的具体个案,并列出了参与这些迫害的二百多家医院。报告资料翔实,论证严密,人物、事件、地点、涉及的党政和医疗部门都确凿无误。完全是一份主题鲜明的报告。

陈先生说:“过去十一年来,中共动用了各种各样的酷刑来残害法轮功学员,试图迫使他们放弃信仰。这在联合国一些特别报告员的报告中不但已经有了大量的案例,而且是被联合国官方证实了的。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持续了十一年,这本身已经说明了一个事实:它使用最阴毒的酷刑来迫害法轮功学员但却没能使法轮功学员屈服。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就使用药物破坏中枢神经的办法来对付法轮功学员,以达到损毁他们拥有思考和良知的能力。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已有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因为被强迫使用了这类药物而致残、致伤甚至致死。这仅仅是有记录的、能够通过各种渠道从中国大陆传出来的案例。实际情况要比这些案例严重得多。”

对于陈师众先生的发言,中共真希望他不扣题,因为越扣题揭露得越深,中共的罪恶就越曝光于天下。可是陈先生的发言太扣题了,中共对陈师众先生的发言及提交的报告太害怕了,它是真的不敢针对法轮功学员提出的问题作出如实的扣题回答的。它唯一能做的就只剩下耍流氓了。

面对法轮功学员受到的酷刑迫害,中共从来都不敢真正扣题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