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集体学法、整体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一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一名弟子,算起来我已修炼十三年了。回想起修炼的历程,精進程度虽然按照师父的要求相差甚远,但是在摔摔打打过程中,也走过风风雨雨甚至是腥风血雨的过关经历。不管邪恶怎样的威胁和压迫,都没有动摇我信师信法的正念。

一、大法给我新生

得法前,我曾体弱多病,身体的肝、胆、脾、胃、心脏没有好的地方,其中最严重的是口腔溃疡。针对自己多病的身体,家人曾带我四处去寻医,最后在北京口腔医院专家的确诊下,我的口腔溃疡被诊断为“白塞氏综合症”。此病在医学界没有很好的治疗措施,只能靠维持。因身体多病的状况,脾气也变的异常暴躁,性格也显得特别的古怪,所以家里人没有人敢惹我。后来,为了治病,我又开始去找巫医和跳大仙的看病。可万没有想到,身体的病不但一样没好,而且还又招来了附体(当时对附体之事根本就不了解,修炼后才知道的)。被狐黄白柳附体缠身的我,使原本一个心地很善良的人,性情变的跟魔一样疯狂。那种被附体所控制的感受,不但使我自己更加痛不欲生,同时也给家人带来了极大痛苦和困扰。那时,我和家人整天陷于不可解脱的痛苦深渊。

就在我被无边的痛苦折磨时,并认为没有任何办法和有希望能解脱的情况下,我喜得了大法。得法后,我充份体会到了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所达到的无病一身轻的感受,并且也体验到了打坐炼静功时身体轻轻飘起的美妙状态。从此,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已经被恩师度化了。那种被师父度化的感受,真是用尽所有的语言也难以表达。那时的我就发下了这样誓愿:我要永远坚修大法,并且弘扬大法,让更多的人受益。

还记的我第一次在一个同修家看师父讲法录像的情形,我坐在最前面的位置,由于在场的人多,使我的脸几乎要贴到电视上了。就在那一刻,我心中不禁产生一个想法:如果自己家也准备了录放机,然后把大家再带到我家去听师父的讲法,那不是更好么?同时,这样也会减轻同修们的负担,也会使更多的人前来聆听师父的讲法。这个念头产生不久,我真就实现了这个愿望。从此,我家里便开始建立了家庭学法小组。

自从得法以来,我深深被大法超常而玄妙的法理所折服。在身心得到大法的净化后,走起路来轻飘飘的,而且心情也非常愉悦,整个象变了个人似的。自此,我才真正的感觉到法轮大法是真正的高德大法,大法法理不但净化了我的身体,更使我的心灵得到了净化,使我从一个被病魔缠身脾气暴躁性格古怪的人,一下变成了一个心胸豁达、心中充满善良的人,从而使我真正的找回了属于我自己的本性,使我懂得了人的生命最根本意义,就是返本归真。

二、坚信师父,解体邪恶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在邪恶疯狂的迫害打压下,好多的义务负责人被邪恶非法关押和劳教,昔日里的学法小组和炼功点也都遭到了破坏。由于邪恶疯狂的迫害,曾经被邪恶非法关押和劳教过的同修,渐渐的不敢再走出来了,于是,我就与一位同修挨家去找我们昔日的炼功人,在法理上与他们交流,坚决不承认邪恶的这种迫害。我在不知不觉间,担当起我们地区的协调工作。在揭露邪恶、唤醒世人的同时,我们大家一起依然学法炼功,保持师父留下的集体修炼形式。就这样,我们家学法小组的大门始终对同修敞开着,没有因邪恶的迫害而断掉。我虽经历多次临近被迫害的边缘,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每次都安全的走过去。

二零零三年夏季,我们地区有一位男同修,从单位被公安人员带走,直接送去劳教,我因此也受到了牵连。当时我还不知道那位同修已出事。政保大队的人开着警车来单位抓我。他们一進我单位就想用手铐把我铐了带走。由于学法后我身心巨变,在单位产生良好影响的原因,所以,单位的人见一群警察凶神恶煞的要铐我,就纷纷把我围住,质问他们她犯了什么法,竟要这样对待她!恶警见大家都纷纷维护我,就威胁大家,说你们要是把她放跑了你们就得负一切责任。我看到大家维护和关心我的场景,就感动就对同事们说,不要怕,我没有犯任何法,我也不会跑的。我对恶警说我没有犯法凭什么要给我戴手铐?恶警没再说什么,就强行把我推上警车,声称到地方你就知道了云云。

到了公安局邪恶的黑窝,那些恶警就高声喝问:知道为什么带你到这里来吗?我说不知道,我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我是一名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怎知你们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恶警于是恶狠狠的对我大声吼叫,说你不要再装了,你认识某某某吗?我说不认识,恶警说你是被某某某供出的,你们经常在一起聚会!我没有因恶警的嚣张而害怕,义正辞严的对他们说,我们修炼大法的人都是按照我们师父要求做真、善、忍的好人,师父告诉我们不论在社会、家庭和工作单位,都要以一个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这样做好人难道还有错吗?接着,我给他们讲我通过修炼真、善、忍宇宙大法,使我从一个自私自利为蝇头小利而争的人变成了无私无我为他人着想的事实,并且通过自己修炼身体的健康变化,给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的示例。恶警听完我的回答不敢再回话,就又吼叫,说某月某号你去了哪里,都有谁?我回答说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邪恶见从我口中得不到他们所要的任何东西,就将我家的门钥匙从兜里强行拿走。我质问你们干什么?要抄家吗?你们这是违法行为。邪恶不听我的话,带着几个人就驱车去了我家。

走了一伙恶警,留下的几个人依然向我问话。这时恶警的口气也不再那么凶了,并带一些温和的语气问我,说某某某他是你们的负责人吗?我说不知道。就这样在警察软硬兼施的问话里,他们始终也没问出什么。这时候,我心中坚定信念,只要我心中有师有法在,邪恶怎能迫害得了大法弟子呢?

我心中求师父加持弟子,决不允许邪恶進入我家,从而翻到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当时我感觉到了身体真的是无比高大,被一种洪大的能量包围了。大概由于自己心态纯正,慈悲的师父看到了弟子真诚坚定的心,于是,就在师父大法的加持下,邪恶抄家的邪恶行径最终没有得逞。去我家抄家的警察气汹汹的回来了,把钥匙扔到了我的面前,说你把钥匙拿错了吧,怎么打不开门?我心想是我师父法力的加持,不让你们去行恶。

最后,警察对我说愿意炼就在家里炼,不要再去北京。就放我回家了。

三、协调营救,震慑邪恶

那位牵连我的同修被邪恶劳教后,我从内心上根本没有埋怨他。我把营救该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全力配合同修们积极的去营救。在协调其他同修一起营救的时候,因当时我的环境十分险恶,要想把大家都协调起来,集会的场地便成了一个很大的难题。但我没有被这些邪恶的因素所困扰,主动将大家召集到我家,一起交流该如何营救被迫害的同修。

我们连夜制作出揭露邪恶迫害同修的不干胶、真相单张、小册子,又连夜出去在市区各个地方把这些资料发放出去,并加大力度发正念加持被迫害的同修(后来那位同修说过,他在黑窝里已经感觉到了强烈能量场的加持)。当时被迫害同修的妻子也极力配合营救自己的丈夫,到市机关各个有关部门去送上诉信。同修也在劳教所绝食反迫害,他妻子就借机到狱中去看望他。见面后就理智的告诉丈夫,说外面的大法弟子正轰轰烈烈开展讲真相和揭露迫害大法弟子的活动,让他一定信师信法,坚持正念,绝不能辜负同修们的慈念善举。那位绝食被迫害的同修因此受到极大的鼓舞,生出坚定的正念。由于我们那次营救同修整体配合得非常好,劳教所邪恶叫嚣的“你绝食能出去,就是你们法轮功的胜利!你们要能成功,我的姓就倒着写!”的气焰,终于被同修们整体配合的正念场所灭尽。不久,在慈悲师父的呵护下,绝食的同修终于出了劳教所。那位同修回家后,我与丈夫到那位同修的家里去看望他,并且進行法中交流。同修的正念很强,很快就汇入到了当时的整体中。

四、整体协调中向内找

十多年来邪恶的持续迫害,使我们地区许多同修一度很闭塞,有的学法小组散了。为了形成整体配合并连成一片,打破邪恶的因素所造成的间隔,于是,我主动并积极协调同修们,逐渐恢复起过去那种家庭学法的集体形式,以保持整体协调和共同精進。

在做协调工作中,由于大家被邪恶迫害的因素困扰,要走出来参加整体学法有许多阻碍的难度。尽管这样,我顶着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和阻力,一如既往的坚持下去。这其中有来自同修间不理解的、误解的,还有被冤枉及协调中的心性摩擦的诸多事情,此外还有家庭的阻力。丈夫见我经常很晚才回家,并不能按时吃饭,整个人渐渐消瘦下去的样子,因心疼和溺爱的心理作用,就阻止我出去做协调活动。后来丈夫见说服不了我,就大发雷霆,说那么多人谁也不出去协调,为什么要你去协调啊?我便在法理上去说服他。但丈夫不能被说服,依然还是对我找茬,说我这也不是,那也不对,总找理由阻碍,目地就是不让我出去与大家协调。针对丈夫的阻碍,我先听他哪些话是对的,然后就找自己存在的不足问题。在丈夫大发雷霆的过程中,我也始终保持正念在法上理智的劝他。后来,丈夫说出了他故意找茬的根本原因,原来就是怕心在作祟,说出头的椽子都先烂,枪肯定要打出头的鸟,而你去做大法的协调,说不定哪时就被邪恶盯上而招致迫害。我明白丈夫的心,丈夫是被情所带动担心着我的安全。于是,我就与丈夫在法理上交流,告诉他要是真正为我好,你就发正念多加持我,不要用人心来对待我从事的大法工作;而我有师在,我什么也不怕,都是按着师父的要求走神的路。丈夫终于打通怕心的症结,就放心的笑了。之后,他在我经常出去协调时,就常常发正念加持我。为了我晚上方便走夜道,还特意给我买了手电筒。

我真正的体会到了师父玄妙超常的法理,就是不管你在做怎样神圣事时,必须以一颗不厌其烦的善心去面对,一切矛盾和困难,都会化解掉的。而在协调工作中,也更是修心的好机会,因此,每当在协调中出现矛盾时,一是要求我必须走下去继续進行协调,二是在矛盾中以法再调整自己的心态。事实证明,只要自己心在法中,不论是同修还是家人,最后也都会得到他们的理解和支持。

协调中的阻碍不仅来自家里,也有来自同修的矛盾与摩擦中。由于有的同修还被邪恶的迫害心有余悸,不太赞同集体学法交流。针对这样情况,我没有灰心,始终以一颗法中纯净的心态,耐心的挨家找同修们切磋。为了能使同修恨快的在法理中升华并整体提高认识,我带着《转法轮》挨家去和同修们学法。有时,因为协调中的问题,而出现的阻力还很大,有时弄的我委屈的直掉泪。有一次,我召集了各个学法小组同修们开会,中心意思是谈谈夫妻之间该怎样解决存在的矛盾,進一步在法中精進的问题,因为我们这里的夫妻有些矛盾已经很激化了。但原本探讨夫妻之间问题的切磋会,忽然在场的同修们,纷纷把矛头指向了我,说我在协调时,与另外的协调人矛盾突出。也有的干脆指责我,说这样下去很令人担心,有被邪恶迫害的可能。我心里非常的委屈,不禁因此而伤心落泪。那次会散去后,我当时真有不想再去协调同修的想法了,但转念又一想,自己这样遇到阻碍和困难就畏缩,不是心不正吗?我必须迎着这些阻力,毫不畏缩的走正自己协调的路。于是,我又挨家去找同修,与他们坦诚的在法理上切磋。

通过与同修们互相协调,我知道是师父在利用其中的问题从而使自己的心性要進一步的提高,需要我继续扩大心胸的容量,要我学会在困难与阻碍中,多包容同修,更应具备一个大法协调者应有的高素质。当自己明白了这些法理后,此时心里便豁然明亮,真有“天清体透乾坤正”(《洪吟》〈劫后〉)再无挂碍的感觉了。于是,当自己通过无条件向内找自己,真正达到师父要求的高境界时,外在环境也就改变了。

以后,协调中虽然又遇到过很多的压力和阻力,但我都把这些困难与阻力,当成我修炼中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师父看到了弟子真诚的这颗心,时时呵护我,我通过身边的诸多的实例,都能感受得到。就这样,在慈悲师父的呵护下,同修们也很快都纷纷提高了认识,个个都积极参与整体配合救度众生的项目中,形成一片大法弟子真正在法中做事的局面了。看到我们地区整体配合整体提高的速度,我感到很惊讶,同时我更明白了只要我们用纯净的心态去做我们应该做的大法之事,一切神奇尽可展现。

最后,我以师父的《贺词》与大家共勉:“坚定的走好最后的路,学好法,在修好自己的基础上,正念自然就会强,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就一定会做好。邪恶完了,环境变了,更不要放松自己的修炼,在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中铸就你们的威德与辉煌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