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协调工作中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老弟子,并一直在本地站里义务做辅导员工作。「七·二零」我们原来站里的几名辅导员与站长,有的送劳教,有的当了犹大,有的在困惑中消沉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便顺其自然的承担起当地的协调工作。
——选自本文

一、教训的反思

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老弟子,并一直在本地站里义务做辅导员工作。「七·二零」我们原来站里的几名辅导员与站长,有的送劳教,有的当了犹大,有的在困惑中消沉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便顺其自然的承担起当地的协调工作。

迫害最严重的日子里,还不大明白什么是正念,只要進京证实法从看守所回来后,每天就是想法避开他们的监视,在与其周旋中忙着做不完的大法事;资料点的安全运作转移、资料的传送以及人员的更替、调换和各种信息的沟通、传递等等。那时严酷的形势使大部份同修间的直接往来还很少,所以每每同修们见了我,就象下级见了上级一样,热情之余便说事。渐渐的我也就习惯性的交待任务,解决事。没事走人,托辞就是「忙」。

其实我的言行已无意中在带动着同修——似乎「干」就是在修了,忽视了心性上的提高与同修间心性的交流,同时也滋养着执著自我的魔性,久之已不知何为向内找、怎么找了。心里总觉的自己在忙学法、炼功从不懈怠,「七·二零」前背法、抄法基础打的还很好,修炼至今也没走过弯路,三件事做的也很辛苦。内心深处隐约的觉的自己比别人精進,所以对同修说话时常不自觉的就命令口吻,不愿听别人多说话,也不愿听反面意见,到后来发展到真是一说就炸了,但过后就后悔,可是再遇事又犯。以至后来的几个协调人对我很有意见,并造成很大间隔,几个协调人之间也不能敞开心扉的在法上沟通交流,表面上大家也都在为讲清真相、遍地开花、组织法会等证实大法的事在忙,看表面上还是轰轰烈烈的,虽然我们每周或不定期的有交流日,但几乎大多数是就事论事,而很多时候因说事而争论的不欢而散,从根本上没有把我们的环境当作真正实修自己的环境,出现矛盾也说向内找,其实仍然各自固守自己的执著不放,尤其是我总感觉不对劲,甚至感到很苦、很累、很委屈,长期感觉不到自己有多大的提高,但就是找不到问题的根本。

其实在这过程中,师尊通过同修的嘴不止一次的点悟过我说:协调人不仅仅总是围绕本地的真相资料在转。我们的每次开会也绝不是总是说事解决事。大家应该在法上交流,学学法在心性的提高上下功夫,一切事都好办了。我虽然认同这些说法,但心里却有些抵触,心想开会就是开会解决事,学法可以回家学去,况且一个协调人要光说不干有什么用,光耍嘴皮子,谁信服你呀!协调人就应该以身作则(忘记了做心性的表率),行不行得去做去干(把做、干当作了实修),所以我还是里外的忙活,家里人来人往的开法会、接、传资料,又是学法小组的,真是大包大揽(有时是不好意思找别人做),我认为这就是心性的表现并把这些不自觉的当作了资本却忘记了修炼的最根本;修心性向内找。所以协调人的间隔矛盾长期得不到解决,最终被邪恶钻了空子。在我地一次集体洪法中,致使几十人遭绑架(其中包括几名协调人),遭到从没有过的严重迫害。使本地几年来同修出生入死开创出来较宽松的环境遭到破坏。给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带来了很大的难度。

惨痛的教训使我惊醒并开始反思。师父说:「作为负责人来讲出现这些问题,不能说没有责任,是有责任的。这么一大群学员自己没有带好,责任是很重大的,要看到这个问题。」(《各地讲法六》 <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从事情的表面似乎没我的责任不大。但是追其根源却有我不可推卸的责任,根子是我与几个协调人长期的严重心性问题,是我长期听不進去同修的意见,不能宽容别人,加上党文化中养成的专横恶习造成我与同修的间隔,使我们不能很好的在法上协调一致,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师尊说:「有问题出现后要向内找,都能这样做,那么这个地区的修炼状态一定会非常好,矛盾一定会少。」(《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我们几个协调人痛定思痛,很快开始认真、严肃的在法上交流向内找,最终找到了问题的关键:认识到几个主要协调人不能在法上认识法,有矛盾不知向内找,不能协调一致,很好配合,执著自我,证实自己。特别是我把「干事」当成了修炼。心性上的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使邪恶长期钻了空子。放大我的执著,利用这种状态来迫害我,不让我修成。自己在几年的迫害中,由于对法的坚定,闯过了一道道难关,从没走过弯路,甚至没有遭到太大的迫害,修炼的路走的还算比较正。可是邪恶却在这时钻了空子使我在修炼的路上走了一段弯路,给大法造成了不可弥补的损失。教训是深刻的,教训也使我和同修清醒了,归正了自己的不足。

二、走正协调修炼路

(一)是修炼不是工作

回想这些年自己在协调工作这条修炼路上走的很苦很累,事情没少干,整天忙的跟机器人似的,却离师尊的要求相差甚远。真是愧对师尊。教训使我认识到把工作当成了修炼的根本原因,是我那根本的执著——求名心和执著自我的心所致。

修炼前我是个大机关的小领导干部,后曾追潮流下海经商,也算风光一时的女老板。一生中争强好胜,人称「女强人」。得法后我明白了一生百思不得其解的迷——「人生的真谛」,为此我抛弃所有生意(当时的认识)一心修炼,修炼中身心受益无穷,所以十分刻苦精進并得到同修的认同,做了我地区站里的辅导员。

随着修炼的提高,我虽然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但是隐蔽很深的名心、执著自我的心,这些根深蒂固人的观念不自觉的用到大法工作中来了,有意无意用以证实自己的干事能力,比如:当时背法抄法就有要比别人强的心。

找到我的根本执著后,正念清除,从法中很快得到升华。我与同修坦诚暴露自己的执著和错误。一改过去那种忙忙活活的说事、做事、就事论事的状态,以及那种瞧不起别人的心,注意不再打断同修的说话,多听别人讲的是什么,改了命令式的口气,凡事不再自作主张,多与协调人、同修们商量,充份发挥每个同修的作用。真正从一举一动、一思一念上归正自己。时时牢记:「负责人实际上是协调人,能叫更多有能力的人参与,这才是关键。你自己一个人能起多大作用呢?整体上都能起作用,那才是负责人做的好。负责人自己做的挺好,你做的挺好只是一个学员做好,那就做一个普通学员好了。关键是负责人的责任哪,得起到这个作用啊。」(《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由于自己改变了那种证实个人修炼的状态,真正的凡事从整体上考虑。基点从根本上不是为私的,所以使我对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有了更新的认识。

例如:针对前一段有部份同修中在奥运前后的各种心性表现(开前先是怕、后是盼,盼出现预言中所说的,以致到最后失落),还有就如何整体营救奥运前被非法绑架的几名同修以及针对当前我地同修病业状态有所增多的现象,我们采取集中与分散的形式组织各片大小协调人针对当前我地学员中存在的实际问题進行交流,并针对其中问题人人向内找,通过整体交流切磋使同修们進一步明析法理,摆正基点。

比如对旧势力迫害同修出现病业问题,认识到不是同修一个人的问题,是邪恶针对我们整体来的,看大家的心怎么动。认识到执著时间,执著预言的人心,造成奥运的结果。对营救同修也很快的达成共识,各尽其能的分片与整体配合。由于大家心态纯正,协调一致,基点正,归正了整体上的不足。很快使营救同修一事有了明显的進展。有一个已非法判刑四年的同修,几年来大家不懈的营救,结果在这期间提前一年半无条件的释放回来。另一个判八年送监狱却拒收,(连律师也说他还没遇到过此类案件)。一切正象师尊所说:「整体上协调越好的时候力量也就越大,力量越大起的作用也越大。」(《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

从此次协调工作的表面,似乎与以往没什么两样,但是在过程中,我却别有感触,因为我能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心态,真正在协调工作中修炼自己,摆正了基点。因为我有了与以往不同的心性、不同的心态,我没有执著自我,并多了一种修炼人的祥和和谦虚。所以那不求结果的结果也自然会是法的展现。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二)我终于知道怎么向内找了

一直以来阻碍我提高的最大障碍,在师尊的一再慈悲点悟下,使我终于找到了「不向内找」是我没有实修自己的根本原因。也明白了为什么整天忙活三件事做的很辛苦,也不见有多大提高,原来我是用常人的心态做大法的事。

同修甲是与我常接触的一小片负责人,他对大法金刚不动的信念,在反迫害中令邪恶胆寒、无奈,他的正念曾鼓舞许多同修从家中走出来去北京证实法。因此一度受到同修的崇拜(同修当时的心性),因此而给他带来很多魔难,与此同时我也发现他执著自我,证实自己以及争斗心很强。在协调会上他与我经常因一件事的看法针锋相对,互不相让的争论。也经常能听到同修中传来他对我的意见,其实这一切全是冲我心来的,可是我就是不悟,就是不能用修炼人的思想想这个问题,也就谈不上向内找了。有时也想,师尊说「别人发生矛盾的时候,作为第三者你都应该想一想:我应该怎么样做的好,这件事情换成我能不能守住自己、象修炼人一样面对批评与意见?」(《洛杉矶市法会讲法》)而我是矛盾的当事者,更应该想想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在所谓找自己的同时,还是认为是他的不对多,并有意回避他,心里也明明白白知道我们这一法门就是不回避,不逃脱矛盾去修炼,但是由于强烈的执著自我的心,阻碍我认识不到更高的法理,不愿改变自己,不知道向内找的内涵。彼此之间造成了间隔,结果一段时间使这一小片的大法工作受影响,信息沟通受阻。这样僵持了很久,师尊费尽苦心安排一次次类似的心性关,让我悟到向内找尽快提高上来。

一次师尊用同修乙、丙二名平时与我走的很近的同修,也是两个小片协调人,在我毫无觉察的一件事上,俩人同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态度来对我,一个在会上突然气愤似的口气指问我,一个去他家不让我呆,这件事的出现深深的触动了我的心。开始我又用人心想这个问题:我也没说什么伤害他们的话呀,怎么突然就变了呢,我找到与他俩也常接触的人问问吧,结果同修只说你就向内找找自己吧。同修的话同样触动了我,让我不得不去思考一再出现的类似问题,这绝非偶然,我开始在法上认识法,并开始发正念解体旧势力间隔。

终于在师尊的点悟中开始认真严肃的向内找,当我再打开《转法轮》看到「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在个人的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当中,能不能把这些问题看淡看轻,这是关键问题。」这一句话时,清晰明显很大的字跳入眼帘。这时我一下子明白了同修甲在我面前一切执著的表现,那就是我要修去的执著啊。明白师尊用同修乙丙对我的态度,让我向内找看到自己的执著提高上来,我的心性迅速得以升华,很快三个同修又都象没事人一样对我。真正体会到师尊所说:「所以你碰到魔难那正好是你提高的机会,如果你能向内找,那正好是你走过难关、進入一个新的状态的机会。」(《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尊敬的全世界同修,我之所以借世界大法弟子交流之际,写出自己在做协调工作中,从干事到修炼这个提高过程,意在是用我的教训能给同修们以启发,也许会对同修有所帮助,不再因自己的执著给大法带来损失。在写的过程中也使自己不断的得到心灵的净化与心性的提高。愿全世界同修走好走正今后为时不多的修炼路,共同随师还。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稿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