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性普照世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佛性人人都有,只不过由于尘世各种观念的障碍,世人的佛性常常被淹没。但是佛性毕竟是属于人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当人在喧嚣的尘世中冷静下来时,当人感叹生命苦短、世事变幻如浮云时,或者是当自己的心灵感受到上天的护佑时,那沉寂的佛性或许会有些的灵光显现。

开启人佛性的最好办法当然就是修炼佛法了。佛法是神佛讲出的话,是佛性的体现,是留给世人解脱自我的方法,当然也是帮助人去除后天观念、显示先天佛性的最好方法。在佛法中人们能了悟生命的本质和究竟,有了佛法的指引,世人才能走向修炼的路。

当佛法传出时,他肯定会启悟听法者的佛性。佛性显现出来时,得法者就会有心灵上和行为上的变化。

山东邹城市峄山化工集团电修车间有个青年工人刘绪国,一九九四年参加了李洪志老师在济南办的第二期法轮大法讲法班。听完法后的刘绪国激动不已,认识到这就是真正的正法大道。回去后,刘绪国就想把这千古不遇的大法尽快传给大家。法轮大法的传播极快,只要是看过李洪志先生讲法录像的人,很多人就开始了修炼。他和得法的人一起,找到不同的场地,多次播放李老师的讲法录像,学法炼功的人迅速增多起来。

一次,他们几个法轮功学员联系了一个学校的教室来播放李老师的讲法录像。联系好之后刘绪国就和几个学员在外面大街上,告诉路人将在这里播放李老师的讲法录像。在播放录像的那些天里,刘绪国都是提前骑着三轮车,拉着电视机和录放机早早的来到教室,把机器安置妥当。这个教室是个废弃不用的教室,没有桌子也没有凳子。第一天播放录像时,刘绪国和几个法轮功学员从另外相距几十米的教室把桌子和几十条长凳搬到这个教室来。来看录像的有几十个人,教室里不是太满。看完录像后这些人“呼啦”一下全走了,刘绪国他们收拾完电视机、录放机,把凳子又一条一条的搬回到原来的教室里,搬了好长时间,因为第二天那个教室的学生上课还要用,所以得搬回去。

到了第二天晚上,刘绪国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照样又早早地来到了学校,把桌子和几十条长凳又一条一条地搬过来。第二天来听的人,比第一天多,教室几乎都坐满了。放完录像后,有一部份人就不忙着走了,主动留下来帮忙收拾机器,搬凳子。没有人告诉他们让他们留下来帮忙,可是他们却主动留了下来。到了第三天,来听的人更多了,教室几乎都装不下,有许多人站着,主动的把凳子让给新来的人坐。放完录像,留下来帮忙的人更多了,只见很多人在那儿帮着收拾东西,搬凳子,不大一会儿,一切便都收拾妥当了。

其实象这样的例子,几乎遍布全国各地。凡是参加过法轮功义务弘法活动的人都见证过这样感人的场面。开始大家在不了解法轮功是什么的时候,对那些弘传大法的人多是以观察和看热闹的心态去对待的。可是听了几讲课之后,人们就明白了,这个法轮功是真正的佛法;很多人就会说:我等的就是这个。是佛法开启了他们的佛性,所以人们都自觉自愿地做起了“好事”。

人们都知道学坏容易学好难,特别在当今的世道里,帮谁做个好事,人家都会想这个人是什么居心,为什么平白无故地帮我?学坏几乎不用教,就现在这个环境,人保持不变坏都很难了。而要想把一个人的人心变好,甚至使浪子回头,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然而法轮功的出现改变了这一现实。只要是听过李洪志先生讲法的人,即使不修炼也知道怎么做好人了。而那些真修者,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修炼的人士,他们的目标是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这样的一个修炼人群,真正是社会稳定的基石和人类道德的坚定守护者。

在佛法的开化下,法轮功修炼者们的佛性日益圣洁而坚定。特别是在中国,面对一个政党操控的整个国家机器的打压,他们没有丝毫的退缩,满怀慈悲的把大法的真相告诉世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那就是为了唤起人们那迷失的佛性啊,好让人们在末世的劫难中走过危难。

这样的事情可不是只发生在中国,目前法轮大法在世界上已经弘传了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已经有三十多种不同语言版本的大法书籍在世界各地出售。我们听听一位来自北京、在美国洛杉矶第一次参加法轮大会心得交流会的凯文的感受吧。

“第一个上台发言的是个六岁的小女孩,她讲自己学了大法以后,在学校里不再跟同学争斗,怎么说真话、善心待人,我当时非常感动。我一直在练武功,有跆拳道黑带,觉得自己很坚强,不会轻易流泪。但那天,听每个发言我都流眼泪,整个上午,我眼泪就没断过。我就觉得,这些人学了法轮功以后,他们是真正地从内心上改变了,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那天我对自己说,这个功法我炼定了,一定要炼!”

很多走出国门的中国人都很惊奇,法轮功在世界上怎么这么大的声势?这些不同肤色、不同民族的人在一起,丝毫看不到他们有任何隔阂。炼功时那样的安静,说起话来又那样的祥和,和他们在一起,人们会感到心灵的慰藉。这些人太纯洁了、太高尚了,世界因他们变的更加明亮和多彩了。

其实,这就是修炼者佛性的体现。他们正用自己佛性的光辉去驱除世人心灵的黑暗,他们正在用自己的佛性照亮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