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赐我新生命 我用慈悲救世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我把自己真修大法起死回生,利用不同方式救度世人的事向慈悲的师尊,向各位同修汇报如下:

身患绝症 走投无路

在一九九六年十二月,经多方诊断,确定我得了肝癌。我的弟弟、妹妹听了都很着急,我老伴听了大哭一场。当时,七十多岁的老岳父听说后来看我,也老泪横流。全家沉浸在悲痛之中。

后来经北京肿瘤医院,北京中关村医院、北京肝病研究所检查,确诊是巨块型肝癌。肝瘤体十四公分左右。当时,我感到悲观失望。心想:我母亲就是得肝癌去世的,莫非有遗传?当时我脸色很难看,又灰又黄,两眼深陷,外带两个黑眼圈,别人看了和大烟鬼差不多少。真有死到临头的感觉,在那时才感到生命的宝贵。以往一年一年的过去不以为然,当时每当早晨一觉醒来,总会想到:总算又活过来一天。后来去了北京最有名的治肝癌的医院看了一次,一个老大夫说:你准备七万块钱动手术吧,我保证你术后能活五年。这会给家里留下一大堆债务,就没有动手术。后来又找北京一个气功师治了一段时间,毫无起色,前后共花去医疗费、车宿费三万多元。

喜得大法 枯木逢春

在九七年三月十九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一位法轮功学员,他劝我学习法轮大法,并且帮我请来李洪志老师写的《转法轮》一书。我看了以后就放不下了。我白天看,晚上看,我把《转法轮》、《转法轮(卷二)》《法轮大法义解》、《精進要旨》等书全看了,并且反复通读,我真有得法甚晚的感觉。法轮大法深刻的内涵,使我对人生的真谛有了新的认识。我对同修把这么好的大法介绍给了我,深表感谢,同时我更感谢恩师在我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来度我,真是三生有幸。

从此以后,我就按照大法的要求:学法,修心,炼功。逐渐放下了炼功为了治病的执着心,我懂得了要想好病,必须重视修心性,重德的道理。通过学法,还使我明白了我肝脏长的瘤子,是自己生生世世做坏事而产生的业力造成的,我自己的业债必须自己还。我得法后,把治病的中药,西药,膏药扔的扔卖的卖。把其它的气功书都烧掉了,得法十二年来,我没吃过一次药,没打过一次针,没输过一次液。有的好心人劝我去医院复查一下,我说:“我现在能吃,能喝,能睡,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我是炼功人没有病,复查什么?”从得法至今我一直没去复查,身体状况一直很好,并且一天比一天好,从得法前,由亲属车接车送,到得法后至今,我开着三轮摩托车,出租汽车东奔西跑,由过去被别人接送,到现在接送别人,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是师父从地狱捞起来,给了我新生,确切的说:也就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以法为师 闯过“忍”字关

修炼的道路上,一次次的考验接踵而来,但我基本上都能闯过去。在九七年四月二十八日,我的一个亲属的妻子小李和大刘的夫人找到我家,气势汹汹的说:“你出来!”我说:“有话你们两位到屋里说吧。”他们不同意,让我到外面说,我要在大门口说,他们还不同意,当走到日杂仓库对面,我看到那里放着一个大汽车箱板,我坐在箱板上,我说:“我不走了,就在这说吧。”小李指着我说:“我的家住哪,是不是你告诉大刘的老伴的?”我说:“我没告诉,大刘的老伴我都不认识,我怎么告诉呢?”这时,大刘的老伴也一口咬定就是我告诉的,这时,小李说:“人家都说是你告诉的,你还嘴硬,不是你告诉的,她怎么找到我家的?”我说:“这我就不知道了。”此时,小李冲到我面前,在我脸上左右开弓的打了我三个嘴巴子,我说:“你这个人有事说事,怎么打人啊?”她说:“我打的就是你!我不打好人。”说着又捡起砖头瓦块向我身上打来。大约打到我身上七八下,打在我身上扑扑响,打到车厢上梆梆响,并且边打边骂些难听的话。当时,我完全是被动挨打的架势,我既没有还手,也没有还口,只是和她讲道理。这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部份都是我的邻居。这时,我想:我是个修炼人,一定要忍的住,过好这一关,不能和常人一般见识。她打我,可能是我前世欠下她的业债,这是人家讨债来了。我身上之所以长瘤子,就是前世造业太多的缘故。我一定要守住心性,沉住气,忍受住。李老师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精進要旨》〈何为忍〉)这时一个背着纤维袋子的乡下人,看了我挨打的全过程,他说:“你这么一个大老爷们也太孬了,这么大个子,让一个弱小的女人打成这样。”我说:“不是我打不过她,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叫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是按大法要求去做的。”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小李的丈夫因打架在外地被劳教,小李在家就和大刘发生了暧昧关系,我怕因此引起两个家庭破裂,就想管管这个闲事,曾托人做两个当事人的工作,工作没做成,却引火烧身。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九七年七月,一天,我去朋友老张家看我寄放在他家的双排货运汽车,车是我花五千元买的二手车,因家中没有地方停放,就放到他家。到那一看,我的车六只轮胎都被卸掉了,前桥也没了,整个车前面用千斤顶顶着,后面用砖头垫着。我问附近的修理工,他们说:“让老张的侄女女婿给卸走了。”我就找到老张的老伴和我一块去找,我们在县种子公司对过的一个修理部找到了他,张的侄女女婿正指挥几个修理工在拆我汽车的前桥零件,我说:“这是我汽车的前桥,怎么给拆了?”老张的女婿说:“是我叔丈人让拆的,车是我叔丈人的,愿意咋拆就咋拆。”我制止没制止住,就让老张的老伴来证实,老张老伴说:“车确实是他的,不是你叔叔的。”他还是不听,过了五六天,我才找到老张。要求他把车前桥和六只轮胎追回,但是拿回的都是他侄女女婿换下来的不能用的破烂件。时隔不久,我又去老张家,发现我车上的发动机又失踪了,后桥也被卸了下来,老张不在家,我找到老张老伴过问此事,老张老伴说,是他们老张卸掉的,把机器装到自己的面包车上了。我说你们拆掉我车,也得告诉我一下啊,把我的车拆的七零八落的。老张的老伴沉着脸说:“我们觉得你行才拆的,用用你的发动机和后桥是瞧得起你!”我说:“你们办事没有这么办的,这和明抢明夺有什么区别,挺好的车给拆残了。”他老伴说:“你再说一个。”我说:“我是实话实说。”这时,她走到我面前说:“我看你是找挨掣!”说着就打了我两个嘴巴子,这时,附近的邻居把她拉开,她还坐在地上哭了起来,我说:“你这个人真怪,你都把我打了,我也没还手,你哭的是啥,你委屈啥?”我劝了她两句就回家了。我想,我的魔难太多了。后来我把被拆掉的汽车部件运到废品收购站当废铁卖了五百元钱。

还有一次,我开着出租车,送两个女的去县郊区一个村子,当走到一个拐弯处时,我没有打转向灯,就开着车转过弯去,后面一个外地大货车开到我车前面来个急刹车,停到我车前,跳下来两个年轻小伙子,把我从车上拽下来说:“你找死啊,车转弯为啥不开转向灯?”我一再给他们赔不是,承认是我的错,两个小伙子不由分说,用足了劲,每人狠狠的各打了我两个嘴巴子,打的我顺着嘴角流血。打完后,两个人跳上他们的车就开走了,当时把我车上坐的那两个女人吓得直哆嗦,以为把我打残了呢,我擦了擦嘴角上的血,把那两个女人送回家。我认识到,作为炼功人,对待和自己发生矛盾的人,对于当面羞辱你的人,不但要忍,还要高姿态,而且还要感谢他。如果谁也不和你发生矛盾,你怎么能够提高心性?怎么会在遭受痛苦时把黑色物质转化成白色物质?

师父给我新生命,我用慈悲救世人

我得法十二年来,我深刻的体会到: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没有法轮功就没有我的今天,我要加倍努力,慈悲救度世人。我是个出租车司机,我把每个坐我车的人,都当成我救度的对象,面对面的劝他们三退,面对面送给他们真相资料,并且向他们讲:我曾是一个肝癌患者,得法后身体奇迹般的好了,事实胜于雄辩,我的现身说法很有说服力,并且个别有缘人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路。听完后人们都承认法轮大法好,从而明白了真相,生命得救了。

面对面的讲真相,面对面的发放真相资料,是从我开出租车开始的,原来只是在夜深人静时出去散发,或者到田间地头散发。讲真相只在亲属中讲,生人,不认识的人不敢讲,现在我车里都带着真相资料,凡是坐我车的人都面对面向他们讲真相,发真相资料,劝三退。有时,从医院里接送病人,向他们讲完真相后,再递给他们真相资料,并且介绍我原来是肝癌患者,是修炼法轮功炼好的,他们都很感激我的。有一次,我送一对中年人,送他们到家门口时,我把真相资料送给那个中年男子时,他翻了翻资料,举起大法资料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有一次,我送一位老年人,我把真相资料交给她,她看了看说:“我需要的就是这个。”还有一次,我把真相资料送给我的同行,几个出租车司机,他们看到后,感觉很好,后来,一位司机找到我,主动索要了真相资料,要给她的亲朋好友看。

在开出租车的过程中,我体会到,我面对面的救度世人,自己必须首先做个好人,别人开出租车送一次人四元,我一律收三元,有时两元一次也送,别人开出租车不下公路,我开车不但下公路走土路,还把坐车人一直送到家门口。我想:救度世人是我们修炼人最大的事,不能从钱上打个人的小算盘,坐我车,我救度他们,他们还给我车费钱,这是两全齐美的事情。就是不给钱,我也甘心,这样能取得坐车人的好感和信任,他们切实感受到我是个好人,向他们讲真相和发真相资料他们很容易接受,也愿意坐我的车。

有一次,我把两本小册子送给一个年轻人,他看了一眼说:“这两本书我有了,上次,我老父亲坐你车,你给了他两本,他不识字,手里拿着书,明目张胆的去派出所办事,警察都没有发现,就拿回来了,我们都感到后怕,以后你们发资料,可得加小心啊。”从此以后,我送资料,都嘱咐他们放在衣服兜里,回家再看。

有一次,我送一个年轻女子,因路途近,没来得及和她面对面讲真相,把她送到楼梯口就把一本真相资料送给她,我说:“送你一本书看,看了能消灾祛病保平安。”她翻了翻说:“这不是法轮功吗!你这样做,再让警察把你抓起来。”我说:“我是在做善事,你不举报我就没事,我原来是肝癌,就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听了我的自我介绍,她还是把书收下了。回家后,总觉得她说的话不顺耳,别扭,并且还产生了怕心,第二天一整天没敢发资料,停了一天后,发现没事,又接着散发。后来通过学法,我進一步认识到:我们在做救人的事,是最正的事,最神圣的事,谁也不配来干扰。有怕心反映出来,这说明自己头脑中还是存有怕的物质,今后一定要排除它,清除它,这样才能做好救人的事。

开出租车,什么人都会遇到,有一次,三个人坐我车,让我找新开业的旅店,我问:“为啥找新开业的?”他们说:“你帮我找新开业的旅店,有小姐的旅店就行,我们多给你钱。”我说:“这方面我是外行,找不到。”停顿一下我灵机一动,说了个善意的谎言:男人感染上艾滋病,把他的媳妇也感染上了,并给他们讲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做人要做好人的道理,并且送给每人一份真相资料。一个年轻人说,咱们别去了,还是把我们拉回车站吧。

在去年,我们同班同学聚会,我们已经分别四十年没见面了。参加聚会的师生只剩了二十三名,已有十二人去世,在聚会时,要求每个人都谈一谈分别这四十年亲身经历的大事,我就重要的说了我得肝癌之后,修炼法轮功的全过程。我说要不是修炼法轮功,我极有可能是去世的同学中的一员。我在会上说:“修炼法轮功的好处,把老同学聚会的会场,当成我弘扬法轮大法,畅谈修炼体会的场所。”在谈完后,我把二十三名师生劝退了二十一个。到现在为止,加上亲朋好友以及坐我车的人共劝退了三百多人。

根据我们县的具体情况,农村需加强发放真相资料,有时,我就停下出租车,骑着两轮摩托车带着同修,带着真相资料,走村串户分发真相资料,每次行程一百多公里,有时一次行程二百多公里。两个多月来,我和同修散发真相资料遍布一百多个乡,镇,村。同修有时称赞我说:“这种劲头,哪象六十五岁的人啊!”我说我感到浑身有用不完的力气,我好象是三四十岁壮年那样精力充沛,是大法让我变得越来越年轻。

因为我们到乡村去散发真相资料,山村的路大多都是山岭纵横,尽量拿着地图,有时也常常迷路。比如有一次,我们在四五个村子散发完资料后,说什么也找不着路了。只好在山间的羊肠小道寻觅着,走来走去终于发现了一条大路,可是走到头一看,却是一条采矿场的路,我们转了三四个小时,最后在一个牧羊人的指引下,才找到了返程的路。

尽管我骑着摩托车非常小心,但是有的路太陡,摩托车一颠一拐失去平衡,有时就摔倒在地,二百多斤重的摩托车倒地后,一个人很难扶起,必须两个人使劲才能抬起车。至于胳膊,腿,摔破皮是常有的事。但不管困难再大,也动摇不了我们救人的坚定信心。记得有一次,在一个陡峭的山村里发现真相资料,一拐弯摩托车就猛的摔倒了,摩托车的前刹车小把也摔断了,下山梁大陡坡时,前刹车失灵,我们只好一个人坐着脚踩着后刹车,一个人拽着摩托车后架,艰难的、缓慢的走下山。因腿在车摔倒时擦破了一块皮,走起路来好疼好疼,但是再疼也阻止不了我们救人的步伐。回到家后,不小心被老伴发现了伤处,她百般查问是不是到乡下散发资料去了,我怕她担心,所以始终没跟她说实话,但是她也有所察觉。所以,下次再准备到乡下散发真相资料的时候,她把我的上衣藏了起来,我知道,另一个同修在约定好的地点等着我,我很着急,但怎么求她也没用。最后只好穿着背心出发了,炎热的夏季,出车回来,肩膀和胳膊都被太阳晒得又红又肿,我想:又一大批人明白了真相,得到了救度,我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

在散发真相资料,救度众生的路上,不但有风吹日晒的考验,也有倾盆大雨的袭击。记得一次和同修在几个村子散发真相资料后,还有六七十份资料没有散发出去,就在去下一个村子的途中下起了暴雨,浑身浇的湿淋淋的,我们硬是穿着湿衣服,顶着暴雨发完了真相资料。(注:真相资料外面密封塑料袋,不怕雨淋)我们虽然苦点累点,但想到有众多的世人得救,心里也就不觉得苦了。

在救度众生的路上,有时和家务事发生冲突的,但个人的事情再大也是小事,救人的事再小也是大事。所以,几年来,我都把救人的事放在首位。不管是我们救人小组的行动,还是全县城同修整体的行动我都无条件的圆容。

当然,在修炼自己,救度众生的过程中,还有很多不足之处,尤其是距离师父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还是相差甚远,特别是每当想到边远乡村还有那么多众生不明真相,心里总是感觉沉甸甸的,压力很大。师父的正法進程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所以,今后一定要更加勇猛精進,兑现自己救度众生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