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生死关的两次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五月三十日下午,我象往常一样,骑着自行车去二十里外的乡镇发完真相后的回家路上,大约晚上八点左右,来到了必经的大堤叉道三十多米长的下坡地段,因疏忽刹车失灵,致使人车飞速滑过斜坡猛撞农家菜沟。反弹的刹那间,我本能地连声高喊;“师父,法轮大法好!”车停了,人也站稳了。但突然直觉与硬座相触的下身被磨得破烂了,好痛好痛!我顿时警觉发正念;“铲除旧势力,清除业力场,邪恶全灭光!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请师父加持!”

接下来不管伤口有多痛,我脑子里只存一念;不就是自来水龙头打开了,滴嗒声制造的假相吗?好事,天大的好事!我必须抓住这最好的契机证实“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之威严法理!监狱、劳教所那么多迫害巨难都闯过来了,何惧再闯生死关!于是,我艰难地把扭曲变形的单车撇放农户侧壁下,开始步行回家。

刚走不到一百米,一辆摩托开上来了,我便试探看说:“先生,劳驾您带我一程好吗?”这位先生好象专程来接我似的,非常乐意驮我回家。一路上我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自然流畅的给他讲起了真相,我恰到好处的回答了他提出的几个问题,他说,“大法弟子真会说,谢谢你解开了我的心结。我会记住法轮大法好!”

就这样不知不觉我也到家了。洗澡时,才发现内裤被血泡着,外裤从膝盖以上也被血染透了,我咬牙忍住剧痛洗净伤口,澡毕,照常和丈夫一起炼功,心想可不能露一点马脚叫丈夫知道了,弄不好害他把握不住心性惹出更多人为麻烦。当炼“法轮周天法”半蹲时,我的伤处象撕裂般的剧痛,我看着师父法像说:“请师尊放心。”

炼完功后,打算通宵学法,看着看着,不痛了,我也自然睡了。第二天早醒,看内裤无一丝血痕,伤口全结壳了,外痛转内痛,但伤处却青紫肿大,实难启步走路。面对突变,我笑笑自言自语:“害我走不得吗?我偏要走,我就要走,自己的身体我自己主宰,谁害我谁定死必然!”

我忙完上午家务后,拿起《转法轮》,无意中翻开,其中一行法格外醒目突显眼前:“能不能修,能不能行,突破到哪个层次,全看你自己了。”当时我身体一震,立刻悟到,又是慈悲师尊在呵护弟子,鼓励弟子破除最后障碍向更高层次飞跃。那么,大法弟子突破更高层次的真正目地是什么?——那就是按师尊教导理智、智慧地去救人抢人。中餐后,不管它痛也罢,肿也罢,我必须出去救人,便步行去了,往返十多里的农村讲真相。

第三天肿痛全无;第四天青紫全退,还洒脱自如的驮着同修讲了半天真相。第五天我告诉了丈夫,他很震撼,并且当天就把此段经历作为他讲真相救人的实例。

闯过这次劫难,我的心得是:

(一)作为大法弟子,在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难免会遇到各种意想不到的魔难与心性矛盾,只要我们在关键时刻加强定力,不被自身杂念困扰,想想师父是怎样说的我就怎么做;不管生死攸关,还是剜心透骨,只要坚持向内找,我们的思想就能无懈可击!只要坚信师父我们就能闯关。“一正压百邪”,一切强加的干扰迫害因素定能在坚如磐石的正念面前瞬间消失遁形,因为我们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转法轮》)

(二)短短一年多时间,我们地区五位同修都因病业相继失去了人体(还有一人开刀),大家无不痛心难过。有的说他(她)们肯定没白修;有的说他(她)们也许圆满在不同层次;有的说他(她)们都那么精進怎么就去世了呢?有的说这样走造成了多大的负面影响啊!?面对昔日同修的离世,我也感慨沉思,责无旁贷,想和大家交流一点肤浅的认识。大法弟子在生死较量中,必须毫无彷徨的作出最正的选择;不完成史前大愿决不罢休!千百次的寻师得法,在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慈悲与佛恩浩荡下,我们终于得到了无量正神都羡慕的万古机缘——修炼大法,在宇宙与众生于坏灭的危难之际,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是何等伟大殊胜!十多年来,我们艰难的走过了多少层层千辛万苦,在摔打中爬起走正,顶住了邪恶多少次疯狂迫害。时至今日,我们那几位昔日精進同修却带着消极承受的痛苦病体离开人世,也许是他(她)们的深深痛悔和永远遗憾啊。从那些世人众说纷纭的负面语气中,从这些不该发生的惨痛教训中,应该怎样深刻反思内找呢?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学法修心不懈怠,决不滋养任何一个执著心,露头就铲!时刻谨记师父说的“那些在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中做的好的、变化大的地区,一定是大家法学的好。那些个人提高快的大法弟子一定是重视学法的。因为法是基础,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从人走向神的通途”(《致澳洲法会》)。

我再简要附上另外一次过病业关的惊险历程。那是二零零六年八月底,也就是我被监狱迫害五年的最后几天里。在监狱遭受迫害的五年,邪党监狱因我立掌铲除恶警办公室(对大法弟子用刑的密室);数次正念捣毁它们的所谓教育堂(诽谤师父的邪恶魔窟);公然当着众多参观者喊“法轮大法好”;带头罢工等等,那里的恶警自上致下将我往死里整。我向师尊默默发誓生死维护大法!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走过来了。在要回家最后一周里,突然暴发肾盂肾炎恶兆,我镇定沉着,请师父加持;弟子决不能给大法带来丁点损失!绝不给恶警对我下毒手的可乘之机!晚上高烧的眼珠往外冒火,浑身滚烫;我用只可意会的毅力通晚背法(那时我能背十来小时的法),白天浑身冷的冰透刺骨,我用无法言表的意志完成劳动后继续背法,三餐饭吃的作呕也必须强忍進食,不让恶警发现任何蛛丝马迹,第三天还外加肚泻不止,晕倒在厕所,我清醒连喊数遍“李洪志师父救救弟子!”醒来了,站起来,走出厕所继续劳动。连续三天三夜基本没合眼皮与死魔搏斗较量,第四天邪恶全灭,什么都好了,我又神起来了!

在此,我诚借明慧窗口感谢师父慈悲救度!也同时想提醒正在过病业关的同修:一定要理智警觉,千万不能用胆怯、懦弱、徘徊、退却等人心来对待自己的劫难,否则只会被无孔不入的邪恶因素抓其把柄,利用亲人的惊慌措乱,不时的干扰,从中放大其求安逸之心,加强其怕死的心,乃至被邪恶夺走生命。师父说:“人的一个汗毛孔里边就有一座城市,里面跑火车跑汽车。”想想看,我们身体过病业关时,是不是人体这个小宇宙的某个部位脉血淤塞,气息不通呢?这不通的部份是不是涵盖了无数汗毛孔构成的无量无计的生命群呢?这些生命群里的众生是不是同时也在劫难中祈求其主人闯过生死关一起永获新生呢?若其主人死了,是不是意味着这些生命群没有了去向呢?

师父说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那么,为了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为了众生得救,我们是不是应该在过关当中去实践并证实“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的法理呢?如果在过关当中我们的言行不符合法,众(正)神也是束手无策啊!

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