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对亲情的执着 母亲病好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三日】我把近期走出对母亲病的执着的过程写出来,与同修交流。我父母亲都八十七岁,母亲几十年的老肺病、气管炎、高血压。二零零九年六月份,突发心梗,又查出来胆囊结石、胆管结石。近三个月住院三次,花费医疗费两万多元,也没有起色,人瘦的皮包骨,已脱像,大夫说人已经是“熟透的瓜”了,准备后事吧。家人和亲属看母亲也是不行了。

我在母亲有病住院期间,那真是天天跑医院,天天跑母亲家,忙的不行,可想三件事做的怎样了。虽然在医院里也做劝退的事,但学法炼功、发正念都不能静心,心里挂着母亲吃什么药,打什么针,看着母亲遭罪,病无起色而忧心,自己觉的状态不对,是亲情的严重干扰。女儿同修也一再提醒,不能用常人心对待,不能按常人理去做。可是就是心里放不下,烦心,揪着心,一有空就跑去看看母亲病的怎样,把要吃的药给包好,叫家人别给母亲吃胆结石患者不宜吃的食物,家人给吃了就很生气,执着的不行。而且我一去看母亲,母亲的病情表现就重,就让我看到。

本来父母亲在九九年“七·二零”前接触过大法,父亲看过《转法轮》,母亲不识字,他们都炼过功,“七·二零”后,害怕中共邪党迫害,不敢炼了。二零零三年父亲心脏病复发,人不行了,我就教老俩口念“法轮大法好”,请了《转法轮》给父亲看。一星期后,父亲能下地了,病好的很快,以后几年都没住院。二零零七年母亲不小心摔折了腿,没做手术,只打上了石膏,我给母亲买了录音机,请了师父讲法带给母亲听法,结果母亲恢复的比年轻人还快。大夫和亲属都认为母亲会落下残疾,但母亲的腿和没伤过一样,丝毫无影响,家人和亲属都认为是奇迹。其实这都是师父在管他们,是师父为他们承受了巨大的业力。

生老病死是常人的事,一个修炼的人是不能随便干涉的。母亲修炼的不够精進,该出现什么事就要出的。修炼人就得用法的标准去衡量,一切都是师父安排,我怎么能左右得了呢?我索性把心一横,只管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学好法,多救人,多发正念,清除旧势力的一切干扰,完全放下对母亲吃药、打针、饮食上的执着,该照顾就去照顾,不被执着牵着跑。说来惭愧,修炼十二年,连亲情都放不下,还这么重,遇事完全不用本性的一面去认识,用本性的一面去证实法,而是走了常人的路,是“人心勾的鬼上门”,让旧势力钻空子用母亲的病来干扰我救人。

从此我把心放下了,师父把我这些顽固的执著给拿掉了,我感到十分轻松,觉的自己的空间场又纯净多了。

随着我执着心的放弃,只有四、五天时间,母亲的状态马上有了很大的变化,什么胆结石、心梗呀,那都是假相,然后母亲病好了,不喘了,鱼肉等什么食物都能吃了,能下地走了,脸色红润,也胖了。

虽然家人认为是吃了治咳喘的中药吃好的,但我知道,母亲病的表现完全是我的执着心造成的,我这颗心不去,干扰到母亲,反过来又干扰我做好三件事,这是旧势力操纵的低灵乱鬼在钻我心性有漏的空子,目地是毁了众生,干扰我修炼。当我认识到这颗心,邪恶自灭。

通过这件事,使我悟到:修炼人修正自己,一切按法的标准去衡量,至关重要。所以在救度众生中,在我们周围的环境中,我们的思想状态,我们的做法,都决定着世人能否被救度。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覆盖了很大的面,有我们涵盖的洪观至微观的无量无计的众生,我们的修炼状态就决定着他们能否被归正。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在十二年的修炼历程中,我没有同修那样的轰轰烈烈,没有什么大的坎坷,表现最严重的就是来自家庭的魔难(主要是老伴的干扰,关于家庭魔难的突破,同修已有交流文章,在此不赘述)。在去执着心的过程中,当时真的是剜心透骨,真的是很苦,当然现在也明白怎么回事了。

上面仅举近期去情的执着的一个小例子,是慈悲伟大的师尊为我承受了太多太多,给了我们所有的一切,真有说不出的对师尊的感激。在今后有限的时间里,只有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修好自己,才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