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严重病业状态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一日】我在两个月前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而且来势凶猛。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修炼状态不错,讲真相也一直比较积极,在同修眼中,我也属于比较精進的弟子,而且我比较年轻,在得法前也没有非常严重的疾病,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我曾一度非常困惑,找不到问题究竟出在哪里,甚至在身体承受痛苦中和对我病业状态的困惑中几乎失去了信心。直到我静下心来深深向内找,挖出了自己不少隐藏很深的或意识不到的执著心后,才基本从严重病业状态中走出来。我注意到最近周围和明慧网的交流文章中不少同修也象我一样,受到严重病业状态的干扰,影响了做三件事,所以想把我的一点体会和教训写出来,希望能对同修有所帮助。

两个月之前,我开始经常出现类似心脏病的状态,发作时心脏不受控制的猛烈或不规则跳动,伴有明显的濒死感,全身控制不住的发抖。当初我就是因为这种心脏病才走入修炼的,但从未出现过如此严重的情况。我悟到一定是由于自己有什么执著心长期不放,被邪恶钻空子迫害。我开始静下心来学法向内找,并和同修交流,我找到了自己一直隐藏很深的两个执著:显示心和色欲心。

我的显示心和求名的心很强,非常想得到别人的认同,很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所以无论我有没有能力,只要同修找我帮忙,我一概答应,有时甚至忙得学法炼功都不能保证,还用要把同修的事当自己的事为借口,掩盖自己求名的心。这颗心的危害非常大,它使我周围充满赞扬的声音,我也经常觉得自己比别人强,看不起别人,向内找仅仅浮在了表面上,还觉得自己挺会向内找。学法也不是带着谦卑的心聆听师父的教诲,而是大有真理在握的狂妄。现在想来真有些后怕,已经走到危险的边缘了却不自知。我深挖了一下这颗心产生的根源,是因为我在童年时曾遭到其他孩子的排斥,使我非常自卑,所以我尽最大努力委曲求全,以期求得别人的认同。而且与自卑伴随的是过强的自尊,所以我会拼命做好以避免被别人指责。

对色欲心我一直没重视。我的先生是同修,修炼后两人一直分开睡;而且我在梦中碰到色欲的考验,多数时候也能守住;有时对周围的男性有好感或有男性对自己欣赏时,自己也能发现这些坏念头并在排斥。所以尽管周围一再有同修讲到这个问题,我都没有重视。直到出现了这种严重病业状态,我还不悟。可能是师尊点悟我,我梦中梦到被色魔从背后紧紧抱住,压在我身上难以挣脱,我才认真挖一挖我的色欲心。我静心回想才发现,原来我内心深处并没有彻底放下它,一边清除它一边又有些陶醉其中,而且这颗心和求名的心掺在一起,表现在在异性面前很注意自己的形像,看到心中认为不错的男子还是有些动心,当有异性特别注意自己时,还是有些沾沾自喜。当我下决心发正念清除它时,发现它很顽固,感觉它真是活的,它从我头顶挣扎然后逐渐沿身体下到脚底出去,到现在我仍没有完全清除干净它。我认识到现在法对我的要求越来越高了,必须从一思一念上彻底断绝色欲之心。

就在我自认为已经找到了自身的问题之后,身体却突然出现了更为严重的病业状态,当时我突然全身冰冷,感觉每一个细胞都在被杀伤似的,我明白旧势力正想把我拖走。在真正面对生死的那一刻,我隐藏很深的恐惧心充份暴露出来,也暴露出我修炼不扎实的根本问题:我发现我并没有达到对大法的坚如磐石,此时我所被灌输的那些现代科学知识、医学知识和无神论的东西纷纷跳出来,干扰我对法的正信。而且我发现我一直以来并没有从根本上放下人的东西,总想少吃苦,在常人中舒舒服服的修到圆满。我那时才体会到师父讲的“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转法轮》〈论语〉)的另一层涵义。

我在拼命突破那些后天观念形成的壳。我努力学法,守住自己那一念:“真正的我是相信修炼的,那些不信和怕的思想都不是我,谁也别想挡住我修法轮大法。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虽然我有执著,但我会在法中归正,绝不允许邪恶迫害我,请师父为我做主。”

当时我的精神压力非常大,因为这种状态经常会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出现,我觉的很困惑:为什么我已经找到自己的执著并在努力修去它,还允许旧势力对我迫害呢?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呢?同修也帮我找出不少执著心:求安逸心、妒嫉心、对家人的情等等。就这样越找执著心越多,越找我越觉得自己修得很差,对自己越来越没有信心,而且还生出了怕受迫害的心,生怕自己哪里没做好又受迫害,所以我拼命学法,不让自己脑子闲着。有同修也劝我先静下心学法发正念,别急着做事,我也这样做了,但状况并没有很大起色,当时真的觉得很绝望。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悟到:我不能再这样呆在家里过关了,邪恶迫害我不就是不让我修下去吗?我在这里承受这些痛苦的目地是什么呢?我修大法走到今天是为做什么来了?是为了救人!我光顾自己过关了,把众生都给忘了?这种为私为我的心不和旧势力一样了吗?旧势力不就是以个人考验为借口,才敢下黑手迫害大法弟子的吗?师父要我们修成的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还说:“你表面上做的冠冕堂皇,而在你心灵的深处你还保守着、固守着自己不放的东西,那是绝对不行的。大家知道,佛、神他可以为众生、为宇宙的利益放弃他的生命,什么都可以放弃的,而且坦然不动的。”我这时才意识到上述种种执著心的根源——为私为我。想到这里我横下一条心,我不能再陷在非要找执著的执著里了,现在我最应该做的就是放下自己的一切去救人,就走师父安排的路,谁也别想挡住我!

当我真正放下生死去讲真相之后,我的病业状态开始好转,现在虽然偶尔还有轻微的不适,但很快就会过去。我个人还悟到,在过关当中,有时不仅仅是找到自己的执著就能马上过去的,作为走过弯路的学员,可能还有自己需要承受的一部份。比如我在迫害开始后的2001年至2006年期间基本放弃了修炼,还写了所谓“保证书”。在出国后我曾有2次不小心用活的蛤蜊炖汤,当时丈夫同修给我严肃指出后,我还找理由为自己辩解,并没有放在心上,直到看到明慧网上同修因为请别人杀鸡买来吃而险些被旧势力迫害走的文章后,才认识到杀生的严重性。我深深体会到了修炼的严肃性。

在整个过关的过程中,我能体会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守护着我,在我似睡非睡时曾清晰的感受到法轮在给我调整身体,而且我做得好的时候,师父就会让我看到一些景象来鼓励我,比如有一次我一打开电脑,就看到一个大大的熟透的苹果从树上一下滚到我面前。真心希望还处在病业状态中的同修,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对自己和大法失去信心,早日走出魔难,也借此机会向一直无私帮助和鼓励我的同修表示深深的感谢。

个人现阶段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