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老年同修闯病业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六日】零九年十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十点钟时,同修打来电话,要我下楼,接我去她妈家,说她妈(同修)都79岁了,肚子疼的厉害,今天早晨,她下身开始大流血,已经一天了,有点儿挺不住了。我立即找另外同修一同去。

她妈家住在郊区农村,离我们县城五、六里地,我们赶到她家时,已经夜里十点半多了。大娘流血很多,裤子穿不上,也坐不下,蹲在炕上,流的是鲜血和血块,炕上到处都是血,又腥又臭。大娘肚子疼的直冒汗,难受的直哆嗦。儿女们(多数修炼)看见老太太这样,怕挺不住,有的张罗上医院,大娘也没了主意,怎么办?

正在大家拿不定主意的时候,电话铃响了。大娘的大儿媳妇(同修)从长春打来了电话。她坚定的说:“咱们是修大法的,要信师信法,妈都快80岁了,上医院能好吗?只有信师信法才有救。不要怕埋怨,要坚定信心,快发正念。”听她这么一说,大家坚定了信念。我们对大娘说:“你这么大岁数大流血,医院救不了你,只有师父能救你。”“只有坚定的信师信法,才有救。疼的不是你,是邪魔乱鬼,是旧势力的迫害。”大娘也坚定了信心,跟同修一起坚定的说:“我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啥也不怕,谁也动不了我。”

我们六个大法弟子,两个人帮大娘擦血,收拾卫生,四个人发正念。一个小时过去了,大娘的流血还没止住。快到12点了,我们切磋了一下,要在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时,一定销毁迫害大娘的魔。我们六个围着她发正念。

大娘坐不住,疼的她脑袋一个劲儿的哆嗦,脸上的汗往下淌,也坚定的喊出“难忍能忍,难行能行。”“邪恶谁迫害我都不好使,我就听师父的。”话音一落,“哗”一下淌出一大滩血,炕上淌成了溜。我们抖搂开整卷整卷的卫生纸去擦。12点10分,发完正念,擦完血后,大娘流血止住了,也能坐下了,还能躺下休息了。

我们看见大娘安静了,下地开始炼功,大娘说:“我也要炼功。”她穿上裤子,和我们一起炼完了五套功法。快四点时,我们才开始睡觉。六点起来发正念,大娘也起来和我们一起发正念,早晨也能吃饭了。她流着泪激动的说:“是师父又一次救了我,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我要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路,别的我都不要,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帮助大娘闯过“病业”关,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过去她家虽然全家修炼,也有带修不修的,这回都亲眼见到了大法的超常,个个精神振奋。

事后,我们進行了切磋。让我们遇到这件事也不是偶然的,表面上是帮助大娘闯关,其实也是我们自己在闯关。大娘不识字,学法时听别人念,或者听录音。去年下半年学法时常困,身体一不舒服,就怕死,怕给大法抹黑。她是学法少,有怕心,被魔钻了空子。这件事使我们深深体会到:闯生死关,必须有强大的正念,有坚实的学法基础,才能闯过去;平时要多关心、帮助老年大法弟子;要发挥整体作用,十分必要。

以前她们学法小组是挨家轮着学,近两个月,都集中到大娘家学。除了学《转法轮》外,几个同修还轮班到大娘家学师父在海外的讲法,学《明慧周刊》。大娘怕自己学法时困,天天跪着学法。她高兴的说:“师父讲这么多法,我都不知道,讲的太好了,我越学越爱学。”现在,大娘和同修们一样,做着三件事,坚定的走在正法修炼的路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